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六都議題

【分享】菊島上的舞火之人如何點亮澎湖觀光前景

高屏澎
2018-01-11 | 火舞表演。作者提供。

今年澎湖的觀光業發展出現了官方與民間兩種南轅北轍的反應,縣長陳光復近日在各重大活動的開幕場合中,總是誇口說「澎湖旅遊業正蓬勃發展,去年觀光人數突破百萬人次,今年將再創新高衝破120萬人次」,相當引以為傲,但從旅遊處調查統計今年1月至8月蒞澎旅客人數只比去年同期多出2萬7651人,人數沒有大幅成長,而且下半年更呈現下滑的頹勢,似乎並不如預期。

花火節落幕後,民間觀光旅遊相關業者更明顯感受到差異。往例作為澎湖觀光旺季暖場活動的花火節,今年卻成了「唯一」的觀光旺季。6月22日花火節閉幕後島上旅客銳減,原本一床難求、一票難求的暑假瞬間都空出了床位、機船位,讓地方業者叫苦連天、一片哀嚎。



往例作為澎湖觀光旺季暖場活動的花火節,今年卻成了「唯一」的觀光旺季。圖片取自蘇柏安

(延伸閱讀:冼義哲《把藥當飯吃,過度依賴花火節的澎湖》)

在花火節持續辦了十四年後,今年對於「全面檢討花火節」的聲浪來到高點,許多業者都開始呼籲縣府提出對策,想想除了放煙火之外提振觀光的方式。其中澎湖在地火舞表演者Jimmy Chen,提出了「水火合作」的構想,期盼透過水域活動結合火舞來推出新的觀光模式。


民間看法不一的「火舞」,表演者們怎麼看?

「危險的不是火,而是不懂火的人。」這是許多火舞表演者最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Jimmy在接受筆者的專訪時,逐一的介紹起火舞表演的器材與方式:

●在「燃料」方面,主要使用煤油與去漬油,前者因閃火點高是最常用之油料,本身不易點燃、揮發性較低,噴灑出去不易附著燃燒,常溫下潑灑在地面也無法輕易點燃;後者閃火點低,較為易燃、無煙、揮發性高,視覺效果較佳,相對來說危險性較高,通常用於幫助點火或是拉地火。

●在「材料」方面,主要使用防彈衣專用的布料「克維拉」(Kevlar),早在九零年代台灣的表演中就開始使用,是目前做為火舞道具火頭的主要材質,同時也會用於製作「防火布」。

●在「週邊措施」上主要會使用滅火布與消防角錐,滅火布可由多種不同材質製成,有時也會用沾濕的大毛巾,一般而言點著火的火具只需隔絕空氣即可滅火,而角錐則是用來區隔出表演區域的圍場用。

●在「火具」的方面,常見的表演者多使用棍與球,包含長棍、短棍、小火棒、扇、流星(一條長繩兩頭分別繫上一顆火球)、POI(兩條短鐵鍊,鐵鍊一頭為火球一頭為手拿處,分左右手)以及鍊子,材質多為鋁合金。追求多元的表演者則會使用火刀(刀狀的火具)、火蛇(結構如POI,但以長條狀的火繩取代火球)、火鞭(形狀如鞭子,可以經由甩打產生小爆炸的效果)等。

●也有人用「LED」燈具表演來取代,以往火舞團經常表演場合為夜店、派對、尾牙、春酒等商業演出,然而受到台中阿拉夜店大火事件的影響,便有人嘗試改以LED替代或是轉到街頭做表演,但對於許多表演者來說LED燈具在表演上的效果呈現遠遠不如火舞。

火舞與以往環繞營火的晚會表演形式不同,多以平面舞台式的表演為主,所能呈現的藝術性更為豐富。Jimmy說,「火舞表演類型沒有拘束,商演、秀場、即興、主題包裝、劇場皆有,重要的是要體認到『火舞具有一定的危險性,是需要經過專業訓練、對道具知識充分了解』才能進行演出,同時表演場地也需要顧及消防安全措施的適當性。」

至於民眾看到的吃火、噴火與表演者赤上身時會有的疑慮,Jimmy則分別解釋赤上身因為汗水有助於隔絕燃燒介質,反而比穿著服飾安全,而噴火表演需要搭配正確的道具,吃火則是需要極高勇氣才能挑戰的技巧。


火舞表演。作者提供。

最大的考驗還是民眾對火的觀感以及執法單位的主觀判斷。談及與台灣各地其他火舞表演者的交流,Jimmy無奈苦笑的說了幾個故事,在高雄曾有警察以「過於吸睛導致阻礙交通」驅逐表演者,台中則有表演者在表演時被警察以「高樓民眾通報自家寵物因戶外一樓有火舞而有生命危險」為由禁止演出。另外,八仙塵暴、高雄氣爆與台中阿拉大火等事件,也都會衝擊社會火舞表演的「買單意願」,嚴重影響全臺灣最大、歷史最悠久之火舞比賽「東北大火」賽事。

但真正安全的隱憂卻是「愛用手機的低頭族」,有不少風險是來自低頭滑手機的人差點「誤入」表演場地,使火舞表演者幾乎都需要用團隊維護安全,過程中都必須留意超過三角錐範圍的民眾。


「火舞」結合「水上活動」,能否點亮澎湖觀光前景?

回顧自己踏上火舞表演者之路,Jimmy談到個人的經驗。來自小琉球的他在高雄念大學期間,在大四那年加入火舞社開始半自學,「發條娃娃」表演團可以說是他的啟蒙,前年他正式通過入團考,他說學火舞入門是容易的,最重要的是勤練。現在到澎湖就讀研究所的他,課後時間與澎湖多個離島的水上活動業者合作,開始駐點表演。

他說,以水上活動為主體的觀光發展,都會面臨「白天玩水之後,晚上無所事事」的問題,而火舞表演考量到聲光效果,是屬於夜晚的節目,正好能與水上活動所未能觸及的時間產生互補,整體串連起來便能豐富觀光旅人的節目內容。他也提到,其實澎湖縣白沙鄉的險礁嶼就曾經年年聘火舞表演者駐點,這一塊的市場是值得去投注與開發的。

真正的困境在於公部門的態度與公共政策的規劃。現況下在澎湖的街頭藝人是沒有保障的,在地方自治條例中缺乏規範,而使執法單位沒有法源依據可以管理,幾乎都是任憑主觀意識去判斷,對表演者來說無從參考,加上起步階段的表演者無力負擔聘請經紀人,許多周邊繁複的申請作業幾乎就佔光了可以練習的時間。

Jimmy特別提到,澎湖可以考慮引進、舉辦火舞大賽,像全國最指標的「東北大火賽事」雖然有超過十年的歷史,但至今仍然面臨場地難尋的困境,而澎湖的觀音亭以及多個沙灘,都有很好的環境可以開發為「沙灘火舞」表演的場域,藉由爭取舉辦大型火舞賽事,也能夠吸引全國知名火舞團體前來,不但能夠提升賽事水平,也能夠增加澎湖觀光的可看性。

【六都春秋】粉絲團: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官網:http://www.ladopost.com/

作者

舒羽涵

台灣樹人會代表,澎湖青年陣線成員

我要留言

【友站連結】台灣公義電子報
【迷航的國度】陳昭南著,購書優惠,限量倒數!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