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六都議題

【獨家】澎湖藍綠派系糾葛,明年大選恐成三方會戰

高屏澎
2017-08-26 | 123

如若呂永泰接掌地方黨部後,宣布縣長改採徵召,長年有意競逐、2014年參加黨內民調初選的鄭清發、蘇崑雄與陳雙全三人各自都將面對進退之難,接下來情勢的走向也將考驗林炳坤與楊曜這對宿敵之間政治實力的消長。

鄭清發:新君還是浪人?孤鳥能否上枝頭成鳳凰
出身自台電的鄭清發,曾任澎湖縣議員,2013年宣布不參選議員連任選舉,隨後投入國民黨縣長初選。在其議員任內,與其他黨籍議員不同,對於問政與地方議題都積極提出個人看法,這讓鄭清發在縣民眼中感到耳目一新,尤其大倉媽祖園區不當開發案,鄭清發是第一個公開表達反對的黨籍議員,當時便有一說認為鄭清發非出身自林炳坤勢力的傳統藍軍,自然有較大的空間。

時至2014年,民進黨早已推出陳光復上陣縣長選戰,但國民黨人選一直難產,有意參選的三人最後有共識透過民調取勝,結果民調出爐剛好呈現三分天下局面,縣議員陳雙全、馬公市長蘇崑雄、縣議員鄭清發3人分別為33.968%、33.058%、32.975%,差距都不到1個百分點,全在誤差範圍內。

眼看喬不攏誰戰百里侯,正要舉行二次民調前,原本國民黨準備邀集林炳坤的嫡系陳雙全、以及與林不合的蘇崑雄,前兩名候選人再次協商,沒想到颱風的到來造成了破局,隨後蘇崑雄與鄭清發聯袂開記者會宣告合流結盟,「將由鄭擔任副縣長」,並參加黨內下波民調。蘇崑雄之後贏得提名權,但也因此加深與林炳坤之間的裂痕,最後是馬英九與王金平多次親自出面才擺平,卻早已無力回天,蘇崑雄與鄭清發在馬政府執政包袱、以及林炳坤不支持的情況下,2014年輸給陳光復。

2014年縣長大選落幕後,敗選的蘇崑雄在地方銷聲匿跡,被認為是在身心方面「靜養療傷」,但相反的,其副手鄭清發卻逐步開始整頓旗鼓。當2016年立委選舉落幕後,隨著國民黨新主席洪秀柱上任,澎湖縣黨部主委也換人,鄭清發從過去的對手、副議長陳雙全手上接過印信,走馬上任黨部主委。

鄭清發可以說是「非典型」的國民黨人,本身與民進黨籍立委楊曜交情深厚,傳統國民黨人批判他「藍皮綠骨」,這個指控恰好展現了他在陳光復執政時期突圍的機會!「敵人的敵人,何況還是朋友」,楊曜與陳光復因互相拔樁而長期不合,實然上為鄭清發創造了攻取縣長大位的空間。

另一方面,鄭清發也憑藉力求表現來擴大群眾支持,對議題研究的用心遠勝其他競逐者,縣議會針對815大停電的記者會中便可窺見,相對只想搶鏡頭亂砲轟的其他競爭者,出身台電、談「獨立電網及海纜串連風險」的鄭清發顯得沈著與高明。

然而,非屬林炳坤舊勢力是鄭清發在國民黨內的罩門,其政治生涯剛開始時甚至被認為是孤鳥,尤其蘇崑雄、陳雙全二人都是林炳坤勢力的分支;加上黨主席之戰的影響,當時表態支持洪秀柱的鄭清發,在吳敦義黨主席勝選後更面對中央無援的壓力。如今,林炳坤勢力積極運作呂永泰於九月取代鄭清發,並意圖取消初選、改採徵召劉陳昭玲,原本有機會成為澎湖藍軍新君的鄭清發一時間卻面臨可能成為浪人的窘境。

