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六都議題

【澎湖青年】翻轉澎湖,從馬公新市鎮計畫開始 ─ 專訪招有倫

高屏澎
2017-11-01 |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入秋的午後,在澎湖東衛社區裡,留著一頭不羈長髮的招有倫穿梭在鄰里間,用著帶有客家口音的閩南語,和地方耆老們談論著馬公市未來的發展願景。

兩次澎湖的博弈公投都受到全國的注目,也有不少台灣的公民團體前來聲援反賭場運動,但當公投結束、反賭場勝利之後,選擇留在澎湖耕耘的人卻不多,招有倫便是其中一個。

問他為什麼留下來,他說原因有二,一是因為澎湖的土地會黏人,二是因為他在反賭場運動期間看見了澎湖潛力的無窮。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反賭場運動牽起島與人之間的情緣

來到澎湖參與反賭場運動,對招有倫來說算是「生命中的意外」。

原本關注獨立音樂發展、環境保護與在地經濟的他,在參與社會運動的過程中認識了澎湖青年陣線召集人冼義哲,一場「抗議君品酒店馬糞海膽吃到飽」的行動讓冼義哲決定延攬招有倫加入澎湖青年陣線,並投入博弈公投的反賭場運動。

「我原本是被當傭兵找過來火力支援的,」招有倫總是這樣自嘲:「但澎湖的鄉親對我的照顧,讓我深深感覺到這裡是我的第二故鄉,而有了家鄉保衛戰的決心。」回顧第二次博弈公投期間,招有倫幾乎每天都站在街頭上演講,同時穿梭大街小巷去挨家挨戶的宣傳。

問他對於參與反賭場運動印象最深刻的事是什麼,他表示:「看見公民走上街頭可以影響其他公民,這是在對於政治冷感的台灣社會中難得的經驗。」那種緊抓著公民參與的機會,意識到自己屬於社會的一部分並願意奉獻出來的精神,讓他看見在人身上的潛力。

公投大勝的那天,他做出留下來打拼的決定

去年10月15日,澎湖博弈公投落幕,由澎湖青年陣線領導的反對方以八比二的絕對比數大勝,當天晚上推動公投的促賭方召開記者會宣布永久放棄在澎湖推動賭場計畫,為三十年來島嶼發展的爭辯畫下階段性的句點。當天晚上,澎湖縣反賭場聯盟許多資深的意見領袖離開海洋公民基金會的辦公室,去到外頭慶功,留在辦公室裡收拾打掃的澎湖青年陣線便針對公投結果召開檢討會。

檢討會中除討論反賭場運動下一步推動國會修法之外,澎湖青年陣線內部也達成共識,將針對「後博弈時代」提出澎湖新的發展模式與方向。當時,招有倫便對內提出希望留在澎湖紮根、經營的想法,出乎眾人意料,他並沒有如其他自台灣來的公民團體一樣,在公投結束後離開,他反倒選擇留了下來。

公投落幕後隔天,澎湖青年陣線便上街頭開始宣傳國會修法,呼籲「刪除博弈條款」並展開連署,而招有倫除了每日街頭演講之外,在修法運動的空檔時間與澎湖青年陣線前執行長、現逢甲大學都市計畫學系四年級的洪國珍,組成了「新市鎮願景工作小組」,開始落實檢討會上的目標。

他們將東西文澳至興仁一帶規劃為「馬公新市鎮」,共由11個里所共同構築的生活圈在其中。招有倫表示,空地轉型活化是新市鎮發展的重點目標,新市鎮具有極高的發展潛力,許多零星的構想也參考冼義哲以前推出過「Wiki馬公運動」中民間的提案,透過洪國珍從都市計劃的專業角度來整合成完整的新市鎮發展框架。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馬公新市鎮」計畫,將是翻轉澎湖的起點

招有倫說:「如果說改變澎湖從馬公開始,那我相信翻轉馬公就從新市鎮計劃開始」。我們計劃中涵蓋的東文澳、西文澳、案山、光華、前寮、石泉、菜園、東衛、安宅、烏崁、興仁等11個里是全澎湖最有潛力成為「新市鎮」的發展區域。如何活化空地、推動產業轉型是重點目標,過去浮濫的「農變建」使得原本具有經濟產值的農地全被拿去「種房子」,不但炒高了房價,還減損了經濟發展的產值。

他攤開馬公市的地圖,為我們細數整個新市鎮計畫的框架:

在農產發展上,他們鎖定前寮、菜園與石泉這一帶。規劃前寮空地做為耐風、耐鹽類中藥材專業農場與加工廠,以期能發展綠領經濟,向亞洲鄰近國家輸出高品質、高利潤之中藥材。推動菜園「漁菜共生」普及化,讓養魚不換水、種菜不施肥成為農業與養殖新核心目標,讓食物自主權重新回到鄉親的手裡,與其鄰近養殖業跨界合作、促進產業升級,並積極媒合亞洲市場、布局東北亞。石泉里內大面積空地則整頓開放設立「開心農場」,開拓秋冬旅遊體驗景點之外,更將結合長照政策並支持小農。

在水電能源的發展上,他們規劃在烏崁海水淡化廠周邊設置「鹵水溫泉」,藉此開拓秋冬旅遊新景點;而興仁周邊空地則解放來種電,以期開拓地方自有財源。同時,他更預計針對各里環境需求來打造「家戶自用的造水系統」,希望能夠為缺水的澎湖打造一個完整的示範區,以此來推廣家戶自造水。

面對被縣道對半切割的光華里,他們主張老舊國宅側整頓轉型為電影工廠用地,讓澎湖成為台灣新電影產業重鎮;而菊島福園周邊空地則增設環保葬生命紀念園區,藉此來改善鄰里周邊環境現況。

至於新市鎮區中長期被認為荒廢的「文澳公有市場」,主張轉型的他們認為應採用公民論壇的模式,在資訊公開透明的前提下,開放市民共同參與規劃,以此取代過去菁英決策、由上而下的路徑,讓舊市場的轉型成為公民參與新市鎮規劃的契機。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為落實計畫,返校再充電

招有倫的母校是國立屏東科技大學生物機電工程學系,前身便是「農業機械」系,在「新市鎮願景工作小組」完成初步的規劃後,招有倫決定返回母校「充電」,將許多規劃案與系上的教授深入研究討論,藉此檢驗原先預想的設計是否有需修正之處。

這也讓他開啟了「飄洋過海」的生活,頻繁的來往澎湖與屏東之間,每周到他們新市鎮計畫中的村里拜訪耆老,與市民共同討論整個「新市鎮」的願景。他表示雖然兩地跑很考驗體力,但與市民討論的過程收穫都很豐富,畢竟整個計劃與市民的生活息息相關,要擺脫過去上位者制定與人民生活脫節的政策就得從自我實踐開始,這也是博弈公投帶給澎湖最重要的公民社會啟蒙。

當問到是否考慮競選公職時,招有倫則說,自己做事的原則都是「先問目的,再問方法」,打造好的新市鎮規劃然後落實是他的目的,至於投入選舉確實是實踐計劃的途徑之一,「不可否認,澎湖現有的政治生態相當缺乏理想性,有願景的青年確實應該挺身而出,」但不管在哪個崗位上,他的目的與初衷都不會改變。

作者

舒羽涵

台灣樹人會代表,澎湖青年陣線成員

我要留言

【友站連結】台灣公義電子報
【迷航的國度】陳昭南著,購書優惠,限量倒數!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