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六都議題

【罷韓行動】首次直轄市長罷免案 6/6罷韓計時器正式響起

高屏澎
2020-04-21 | 示意圖(影片畫面)

文/吳瑟致

中選會確立了高雄市長韓國瑜的罷免案,將於6月6日舉辦投票,這是我國首次直轄市長的罷免投票,不管投票結果如何都已經為台灣寫下重要的地方自治紀錄;無獨有偶,公布罷韓投票日的當天,台北高等行政法院針對韓陣營聲請停止執行罷免作出駁回的決定,未來40多天「罷及反罷」之間的攻防將持續加溫。

四月初,韓陣營試圖從法律戰來反撲,直指罷韓有程序上的瑕疵;然而,採取抗告動作卻無法得到社會輿論的支持,外界大多認為韓陣營的任何動作都是為了延續其政治生命。就情理法來看,罷韓的「情」緒會因反罷而上揚,市民對韓無心市政也有「理」性認知,以及罷韓連署成功已獲得「法」理的支持,韓國瑜再多的政治操作反而因此深陷泥沼且在劫難逃。


韓已德不配位 罷免投票是必然的結局

持平而論,罷韓合理嗎?反罷的人認為應該給韓國瑜更多的時間去證明他的市政成績,罷韓只是民進黨的政治操作;但是,這樣的論點卻不被民意買單,也與韓國瑜的施政表現大大相反,上任未足一年參選總統便是打了高雄市民一個巴掌,大選結果正好反應出民眾對他擔當大位的不信任。韓國瑜選舉期間的信口開河,以及荒唐的行為表現,曾占據大幅新聞版面,卻無法讓高雄人身感與有榮焉,反而因為他的黑歷史、輕浮言行而讓高雄人感到蒙羞。顯然「高雄沒有因為禿子翻轉」,回不了過去也不知未來的去向!
 


作者認為高雄市長韓國瑜無心市政。圖片來源:資料照

韓國瑜無心市政已得到認證,天下、遠見等知名媒體平台對於各縣市的滿意度調查,韓市長幾乎全是敬陪末座,坐實了輿論對韓「政治0分,經濟100分」的質疑,市長政見中包括太平島挖石油、愛情摩天輪產業鏈、貨出得去人進得來、高雄發大財等,都是已被看破手腳的花言巧語。大選後韓國瑜選擇沉默回歸市政,認為疫情可以讓罷韓的氣勢降溫,但是,近日遠見調查研究中心所發布的「六都防疫滿意度」調查結果,韓市長依舊是六都最低,相較於同為首任市長的侯友宜和黃偉哲之高滿意度,一再證明韓已難服眾,更是德不配位。一個視野短淺的市長帶領著沒有準備的團隊,是高雄之不幸,罷免已是必然的災殃!

砲打中央、降低投票率 殺出ㄧ條生路

日前,傳出韓國瑜點頭答應接任國民黨中常委,相對於侯友宜及盧秀燕以防疫為先為由的婉拒態度,韓的政治動機十分突兀;縱然他強調是「考量是希望南部聲音,讓國民黨決策階層聽得見」,但卻無法讓社會輿論釋疑,認為他又再起心動念另謀他途,且說法矛盾,難道民選的地方首長還有黨國體制的犬奴思維?同時間接反諷國民黨高層長期忽視南部的事實嗎?正因為如此,許多評論認為韓國瑜是為了自己的政治前途,進而揮軍北上進入黨中央。

或許用曇花一現來形容韓國瑜的崛起最為貼切,今年盛夏之時若被罷免成功,他真能如「呂洞賓點石成金的手指頭」延續政治生命?早在2020年大選之時,許多藍營立委候選人如躲災避難般不與韓同台同框,「討厭韓國瑜」似已成為最大的公約數!此外,韓陣營及國民黨內有人建議他主動辭去市長一職,以及黨內有人暗助罷韓連署的傳言,「一人救全黨」的幻影早已破滅,「政治是實力原則」的現實下,避免「全黨因救一人而連帶下架」,尤以某前藍營立委表示韓對罷免了然於心的說法,其實是黨內對罷韓的敲喪鐘,與之切割並為國民黨的敗相擦脂抹粉。

 

韓國瑜「一人救全黨」的幻影早已破滅。圖片來源:資料照

罷韓的計時器已響起,毫無疑問的,韓國瑜的政治浪人生涯將可能終止,但,韓陣營絕不會善罷干休,從日前直嗆蔡總統讓台灣出現一黨獨大的謬論,以及近日因海軍敦睦艦隊爆發疫情而痛罵「中央害高雄變成最危險的地方」的奇言怪語,拉高中央與地方對立一直是他延口殘喘的保命丹。不過,值得注意的是,「投票率低」會是罷韓成功與否的破口,在疫情持續蔓延的當下,高雄市選委會假若消極維持過去的投票規劃,有限的投票空間恐會造成「因為社交距離而排隊冗長」,進而導致民眾不願出門投票,恐會是韓陣營順利脫逃罷免的一條生路。因此,如何讓民眾防疫的同時又願意出門投票,提高投票率讓高雄人重新決定高雄的未來,至關重要!
 

(本文僅代表作者意見,若有任何指教,歡迎來稿

*延伸閱讀

【確任中常委】韓國瑜接下國民黨中常委一職 侯友宜、盧秀燕婉拒出任

【罷韓行動】罷韓連署衝破50萬!王世堅送韓國瑜「8個字」
【草包重振】「請問有格調的韓市長」陳瓊華:是擦酒精還是喝酒精防病毒?
mail投稿去>>>>>>>>liuduchunchiu@gmail.com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封面圖片來源:影片畫面

作者

吳瑟致

國立政治大學法學博士,曾前往美國擔任交換學者,大學兼任助理教授,兩岸政策協會研究員。自認為是四處遊走、逐漸不再年輕的學術冗員,長期觀察政經情勢、產業經濟議題,認為青年世代的觀點不但可以突破傳統的盲腸,也能凸顯台灣多元民主、年輕活力的價值。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