六都春秋 LADO POST

六都議題

【評論】印鑑制度走入歷史後,澎湖刻印產業何去何從?

高屏澎
2018-04-05 |

去年底,行政院長賴清德指示內政部研議印鑑證明替代措施,宣告實施許久的「印鑑證明制度」即將走入歷史。過去舉凡入籍、開戶、買賣土地或法院公證、提存等都必須辦理印鑑證明。台灣與韓國、日本是世界唯三採印鑑證明制度的國家,當時設立此制度的時空背景是「不識字的民眾居多,採印鑑證明比較方便」,但台灣早已轉型為沒有文盲的國家,賴揆的決定並不難理解。
 

「賴清德」的圖片搜尋結果
去年底,行政院長賴清德指示內政部研議印鑑證明替代措施,宣告實施許久的「印鑑證明制度」即將走入歷史。圖片取自總統府

從政策面出發,相信確實也有很多民眾感覺到「印鑑證明」制度的不便與弊害,簽名比起印鑑來說更「專屬」於個人,印鑑證明制度下也屢屢聽見相關盜用的犯罪情事。然而,筆者旅居澎湖這些年,在與許多在地紀念品店家淺談長說之間,經常可以聽見過去澎湖觀光產業鼎盛時期的種種敘述,其中最為輝煌的代表便是「刻印產業」。

八○年代起,澎湖觀光產業的發展是圍繞著「駐軍市場(兵仔市)」而行,因為親友來澎湖當兵,藉探訪之名來觀光的大有人在,當時逢年過節阿兵哥們回台灣時,總會刻幾支印章給家人、朋友以及愛人,來到澎湖的旅客也常會刻印章留念、送人當紀念品。

在澎湖那個大量仰賴兵仔市的年代裡,每一間特產行、紀念品店都陳列著文石、玄武岩、瑪瑙、紅碧玉、菊花石、風景石等各式各樣的特色石材,澎湖青年陣線召集人冼義哲的童年大半時間待在自家開設民權路的「刻印店」中,據冼義哲的姑姑親述,當時為了負荷龐大的市場需求,刻印章這項工作建立起完整的分工機制,從寫反字貼膜、初刻、噴沙、磨面到試印都由不同人來完成,許多店家幾乎是全家人投入其中。

 
沒有自動替代文字。
澎湖刻印店的玄武石刻印。圖片取自文馨文石工坊

在被戲稱作「網咖街」之前,民權路的別稱便是「文石街、印章路」,後來特產行隨著市區觀光徒步區的轉移,進入了中正路的市場,其後漁會在第二漁港蓋起船型建築「菊島之星」後又大量移入,即使中央裁軍減少了兵仔市,刻印產業與文化並未隨之消失,依然延續在澎湖的觀光紀念品零售業中。

然而,中國「世界工廠」的崛起卻衝擊了澎湖紀念品市場,大量塑膠製、低品質的小型紀念品迅速的滲透到台灣每一個觀光鬧區,從淡水到墾丁、從花蓮到澎湖,紀念品店家都賣著大同小異的商品,夜光的吊飾、迷你玩偶、盜版紀念品等,憑藉著價格低廉的優勢,沖垮了「印章」這類中等價格的紀念品市場。

不僅如此,大量引進中國製紀念品後,紀念品業者將同業的原創商品瓢竊到中國製成贗品(比如:海惹猜飾館原創的壓克力風車被抄襲成塑膠製的風車鑰匙圈、澎湖故事妻原創的色康筆手繪T-Shirt被抄襲文字印成當前隨處可見的「老公老婆T-Shirt」、澎湖弄潮精靈製作的貝殼時鐘被抄襲成塑膠假漁黏成的桌鐘),原創商品的成本無法與贗品競爭,主張原創的店家不是妥協跟著進口中國貨,就是削價競爭。

 
「澎湖故事妻 t shirt」的圖片搜尋結果
澎湖故事妻原創的色康筆手繪T-Shirt。

公部門長期的放任、忽視,將觀光產業的重心放在「花火節」的後果,是整體紀念品市場的凋零、崩解;今日中央開始推動「印鑑證明制度」的終結,刻印產業無疑將受到衝擊,無論是回歸產業歷史情感面,或是從文化的角度去振興與扶助,都將是未來公共政策上需要思考的方向。

不少紀念品業者都與筆者討論過,設置「刻印產業館」在澎湖不但別具文化歷史意義、能將地方發展的軌跡完整保存,更有助於推出新的觀光景點;隨著刻印產業的沒落,刻印業者的「噴砂機」、「刻刀」甚至篆體字典等都成了無用之物,而「寫反字」此類因產業需要而擁有的技能很可能也會隨著匠師的凋零而失去,公部門若能透過推動設置「刻印產業館」來收購機具,並轉型為體驗活動,實為多贏之局,更能加深地方觀光之深度。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圖片取自Ray Yu

作者

舒羽涵

台灣樹人會代表,澎湖青年陣線成員

我要留言

【友站連結】台灣公義電子報
【迷航的國度】陳昭南著,購書優惠,限量倒數!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