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六都議題

【分享】傳統產業中的年輕身影少年老闆與他的船舶維修廠

高屏澎
2017-10-16 | 位於案山里的宏興造船廠,由第四代、24歲的澎湖青年胡祐豪接手

四面環海的澎湖除了傳統漁業與海上旅遊的興盛外,還有一項曾經風光一時的產業--「船舶興造與維修」。台灣因為長年受冷戰遺緒的教育系統影響,民眾對於海洋相對陌生,近年對於「只有海鮮文化、缺乏海洋文化」的批判日益興起,而在只有海鮮文化的發展下,漁源枯竭導致漁獲大不如前,連帶的使造船產業發展也淪為夕陽工業。

澎湖本島造船業主要分布在西嶼鄉的竹灣村、赤崁村,以及馬公市案山里一帶,而其中又以案山里的造船工廠數最為密集;但如今許多工廠都處於半停工的狀態,只剩下少數幾家持續造船或從事維修保養工作,大部分皆採家族式經營。


交棒第四代,宏興造船廠踏上轉型之路

筆者實地走訪位於案山里的宏興造船廠,裡頭一個年輕的身影正指揮著全體員工施作,他便是宏興第四代老闆、24歲的澎湖青年胡祐豪。與同年齡的澎湖青年不同,胡祐豪高中畢業之後並未遠赴台灣就讀大學,而是留在澎湖攻讀澎科大,畢業後服完兵役,便接下家中的事業。



24歲的澎湖青年胡祐豪,接下父親的船廠事業。

談起為何選擇從父親手上接過家業,胡祐豪說一方面是對家族的責任,另一方面是希望能保留傳統文化同時追求創新。談到胡祐豪的父親,宏興的老顧客們都表示胡老闆的字跡非常美麗、廣受好評,保留家族傳承四代的商譽,也成了支撐胡祐豪經營船廠的動力。

早在馬公第三漁港區填海造陸之前,胡祐豪的曾祖父便在當時臨海的新生路上起家,後來隨著產業蓬勃發展、政府推動都市規劃更新,造船廠遷移至案山現址,胡家的造船事業也由開業祖的兒子們開枝散葉。但隨著海洋產業發展轉型、漁業資源枯竭,現今在案山的造船廠有些歇業、有些盤給其他船廠,而宏興則是從造船轉型成為船舶修復廠,積極迎戰大環境的各種變遷。


烈日下洗船、修復,都是小老闆的日常

因為從小耳濡目染,指揮員工的過程並未讓人感覺到胡祐豪的稚嫩,但他仍謙虛的表示自己接下老闆的工作,經驗與反應都還是備受考驗。把工人視為家人是胡祐豪的領導原則,無論是父執輩留到現在的老師傅或是來自菲律賓的外藉移工,在工作時都一視同仁。

胡祐豪表示,船廠目前最主要的業務都落在「洗船」、「上漆」與「維修」上頭;他細數著每一項作業流程,展現出超齡的專業。



洗船作業與洗車不同,相當複雜。

洗船作業與洗車不同,當船身拉上架後必須先進行高壓清洗,同時透過剃刀處理去除船身「藤壺」,否則「藤壺」很可能影響船速、增加耗油量。清洗去藤壺的作業時間取決於船身的大小,大船型要半天,小船至少也要兩小時;高壓清洗過後,必須等待船身風乾後才能上漆,上漆後必須再停留半天等漆乾,算下來一艘船在沒有受潮汐與天候影響下至少也要費時兩三天才能完成作業。

在船舶維修的部分,業務繁雜、分工細膩,船體、舵、軸系、通海閥、主輔機、鍋爐以及工程船舶專用設備等都是進行檢查和修理的重點,所有小修時不能解決的較大缺陷都必須在「檢修」時完成,透過定期檢驗進行的廠修工程,對船體、主輔機及其他設備進行全面檢查,以確保船舶強度和主要設備的安全與運轉條件。

每逢接到檢修的任務,幾乎都要全體員工一同投入,龐大的拆裝工程、除銹油漆作業,或是修換船殼、甲板及骨架,都是勞師動眾的。如果要更換主要部件、抽出爐膽、割換燃燒室或進行水壓試驗,有時甚至還需要跨廠通力合作,或尋求更專業的技術協助才能完成。


船隻檢修任務需要專業團隊合作才有辦法達成,圖為檢修中的漁船。

對於船廠作業員來說,洗船、事故修理和基本恢復修理等工作其實是辛苦而高危險的,不只工作本身是一大體力考驗,浪潮流速也增加上架風險而使作業困難。


從廠址遷移,看見產業發展軌跡與都市擴張輪廓

據胡祐豪口述,其曾祖父最早發跡於馬公市新生路臨海段,第一代船廠名為澎興,其後縣政府於1973年提出「馬公擴大都市計畫」,在今日的第三漁港東岸劃設造船工業區,後於1984年縣政府開始輔導業者大規模遷入案山造船工區。