蘇崑雄:失去的過往,還能否再回頭望?
曾經擔任過議長、馬公市長等要職,蘇崑雄基本上算是歷練充足的「儲君」,然而任內沒有重大建樹、企圖以民粹手段推動「媽宮」改名計畫等事,是其登大位之路首當其衝的困境,加上面對林炳坤栽培的陳雙全勢力同時競逐,2014年的黨內初選第一回合蘇崑雄便「出師不利」。

在關鍵時刻的決斷與思維,可以說是蘇崑雄的罩門。2014年,當第一回合初選的結果呈現僵持不下的局面時,蘇崑雄並未與陳雙全一起回到林炳坤的系統內協調,反而選擇直接找鄭清發合作召開記者會宣布聯合參選,完全不符合前幾屆縣長人選「由林炳坤欽點」的潛規則,逆鱗的作為直接觸怒了林炳坤,也自然在二人之間留下心結。

2014年中央執政不力,太陽花學運後對於「教訓國民黨」的聲音日漸擴大,也讓藍營在各地幾乎都陷入惡戰,蘇崑雄贏得提名權後就先面對著大環境的種種不利。在個人財力方面不顯著的蘇崑雄,顯然需要奧援,但林炳坤不動,縣府派、農漁會系統以及基層樁腳系統就始終無聲無息。

2012年林炳坤敗選,「澎湖王」穩坐立委的神話在楊曜手中破滅,重傷還在緩慢復原,自己曾經全力動員支持攻下馬公市長的蘇崑雄,還跑去找與楊曜關係匪淺的鄭清發結盟,此等作為看在林炳坤眼裡如何接受,連時任國民黨秘書長曾永權、時任組發會主委蘇俊賓多次拜會,林炳坤也未正面回應。

若非2014年國民黨主席馬英九親自出馬、立法院長王金平力勸林炳坤要以大局為重,蘇崑雄不可能在最後獲得林炳坤人馬參加輔選會報、投入樁腳系統動員,初選未表態挺蘇的縣長王乾發也不可能同意擔任競選總部主委,地方派系也將難以整合。

選終究是選了,也輸了,初選留下的恩怨未曾解決,縣長敗選後的蘇崑雄在澎湖銷聲匿跡,但眾所皆知,他的縣長夢還沒有醒,他的夫人還在基層勤跑;2016年總統大選期間,親民黨總統候選人宋楚瑜來澎湖爭取支持,蘇崑雄還特地在家中設宴款待,與會也不乏地方勢力頭人。

如今,2018年九合一大選又將來到,地方也在盛傳蘇崑雄將再戰一回的消息,對比2014年的大環境來說,今次的選舉對國民黨確實比前次樂觀。但究竟蘇崑雄還會不會是藍營支持者心中屬意的人選,而與林炳坤之間的關係是否已經改善,對於希望與陳光復再戰一回合的蘇崑雄來說全都是未知數。

陳雙全:縣長的夢,是否還有機會實現
幾乎所有澎湖人都知道,陳雙全一直想當縣長。在2014年初選被蘇崑雄與鄭清發結盟突襲後,陳雙全要做的便是極盡可能的保全實力。退一步想,在2014年大環境不利的時候出戰,不如等四年或許更有機會。於是,陳雙全回頭去選議員,接著取代藍俊逸拿下副議長,希望藉此養精蓄銳。

然而,時任主席的朱立倫在2014年底基層大選後,便要面臨隨之而來的2016年初國會與總統大選,中間只有一年的時間,尤其黨中央要處理總統候選人掙扎難產的窘境,在考量立委候選人的提名上便只能憑藉少數人的「地方建言」。當時,陳雙全與其團隊便思考,澎湖縣長與立法委員選區100%重疊,藉由投入選舉練兵、操盤測驗不失唯一個機會,也有助鞏固、擴大自己參選縣長的基本盤。

