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六都議題

【評論】高雄市長辯論後的插曲

高屏澎
2017-12-11 | 民進黨高雄市長擬參選人趙天麟提出生育津貼政策,被質疑經費從何而來。

11月25日是民進黨高雄市長候選人首度辯論會,五名候選人各自提出願景與主張,交由選民評斷表現好壞。然而辯論會結束後,一則由現任高雄市長親自出面質疑的新聞,讓人對於「市長政見」所需要的條件產生了更深刻的反思,足以使所有志在大位的候選人引以為鑒。


民進黨高雄市長候選人首度辯論會。圖片取自活動轉播影片截圖

這則新聞是這樣的,針對市長候選人辯論會後的表現,陳菊市長受訪時指出「現階段高雄市政府必須非常務實,在艱困之中前進」、「參選人提出多項對高雄的藍圖,但包括社會福利、托育津貼,我們請問這些錢從哪裡來?」基於就事論事的原則,本文僅針對該候選人之政策進行分析。

陳菊市長所指的候選人,即為提出「第1胎1萬、第2胎6萬,並加碼第2胎每月補助托育津貼8000元」的趙天麟,根據他於今年四月所釋出的訊息,該政策「預估從現行每年新台幣2.3億元增為7億元,此政策不及福利預算的1%,沒有預算排擠問題,值得投資。」(註一)

然而經過陳菊市長的疑惑之後,趙天麟團隊再次召開記者會,改口「預估總經費為22.7億」,「約佔高雄總預算1300億的1.43%,預算來源為透過撙節預算和增進預算效能。」(註二)


圖像裡可能有1 人、微笑中、眼鏡
民進黨高雄市長擬參選人趙天麟提出生育津貼政策,被質疑經費從何而來。圖片取自趙天麟粉專

這一來一往的數字差了三倍以上,對財政吃緊的高雄市府而言,絕對不是一筆小數字,更值得本文進一步檢視,在當前實務上是否可行。趙天麟陣營提出沒有排擠問題的理據有二,其一是政策不及福利預算的1%;其二是佔高雄總預算1300億的1.43%。然而,政府的預算並不能從「總預算」來做比例判斷,而是要根據該預算所支應的「科目名稱」,才能真正計算支出比例。

舉例而言,我每個月收入30000塊,其中用於「飲食」的規劃是10000塊。平常以巷口餐廳為消費對象,可能每月用到7000塊;今天決定改為另一間比較貴的餐廳,每月會用到9000塊。於是這2000塊的差額,就必須從其他地方來挪移;另一個更不樂見的情況是,連原本的10000塊都不夠用,要從「車貸」或「水電費」來支付。

那麼,生育補助津貼在高雄市政府的預算中,是隸屬於「社會局婦幼及青少年福利服務計畫」,根據2017年的總預算書,市政府編列了約19億的預算。從趙天麟最新提出的金額來看,超出了整個科目的預算。換言之,即使捨棄其他婦女或青少年的福利服務,全部支應生育補助津貼,也不夠花,勢必會排擠到其他科目。

再者,根據同一年度的預算,高雄市政府總體社會福利支出是243億,與趙天麟提出的22億相比,也是佔了近10%;與高雄市政府現行生育補助版本的2.3億,約1%比起來,落差更為明顯。因此,從上述的數字比對,可以發現趙天麟的政策,是會對現行的福利支出產生非常大的變化,絕對會影響到其他的福利支出,必須審慎評估,也難怪陳菊市長會忍不住説「錢從哪裡來」了。

不只是高雄市民,這個插曲對所有選民而言,最重要的啟示,就是政治人物的競選政見,不能只以「政策牛肉」來看待,而是必須以實務上是否真的可行來作為檢驗標準。選民跟政治人物不應該只停留在傳統的「主從關係」,更應該發展出彼此競爭的良性關係,有願意嚴格檢驗的市民,才能造就優秀的政治人物。

台灣作為年輕的民主國家,許多方面都仍有相當大的進步空間,過去有不少政治人物,信口開河亂開支票,導致小則不停鋪路,大則一堆蚊子館,最終都是人民自己買單。若市民能發揮名偵探柯南的精神,以高標準檢驗政治人物政見,那麼不僅能分辨出真正優秀的政治人物,也才能真正守護自己的荷包。



註一:鼓勵第2胎 趙天麟提生育津貼168
註二:大高雄天團:趙天麟「養育168」政策 絕非空頭支票

【六都春秋】粉專: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官網:https://ladopost.com
圖片取自趙天麟粉專

 

作者

陳子瑜

涉足過歷史與政治兩種科系,擺盪在真相與包裝的虛實間;在法國巴黎跟非洲查德生活過,看見國際的兩種極端。 政治工作有主管也有助理經驗,對身處雲端的論述沒什麼興趣。

我要留言

【友站連結】台灣公義電子報
【迷航的國度】陳昭南著,購書優惠,限量倒數!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