案山里週邊海岸彎曲、水深港靜,對於漁船出入來說相當方便,當地居民多數以撈維生。當第一 、二漁港已不足容納澎湖的船隻數,縣政府因而規劃填海造陸、興建第三漁港,同時將位於海邊的造船廠遷出,數量眾多且分布密集的造船廠在政府的輔導下遷入案山,此地便形成整齊的工業區。



廠址受政策影響,經過多次遷移。

1980年代政府祭出政策,開放造船廠方租用政府地經營,1970至1990年代造船、維修產業進入鼎盛時期,由於當時施作技術廣泛使用木製船,船體本身易受海水侵蝕,幾乎每一季都要上架保養一次、每兩年還要全船大修一次,加上當時漁獲豐富、利潤高,頻繁使用更提高漁船破損率。

但當木造船身逐漸被玻璃纖維取代,玻璃強化塑膠船防腐蝕、絕緣、抗老化、輕巧等特性使大批漁家淘汰木船,漁民因此省下一筆數不小的支出,但造船產業卻也因此開始衰退;加上過去缺乏正確的捕撈觀念,大量使用三層網濫捕過撈致使漁源枯竭的問題日益嚴重,近海漁獲量下降更加速了造船產業的蕭條,許多工廠因而關閉,或由造船及維修並重改成以維修為主。

從澎興與宏興船廠的廠址遷移,便可窺見澎湖馬公市區的發展軌跡,原先起家的海邊如今已成陸地一片;然而,同樣受到天然資源枯竭、產業衰落與都市擴張的威脅,2007年縣政府開始以案山區域轉型評估之名,準備將案山一帶的船廠遷往菜園,並將案山的工業區原址開放為觀光用途。

此項政策規劃一出,對於造船維修這項傳統產業衝擊甚大,除了可能改變案山當地的產業結構,更直接的影響是菜園的區位不若案山妥適,菜園地區目前多為軍事用地,鄰近又有許多自然保留區,造船與維修工業的移入不但可能造成環境的衝擊,也拉長了船隻出入廠區的距離,增加了買賣雙方的成本。


在觀光與船產業之間的取捨、決擇,縣府處理不可不慎。

望向台灣,思索傳統產業發展的新戰略

因為漁獲量的逐年下降、海上自然生態旅遊的意識抬頭,維修船舶的「淡旺季」也出現了變化,現今主要客群以觀光船與漁船為主,而船體的大小也走向「M型化」,大、小型船越造越多,反而中型的船越來越罕見。縣府在馬公市案山成立「第三漁港造船專區」後,全盛時期共有16家造船廠進駐,但近年來造船需求大幅滑落,苦撐數年難敵大環境的現實,目前在專區內仍實際從事造船工業的業者,只剩一半不到;面對著產業快速的變化,胡祐豪的眼光開始望向台灣,透過客人的口碑宣傳,近年來找宏興維修、保養的顧客已經開始看見來自嘉義、基隆、台中等地。

接手家業的胡祐豪很快著手許多改革工作,全面淘汰具有毒性的水底漆,同時瞄準觀光漁業船帶來的經濟轉機與相關業者合作,另一方面也爭取政府委外船隻維修的技術性收入;並且用最嚴格的標準杜絕空氣、土地及海水污染造成的環境問題,也透過更新設備降低噪音汙染,同時以鼓勵、約束員工的方式減少週邊的治安問題。他坦言目前最大的壓力來自政府租地「三年一簽約」的政策,背後欲推動案山社區都市更新的力量,期盼每三年調漲一次地租金以此驅離原有的造船廠商,讓船廠的經營面臨許多大環境的不確定性。

造船業者胡祐豪正進行許多改革,其中包括淘汰具有毒性的水底漆。


筆者認為,案山社區對於朝向觀光發展轉型可以將產業完整保存與傳承,讓更多人看見造船產業對社會的文化價值,也具有其他經濟價值發揮的可能性,但如若僅是粗暴的為了獲取炒作土地以滿足少數人的經濟利益,不但埋沒了澎湖人以海為生的共同歷史記憶,更嚴重的恐怕是加深青年返鄉的成本,縣政府不能不慎。

作者

舒羽涵

台灣樹人會代表,澎湖青年陣線成員

我要留言

【友站連結】台灣公義電子報
【迷航的國度】陳昭南著,購書優惠,限量倒數!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