於是,陳雙全以副議長帶職參選的方式投入2016年的立委選舉,同時接任地方黨部主委,成為「國民黨在地化首位澎湖籍主委」,至此取得比蘇崑雄、鄭清發以及其他潛在2018年縣長競爭者更多的資源;但隨著立委選舉結果出爐,陳雙全刷新藍軍在歷屆澎湖縣長與立法委員選舉得票上的新低,也是藍綠選票差距最為懸殊的一次,加上新主席洪秀柱上任,主委的位子待了1年1個月後便交給了鄭清發,成為最短任期的主委。

面對立委選舉結果的重挫,與原本「小輸為贏」的估計落差過大,也讓陳雙全支持基礎開始鬆動、流失,促使他開始做進與退的打算。在主委交棒前夕展開一系列的運作,讓自己的長子陳毓仁接掌國民黨澎湖縣青工會總會長,為長遠的交接棒做準備,同時隨著黨主席選舉的到來,陳雙全投入吳敦義陣營,在澎湖成為吳敦義的代理人。

農曆新年期間,開始大動作的在地方上以「副議長恭賀新禧」的名義開始大量設置廣告看板,營造出與時任主委鄭清發「一對一」初選的態勢,在樁腳間更流傳「這次只有一位林炳坤的代理人」。其後,吳敦義在黨主席選舉大獲全勝,卻有澎湖藍營內部人士爆料,指黨主席投票前兩天,吳敦義辦公室致電陳雙全罵未有具體動員,也讓陳雙全與國民黨新主席吳敦義之間的關係埋下裂痕;而今傳出林炳坤勢力將推劉陳昭玲上位,對於陳雙全來說無疑是一大打擊,其野望縣長的夢不知道還有多少可能實現。

2018:傳統藍綠對決以外的可能
原訂透過初選產生國民黨縣長候選人的機制,講求實力原則、願戰服輸,縣長選情基本上便會走回藍綠一對一的傳統對決;但就當前實態而論,選情仍存在許多重大變數。

回顧澎湖近代選舉歷史,脫黨、分裂參選並不罕見,2005年馬公市長選戰中,國民黨提名的歐中慨以579票的差距敗給脫黨參選的蘇崑雄(林炳坤支持),2008年澎湖立委選戰泛藍分裂(無黨團結聯盟林炳坤與未經政黨推薦歐中慨),2014年馬公市長選戰藍綠各自分裂共有四組候選人(泛綠:民進黨提名吳仁祥、民進黨脫黨吳國華;泛藍國民黨提名歐中慨、國民黨脫黨葉竹林),且兩次馬公市長由國民黨提名者均敗給脫黨參選者。

如若國民黨徵召議長劉陳昭玲參選縣長,可能出現以下三種「分裂與結盟」的情境:

鄭清發脫黨參選。
蘇崑雄可能支持,而林炳坤將要求陳雙全退並全力支持劉陳昭玲,楊曜將會暗挺鄭清發以期搏倒陳光復。

蘇崑雄脫黨參選。
鄭清發與其結盟意願低,甚至可能與陳雙全同時支持劉陳昭玲,林炳坤可能抽手、改押劉陳昭玲。

陳雙全脫黨參選。
林炳坤很可能抽手不介入本次選舉,鄭清發將支持劉陳昭玲,而蘇崑雄回鍋參選馬公市長。

目前認為陳光復可能得票率會落在2014年的7成5,即21,800票上下;若泛藍分裂,劉陳昭玲可能得票數會落在16,500─10,000這個區間。就此看來,脫國民黨參選的一方若能從藍綠陣營取到遺失選票,可能得票數會落在21,000─12,000這個區間。就實務論,三方會戰未必沒有一戰的空間;如果四方參選,恐怕陳光復便能提早宣布連任成功。



*封面照片為澎湖縣政府廳舍,來源:維基百科

作者

蔡松伯(總監)

01

我要留言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