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六都議題

【報導】寫在「東西吉廊道劃設為『完全禁漁區』協作會議」之後

高屏澎
2017-12-13 | 澎湖蒔裡沙灘。圖片來源:https://flic.kr/p/mP9oUz

11月3日上午,針對民間於7月1日在國家發展委員會的「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台」完成的提案「澎湖南方四島國家公園東西吉廊道海域劃設為『完全禁漁區』」,在經過檢核、超過五千人附議後,正式於澎湖縣政府舉辦協作會議,由政務委員唐鳳所主持,包括縣長、提案人、國家公園警察、保育團體及漁民陳情團體都到了現場。

推薦閱讀:

澎湖東西吉廊道 民眾連署盼劃完全禁漁區
樹黨前主席冼義哲 號召連署附議東西吉廊道海域劃設為「完全禁漁區」


然而,整個協作會議的進行過程卻存在許多問題。

可愛的漁民鄉親,可惡的地方政客

會議開始之初,在縣長陳光復、政委唐鳳致詞結束後,輪到望安鄉代表致詞時,既不談整個協作會議的意義也不說自己的觀點,劈頭就是激情四射的對著政委痛罵,甚至屢屢爆粗口,說了老半天卻只有「中央就是在欺凌漁民」一個薄弱的論點,此外就是高呼反對、鼓譟群眾。最讓人跌破眼鏡的是其中一位代表上台發言時誤以為唐鳳是提案人,還直指「連署違法」,顯然對於整個連署平台的運作以及議題的進度毫無研究,擺明只是到場作秀。而漁民鄉親們受到煽動性言語的刺激,群情激憤,數度險致衝突,地方政客用低劣的手段奪取掌聲的代價是抹煞討論的空間。

在會議的「非發言時間」數次出現幾位鄉民代表帶著民眾硬闖上台,拉起布條、搶了麥克風發言,佔去其他議程的時間;然而,當進入到公民論壇的階段,要開放所有意見發表時,台下早已門可羅雀,來抗爭的民眾早已人去樓空,政客們更是不見蹤影。自稱「在乎南海、在乎魚權」的人因為缺席公民論壇,沒有表達到意見,那些口口聲聲說要有配套的鄉民代表連「配套要怎麼訂」的意見都沒有提出,在開放溝通的場域用拒絕溝通的態度去面對,從結果來看,恐怕只會更不利漁民自己追求的目標。

我們可以理解,本次會議採用的討論方式與過往不同,對於漁民鄉親來說還需要適應,真正讓人無法容忍的是地方政客從頭到尾製造、放任環保人士與漁民的「假衝突」,而不處理當前海洋資源枯竭的「真問題」。事實上,「確保海洋資源的永續」是環保人士、觀光業者與漁民共同追求的目標,但整個「東西吉廊道劃設完全禁漁區」的討論卻一直被操作成「觀光與環保對上漁民」的衝突,藉此免去地方政客們自身的責任,就連向漁民說明會議的程序、內容都沒做到。


澎湖七美島月鯉灣海底景觀。圖片來源:https://flic.kr/p/pnDhYA

東西吉廊道議題並非沒有「創造多贏」的方案

漁民鄉親們最大的擔憂自然是來自生計問題,然而探究當前漁民生計上的困難,成因其實在於「漁獲短缺」、「魚價過低」。長年低價販售高品質的漁獲,實質上壓榨了漁民辛勞的勞動價值,民間多個團體都曾建議縣府要搭建澎湖漁獲產銷平台、進場調控魚價,但縣府總是當成耳邊風。海洋資源的枯竭更是漁獲短缺的根本原因,這也是為什麼民間團體會主張將東西吉廊道劃設為「完全禁漁區」,以國家公園內3%的面積設立為「種源庫」,讓魚群能在此繁衍。

事實上,種源庫對全體海域所能獲得的效益相當可觀,不但能為漁民帶來更豐收的漁獲,也確保海洋資源得以真正的「永續發展」。不僅僅是在漁獲作業上的收穫增加,轉型發展為休閒漁業、潛水業的潛力也將看漲,否則持續大量、無差別的消耗海洋資源,這一代可能就要面對「無魚之海」的慘況。

