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六都議題

【分析】淺評2018高雄第三勢力競合

高屏澎
2017-12-07 | 基進黨總部

自2014年318運動打開台灣政治版圖新局面以來,歷經2016年時代力量當選5席、成為國會第三大黨後,隨著2018地方選舉日漸逼近,這股泛稱國、民兩大黨之外的第三勢力會有怎樣的發展,相當值得注意。受限於本題涉及範圍過於廣大,僅能從整體局勢變化為背景,專注於高雄一地為文章主軸。

民主政治體系的目標在於符合多數民意所欲,以求穩定發展。但由於馬英九執政後期對中國的政經方針,並未讓台灣人民感受到經濟合作的果實,反而更加深主體遭侵蝕的憂慮,最終引發318事件。這一股反中、反國民黨浪潮不只讓民進黨於該年底的地方選舉大獲全勝,也鼓舞了諸多倡議組織或運動團體以政黨之姿投入選舉。

這些入政者,包含社民黨、綠黨、時代力量、基進黨、自由台灣黨等,基本上均有著對社會公平正義與台灣主權前途的關懷,差異在於主要關懷的不同。其中綠黨於2014年當選兩席市議員,首開先例;基進黨(時為基進側翼)雖也於新竹有一席跨越當選門檻,惜因女性保障名額而遭剔除。此後直到2016年政黨輪替以及台聯遭時代力量取代,都可視為台灣的政治系統進行自我調節,以反映最新民意變化的過程,其中最具有影響力的槓桿,莫過於當前握有行政權與立法權的民進黨及確定施政方針的總統蔡英文與行政院長賴清德。


File:臺灣總統蔡英文於總統府監誓行政院院長賴清德與閣員宣誓 Premier Lai Ching-te and cabinet members swore in with President Tsai Ing-wen in the Presidential Office of Taiwan in the capital Taipei City in 2017.jpg
政黨輪替反映民意走向。圖片取自總統府

由於國民黨大敗,過去由其所代表社會利益及民意,正逐步由民進黨接收或裂解,讓親民黨、新黨瓜分;但民進黨為此付出的代價,則是來自於獨立建國與社會民主路線支持者的不滿,一例一休與促轉條例,以及有心人從中將二者掛鉤、作為法案交易籌碼的政治操作所引起之爭議,足可證明其殺傷力之大。

因此,2018年台灣整體政治局勢的觀察重點,即在於民進黨位移之後造成的政治空間,是否足以支撐第三勢力在地方政治層面的生根。若答案為肯定,則2020的國會選舉將非常精采可期,台灣政壇的多元性會更加豐富;若答案為否定,則此一空間勢必將隨著民進黨的穩定執政而收攏,直到下一次事件再次造成破口為止。

以高雄為例,目前確定會投入市議員選舉的第三勢力政黨,已確定有基進黨及時代力量。自兩黨的提名策略來看,這場選舉絕對會是只能有一黨生存的割喉戰,而且以高雄為根據地的基進黨,輸不得的壓力遠大於時代力量。

在時程上,基進黨約在十一月前就已確定四名選區及候選人,分別是左營楠梓的李欣翰、鳳山的李雨蓁、前鎮小港的陳信諭,以及三民的陳柏惟。其中以2014年拿下破萬票,持續耕耘選區的陳信諭聲勢最好。隨後,時代力量公布全國提名選區,高雄部分和基進黨參選的選區完全相同。由於回顧時代力量在高雄的提名消息,從一開始的一區一席,到最後確定版的四個選區,一方面可認為是黨務組織發展不如預期順利;二方面則採取了寧可玉石俱焚也不讓競爭對手突圍的決策。


圖像裡可能有1 人、站立和戶外
基進黨在十一月前就已確定四名選區及候選人,其中以2014年拿下破萬票,持續耕耘選區的陳信諭聲勢最好。圖片取自陳信諭粉專

從時代力量的角度出發,雖然目前是國民兩大黨之外的第三大黨,然而在鄉鎮市長與市議員層級尚未站穩腳步,就政治實力而言,恐怕還不如早前的台聯。因此2018的地方層級選舉,是時代力量能否透過國會媒體曝光,加之以政黨輔助款等籌碼,在基層打下基礎的關鍵時刻。伴隨這項目標而來的則是要阻絕可能的競爭對手--同樣有著新鮮形象、青年形象、比民進黨更為進步形象,可以提供選民另一種選擇的其他小黨。

另一方面,基進黨同樣也背負著必須當選的壓力。自2014、2016兩次叩關失利後,只能憑著募款維持運作,在發展上高度仰賴網路等免費媒介,但卻又因扎根高雄,受到媒體關注程度較小。如果2018依舊無法當選一席,勢必會在資源日益不對等的情況下,難以和時代力量競爭。


基進黨總部。

不過,時代力量目前在高雄曝光度最高的人物,僅有林子盟與林于凱兩名代表,縱使將曾參選鳳山區立委的陳惠敏算入,第四名人選恐怕也將與前述三人有一定的落差。至於選區的安排,時代力量跟基進黨都受到選民結構影響,以綠大於藍、都市型選區為主;另一方面,民進黨也採取每一選區至少提名半數,以求穩固在議會過半的策略,因此以兩小黨都有人選的左營區而言,民進黨從上一屆提名三席提增加一席為四席,勢必壓迫到兩小黨的空間。

圖像裡可能有1 人、站立和戶外

時代力量高雄黨部執行長林于凱是時代力量在高雄曝光較高的人物。圖片取自林于凱粉專

在這樣的局勢下,無疑是對時代力量較為有利。因為時代力量除了擁有全國媒體曝光的優勢之外,在選區上也以北部較為強勢,特別是高學歷青年人口聚集的新竹,高雄則沒有一定要選上的壓力;基進黨則沒有採取這種犧牲打策略的空間與資源。

然而,決定兩黨在2018基層選舉能否突圍的關鍵,還是民進黨的執政成效與選民感受。這項變數則是對於基進黨較為有利,時代力量為了做出跟民進黨的區隔,在國會採取時而合作、時而批判的策略,過程中不免有和國民黨同一陣線的狀況,雖然時代力量努力將衝突集中在程序正義或勞動價值,但從台灣民意基金會所做的調查,時代力量政黨支持度折腰降到6.4%,恐怕泛綠選民並不買帳。在時代力量操作不成功的前例下,如果做出另一種能讓泛綠選民認同的政黨市場區隔,就會是基進黨的機會。

最後一點較為有趣的,是兩黨在高雄基層的經營上,正巧與一般認知顛倒。時代力量在市政議題或遠景等專業空戰議題上著墨甚少,黨組織集中在傳統的跑攤行程;基進黨則與旗下智庫密切合作,已然成為高雄市政議題的青年代表。基進黨固然是因為沒有資源而不得另闢蹊徑;但資源豐厚的時代力量卻沒有在市政議題有相應的產出,恐怕則暴露出人才吸引方面的問題,是否會影響2018選戰,值得觀察。

【六都春秋】粉專: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官網:https://ladopost.com

 

作者

陳子瑜

涉足過歷史與政治兩種科系,擺盪在真相與包裝的虛實間;在法國巴黎跟非洲查德生活過,看見國際的兩種極端。 政治工作有主管也有助理經驗,對身處雲端的論述沒什麼興趣。

我要留言

【友站連結】台灣公義電子報
【迷航的國度】陳昭南著,購書優惠,限量倒數!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