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六都議題

【評論】燒一把改革之火:屏東的農業悲歌

高屏澎
2017-07-26 |

萬丹塑膠工廠,燒出了天邊的黑煙,燒出了地下的工廠,燒出了非法的營業,更燒出了農地並非農用的長久陋習。
 
屏東萬丹塑膠棧板工廠「鳳榮企業」五日清晨被發現火警,「鳳榮企業」是一個工廠佔地三千五百多坪農地,堆放一千五百噸的塑化原料營運超過三十年沒有立案的違規工廠,經過箱防隊29小時接力輪守,終於滅了這個連台南都看到濃煙的大火,雖然廠房全部都付之一炬,但所幸沒有人受傷。
 
​沒有人發現,除此之外我們還燒出的是改革焰火前的點點星火。位於嘉義的獨立書店--洪雅書房,其創辦人余國信先生曾經說過一句話:「為什麼我們總是把可以種出好稻子的良田拿去種農舍,拿去種加工廠,卻把有汙染的土地拿去種稻子。」。
 
其實毒稻米流入市面,就是政策不義導致的農戶不仁:我們沒有協助加工廠轉型或提供遷出的方法跟誘因,也沒有給莊稼受汙染的農民一個退場機制,只是讓土地擴大汙染、毒稻持續流通,讓你我吃下肚的米,都可能是哪個暗管排放施肥所種出的金屬毒米。
 
良田就應該讓它生產好的稻子。農地不農用是長久以來的歷史共業,讓加工廠散布在良田之中,就是要讓工業水搶農用水、就是要讓工業污染偷排放到灌溉的良渠。而今天的一把火,必須成為我們走向下一步土地改革的契機,不能夠讓萬丹塑膠工廠燒完了就算了,不能夠錯過改革的先機。
 
同樣在屏東這塊土地,我們早有改革經驗:八年前的八八風災,是屏東種電養水的開始,當時許多在林邊鄉和佳冬鄉的農民在屏東縣政府的全力協助之下,推行「養水種電計畫」利用屏東較長日照及豐沛太陽優勢,積極引進太陽能光電產業帶動災區轉型及國土復育,協助災民產業及家園重建。
 
萬丹塑膠工廠火災及林邊、佳冬鄉的地層下陷,兩者都是人禍、都是陋習下的後果,一個是農地蓋加工廠、一個是地下水超抽,兩者都是管理不當跟缺乏集體意識所釀的禍。
 
地下水超抽與農地蓋出的違法工廠,都是短視近利的結果,超抽地下水是要解決無水可用的問題,解決了無水可用的問題之後,反而衍生的更大的問題,沒水就是沒有錢賺,但超抽就是可能讓鄉親沒有命花。
 
農地蓋出的違法工廠是要工業生產力不足的問題,所以政府大力的推動家庭型的工廠,衍生出農地不農用的問題,解決了工業的問題,也解決了經濟的問題之後,依然衍生的更大更難收拾的問題。
 
超抽地下水跟違法工廠都是社會成本高於個人利潤的賠錢生意,但是以微觀的個人的角度來看,就是能帶來豐富的利潤,但以宏觀長遠的心態,一步一步的都是在出賣鄉親的利益。
 
而改革就是要改變,我們可以解決地下水超抽,就可以用同樣的心態解決農地蓋出的違法工廠,用種電的方式去轉型地下水超抽,我們集思廣益一定也可以改變違法工廠的問題,但我們必須意識到我們需要改革。
 
我們應該從在這次的加工廠起火事件裡學到教訓,並積極的、上而下的推行改革,讓農地農用成為一張可以兌現的支票,把加工廠移動到工業加工出口區,把田讓出來,讓那些沒有受到汙染的田持續為飯桌上注入新的糧食。
 
屏東應該走出屏東的路,讓屏東留得住他鄉的遊子。我們沒有閉門造車的本錢,現在我們的競爭力,靠的是違法工廠,靠的是黑心油廠,靠的是剝削勞工,總有一天我們必須走在前面,走出一條屬於屏東人的屏東路。

 

作者

招有倫 (屏東科技大學學生會長)

我要留言

【友站連結】台灣公義電子報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