無可否認的,政府有責任輔導產業轉型,讓漁民朝觀光、農業等產業轉型發展是重要的課題,在讓海洋得以休養生息的同時必須確保人民生計不至於匱乏;未來東西吉廊道若劃設完全禁漁區,政府自然不能放任漁民生計不管,應有積極的配套措施來提供輔導,現在已有不少可參考轉型成功的案例。同時,未來南方四島國家公園應進一步限定每日進出總數額,並收取「生態保育稅」專款專用,以利促進永續發展;成立基金專戶、設定生態維持專款專用,促進海洋觀光發展與漁業永續利用。

東西吉廊道議題從來不是沒有多贏的方案,問題是地方政府始終在逃避面對爭議。



澎湖沙灘上的漁船。圖片來源:https://flic.kr/p/5uiqkd


海洋的困境必須從政府組織再造與政策改革著手

海洋治理的困境並非澎湖獨有,事實上全台灣都在面對。缺乏「海洋專責單位」、沒有一個足夠的權威單位能夠服眾,於是海洋研究相關單位的報告與漁民第一線的觀察經常有出入。

海洋保育相關工作被分散在漁業署、環保署、林務局等11個部會單位,效率低落、權責模糊,人力物力的資源浪費層出不窮,政府疊床架屋的問題不但容易出現不管地帶,更讓第一線執法人員面臨「確認轄權的困擾、執法能量不足的困窘、缺乏科學實證的壓力」;再加上沒有完善的硬體設備協助取締,極少的資源如何挽救海洋資源的枯竭?

現在南方四島國家公園只有三名員警、一個管理站,卻要管理35,843.62公頃(358平方公里)如此龐大的轄區,根本無力應付各種情境,何況海上執法不比陸地;在缺乏執法能量的情況下「國家公園」只會淪為空殼;過去政府積極宣揚劃設海洋國家公園的政績,卻連給予足夠的執法警力與設備需求都做不到,甚至值勤員警連潛水衣與裝備都還需要用借的,而影響廣大就業人口的近海海域也面臨漁業資源衰竭的危機,澎湖的馬糞海膽幾乎在海域裡消失便是一例。

年年編二十餘億給漁業「用油補貼」,但我們的近海幾乎無魚可捕,導致漁民在海上瞎忙,一趟出海的漁獲可能連油錢都不夠。這是典型的資源錯誤投放,如果把用油補貼預算的五分之一拿出來,用以補助在地團體巡護、管理沿岸近海,就能有效地從下而上的遏止非法漁撈行為、維護海洋與海岸的清淨。而不至於落到今日海洋生態崩壞,沿海、近海無魚可捕這等慘狀。

台灣海洋國土超過陸域將近五倍,唯有透過以科學態度嚴謹而縝密地管理漁業,漁政管理才能擺脫「隔靴搔癢」的窘境;海洋做為一個完整系統,不能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當狀況日益惡化、資源急速枯竭,政府的組織再造就是台灣海洋最大的希望寄託,中央設置海洋部、地方設置海洋局處都勢在必行,《海洋基本法》也應該在今年底完成立法。

只有透過政府的組織改造、改變海洋治理的政策、重新設定資源投放的模式,才有可能使我們的海洋重現生機;東西吉廊道海域劃設為「完全禁漁區」可以成為翻轉的起點,逐步推動澎湖的產業轉型,累積足夠的成功樣本便能提振民間的信心,鼓勵更多的業者投入轉型,同時也改善執法能量不足的問題。

民間以東西吉廊道為考題,考驗著全面執政的民進黨政府是否有決心成為競選時口中高呼的「海洋國家」,賴清德院長既然選擇在高鐵上接下民眾的陳情,陳光復縣長也在自家的縣府辦了協作會議,這一題如何作答可以說全民都在看。


澎湖馬公漁港。圖片來源:https://flic.kr/p/mPbnDJ




【六都春秋】粉絲團: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官網:http://www.ladopost.com/

作者

舒羽涵

台灣樹人會代表,澎湖青年陣線成員

我要留言

【友站連結】台灣公義電子報
【迷航的國度】陳昭南著,購書優惠,限量倒數!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