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六都議題

【評論】不在籍投票,離島先行?

高屏澎
2018-05-02 | 去年的選制改革公聽會中便曾討論過不在籍投票

時逢九合一基層選舉年,各縣市隨著大黨的初選、小黨與獨立參選人的參戰,都開始出現濃濃的選舉味,街坊談論的都是對選舉結果的預測,然而對於「不在籍投票」這項關乎選舉制度的改革卻乏人問津。筆者在澎湖長居之後,漸漸開始理解過往幾年離島人呼籲施行不在籍投票的必要。

去年中,國會舉行選制改革公聽會便討論到「不在籍投票」實施範圍與對象的可行性,但與過往聚焦爭論海外僑民和台商,該次公聽會對於「境內不在籍投票先行」著墨甚多,連民進黨籍立委都出現支持推動不在籍投票的聲音,賴瑞隆委員甚至公開的表示:「全世界都有投票率低的問題,希望台灣選舉制度也調整以增加人民的政治參與,應加快修法有效展現人民意志」。

 

圖像裡可能有6 個人、大家坐著
去年的選制改革公聽會有討論到不在籍投票的可行性。圖片取自李俊俋粉專

去年底內政委員會完成了《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17條修正草案》、《總統副總統選舉罷免法第17條修正草案》初審,修正規定「具原住民身分之選舉人,得申請移轉至其他縣市投票」,但「只開放原住民先行不在籍投票」一事看在離島人的眼中,不免有些不平衡。


離島青年怒吼不斷,立委諸公充耳不聞?

去年底內政委員會初審不在籍投票相關法案時,國民黨立委鄭天財等人提案指出,「人民選舉、投票、參政權為《憲法》明定為基本人權,而原住民因就學、就業等因素散居全國各地,致投票率偏低,其中平地或山地原住民選務單純,適合作為不在籍投票典範」,以此為由支持「只開放原住民先行不在籍投票」一事。

離島人何嘗不是因就學、就業等因素散居全國各地,致投票率偏低呢?

比起台灣島內的移動,返回離島投下一票的成本高出許多,有限的機位、船位更往往淪為「賄選壟斷」的管道──離島特有的買票文化便是「套票」,不同層級的候選人聯合起來,有些人向選民買「選票」、有些人替選民買「返鄉船票、機票」,後來甚至進化到透過白手套去包船包機;早在四年前的「選前一週」,串連澎湖、金門、馬祖三縣的離島青年陣線便前往交通部前抗議「買不到返鄉投票的機船票」,當時台商返鄉投票有台企聯提供折扣優惠,離島青年卻買不到機票和船票返鄉投票。

 
「澎湖 船」的圖片搜尋結果
有限的機位、船位往往淪為「賄選壟斷」的管道。圖片取自yu ruei

賣套票這種「包機位、包船位」的聯合賄選,是離島淪為「賄選勝地、買票天堂」的根本原因之一,四年前返回澎湖的機船票早在選舉日前45天就售罄,是觀光淡季時「難得的光景」,受災的卻是渴望返鄉行使公民權的青年,當時離島青年陣線的抗議訴求中便明確呼籲「不在籍投票,離島先行」。

對於離島旅外者來說,機位與船位都是嚴重的稀缺資源,不僅往返離島的交通費用相對高出台灣本島內移動數倍之多,在外求學工作的離島鄉親很難利用僅僅兩日的周末往返投票,必須再多請幾天假來伸縮,也因此投票率向來偏低;青年學子與青年工作者更由於財力較弱勢,往往是無法返鄉投票的主要族群。


應先行設立各縣市「離島專用投票所」

離島青年陣線四年前提出的改革方案中,明確提到「立法提供離島旅外者每一次大選一萬張的五折機票」、「協調軍機與加開班機供返鄉投票用」等方案,也說明這些政策施行的成本非常高,相比之下「讓離島籍的居民,可以在每個縣市有一個專用投票所」是可行性較高的方案,也是最接近不在籍投票的概念。

 
「離島青年陣線 不在籍」的圖片搜尋結果
四年前,離島青年陣線就已針對返鄉投票困難重重而抗議。

而「離島專用投票所」可採「事先登記制」的配套,規範具離島籍公民得在期限內以書面向戶籍所在地戶政機關,申請移轉至戶籍地以外縣市投票;至於申請申請書件、查核程序、選舉人名冊編造及投票通知單寄送等相關事項,則交選舉委員會定訂即可。

過往對於不在籍投票諸多反對意見,多針對「防堵中國有系統的灌票,以影響台灣選舉」這一點,但也因此影響到未居住在戶籍地的國民,面臨高投票成本,無法落實票票等值。從離島與原住民先行辦理,不僅具高度正當性,也能是「階段性作法」的起點,待施行多次後建立充足的信心,再議是否階段性地擴大辦理範圍與對象。


制訂好對「不在籍投票」的防弊規範,而不是反對!

無論是過去對於施行不在籍投票的討論,或是國民黨立委林為洲提出《公民不在籍投票法》草案時,藍營幾位離島立委都跳出來反對,公開說「不希望施行不在籍投票後改變地方政治生態」;對此,筆者要不客氣的說,「委員們別講幹話,選舉本來就會改變地方,你們只是怕被改革」!

改變選舉的遊戲規則,自然是既得利益者最害怕的事,以往透過「補助旅費」、「安排機位船位」這些方法結合賄選來「賣套票」,一票花個萬把元就能搞定,這是長久以來地方派系擅長的選舉手段;離島施行了不在籍投票後,對於既得利益者來說,票自然難買了,甚至不知道去哪買,「不賄選也就不會選了」。

現在離島青年滿18歲去台灣唸大學之後,所學的專業很難回到故鄉應用,所以大多落腳在台灣,長久下來就會跟地方政治脫節,所以像澎湖傳統地方派系在估選票,基本上都不會去計算30歲以下的人口;但這不但導致了選風的敗壞,更從根本的「遠了青年返鄉的路」,參選人都把眼光與心力放在島上的既得利益者,自然便不會針對青年與未來去投資、改革,長遠下來只會讓離島青壯年人口流失加劇。

選舉本來就是社會改革的機會,打破既有勢力再正常不過,若真是地方民心所向,又何須擔心選票每四年一次的檢驗?那些對於「外地決定本地」的擔憂,就應該把申請不在籍的限制訂定出來,例如制定出生地條款、設籍年限,或是是否曾經將戶口移出等等的限制,而不是反對不在籍投票。

讓渴望繁榮地方的鄉親、期盼改變故鄉的青年,不用在投票日當天舟車勞頓,也可以參積極與地方選舉,更可以大幅改善當前敗壞的選風;時逢選舉年,希望能夠在朝野立委的支持下儘速實施「離島不在籍投票」,讓離島人真正享有票票等值的選舉。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圖片取自李俊俋粉專

作者

舒羽涵

台灣樹人會代表,澎湖青年陣線成員

我要留言

【友站連結】台灣公義電子報
【迷航的國度】陳昭南著,購書優惠,限量倒數!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