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六都議題

【評論】澎湖縣的世紀大災難:2018美麗海灣年會

高屏澎
2017-08-01 |

2018年「世界最美海灣組織年會」在澎湖,已是澎湖人盡皆知的「大事」,這一方面是縣政府賣力推銷的成果,另一方面卻是因為接連的負面新聞在地方快速傳播。世界最美海灣組織是1997年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支持下成立的世界性社團,旨在「使世界上最美麗的海灣能夠保持原有風貌」,幾經波折後澎湖終於在2012年正式入會,隨後更以年輕會員之姿拿下了年會的舉辦權;在近年台灣外交拓展限縮、接連幾波斷交事件中,可以說是難得的突破,也因此中央對明年的年會舉辦特別重視,甚至動員協助。

過去澎湖長期缺乏行銷通道,在國際間默默無名,明年的年會也因此被視為一次重要機會,期盼藉此爭取國際能見度。但觀察自爭取到主辦權以來澎湖縣政府的各項準備,讓筆者與許多澎湖鄉親非常擔憂。今年初筆者前去英國利物浦參與第五屆「全球綠人大會」,特別深入了解英格蘭與威爾士綠黨為舉辦大會的準備工作,看到英國耗費三年細膩而謹慎地規劃準備工作,讓大會順利圓滿,對比起今日澎湖縣政府呈現的樣貌實在汗顏。

自英國返回澎湖後,筆者長時間追蹤年會籌備的進程,近日澎湖縣議會也「回神」過來緊盯,這才驚覺即將於明年登場的年會可能釀成的「災難」。

遍海消波塊、內海積污、古蹟崩壞,這是我們要展示的美麗海灣?
對陳光復縣府而言,最美麗海灣年會被視為「向世界展示澎湖」最重要的舞台,然而當2018年的年會到來,世界各國的嘉賓抵達,他們會看見「什麼樣貌」的澎湖?是如同文宣廣告上那綠意盎然、保育有佳、海島歷史文化瑰寶,還是慘不忍睹的大崩壞?

近年來,綠蠵龜因產卵地遭到消波塊破壞而難以復育,澎湖既是全國知名的綠蠵龜產卵地,自爭取到年會主辦權至今仍未展開全面海岸線普查,以致於無法撤除所有「非必要」設置的消波塊、岸堤,甚至仍在追加預算增設,恐怕明年各會員國來看到的只會是「肉粽海岸」的世界奇觀。

內海積污的問題,民間團體與研究單位都已指出多年,但過去因為「地下水道與汙水處理」是「看不到的政績」,所以長年被漠視;本以為成功加入世界性組織能翻轉公部門的環境政策,然而至今仍然毫無下文,澎湖內海因為缺乏污水處理系統,各式的廢水都直接排入其中,加上島型與幾座大橋的橋堤使得「海水交換率」(註一)更差,原本美麗而海洋資源豐富的內海現如一灘死水。

島嶼獨特的移民歷史原本是澎湖文化傲人的底蘊,但在古蹟的保存與維護上卻讓人不敢恭維:清帝國最後一座城池的「順承門」(註二)現如工地,各社區聚落中的古厝也紛紛老舊破損甚至塌倒,漁村聚落看不見歷史的滄桑韻味,只有人去樓空的悲悽,無形的文化資產更因為人口老化快速的消失。

除了環境與文化的展示,軟硬體更會擴大扣分!
年會舉辦時,各國的來賓必會在澎湖各地走動,對於食衣住行的各種體驗同樣會計入對澎湖的「印象分數」,縣內的軟硬體同樣成為籌辦年會時必須檢視的項目。自王乾發縣長任內推動「低碳島」政策開始,澎湖縣政府就被詬病「只做表面功夫」,關乎減碳最指標的大眾運輸幾乎沒有任何進步,公車系統的升級不說,就連「準點」問題到現在都還是縣民不願意搭乘的主因。

然而,來賓如果不搭乘大眾運輸,面對的又是市區交通亂象,行人空間不足、無障礙設施缺乏之外,騎樓更因為長期被租車業者占用而無法通暢,顛坡的路面對於選擇自行車的來賓也是一大困擾。

在軟體方面,外語、海洋與生態各方面的教育訓練,也未見具體成效,當年會如縣府聲稱般浩大舉行時,接待與翻譯人員在第一線便要面對最直接的考驗;令人費解的事是,澎湖縣政府已經撥了預算、發了教材,但卻沒有更進一步的實體訓練,對於成效也缺乏檢核機制,大會開幕已經準備進入最後一年倒數,很難讓人放心相信一切可以順利。

最致命的莫過於缺乏「整體感」的行銷!
過去一季縣政府加強了對年會的籌備宣傳,展開所謂的「前期行銷」,府會合作推出「魚鳥飛上天點綴美麗海灣」的風箏運動、9月初將舉辦「2017奔向世界最美麗海灣路跑錦標賽」,縣長陳光復還編列了250萬元聘請知名藝人創作及演唱一首能代表澎湖的歌曲,作為明年年會的中英文主題曲;然而,一系列的行銷宣傳活動卻讓人感覺缺乏「整體感」,彷彿是把各式各樣的活動都冠上「世界最美麗海灣」就交差了事。

根據縣府計劃花3550萬元在行銷上,250萬元做全球定點形象廣告及宣傳、5百萬元在FACEBOOK及YOUTUBE等網路行銷、150萬元做年會服裝、3百萬元做年會吉祥物及紀念票卡、250萬元到法國開國際記者會、6百萬元年會開閉幕活動、3百萬元辦嘉年華遊行、1千2百萬元辦國際之夜,林林總總的「花錢項目」不但讓人看不到進度與前景,更因為缺乏在地連結(註三)而有「窮縣豪邁灑大錢」的悲歎。

聘製年會主題曲的過程便被質疑,傳唱各地的《外婆的澎湖灣》難道還不能代表澎湖嗎?原本舉辦世界最美麗海灣組織年會被視為一個向世界行銷澎湖的絕佳機會,澎湖深厚的文化底蘊、迷人而風情萬千的海島環境都有機會邁向世界舞台,但攤開縣府的行銷計畫項目與內容,卻讓人疑惑這3550萬元花下去行銷的標的物到底是什麼?那個「被行銷的澎湖」,恐怕根本就不是「澎湖」。

行銷需要的是策略,而不是單單的灑錢,豪賭也一樣需要技巧;澎湖財政長年困窘,不藉由年會舉辦來開拓市場,反倒要「打腫臉充胖子」的去擺闊,而原本該做好的生態環境復育、古蹟維護這些「基礎工程」又零零落落,還把各國的人找來看,恐怕弄到最後一場年會,是讓世界各國看了澎湖笑話。




註一:「海水交換率」,指在受地形區隔海域間,不同海域的水流對流交換頻率,海水交換率的高低影響淤積情況與污水沖淡程度;以澎湖為例,在澎湖本島的「大內海」以及馬公市區的「小內海」,都因島形成馬蹄狀而影響內外海之間的交換率。

註二:順承門在龍應台擔任文化部長期間,展開近期的「修復工程」,其後展延完工時間數次,最後完工後卻未「開放」。當時我們的工作夥伴入內勘查,發現在城樓上堆積許多工人吃完的空便當盒、保力達b,還有大量的鷹架與施工零件散落。大約一年前,該區又搭起鐵皮,回到「施工」狀態。旅客現在到城門前,都不得而入。

註三:最指標的例子是下一段談《外婆的澎湖灣》,缺乏在地連結主要是在宣傳手法上看不到澎湖元素(包括傳統文化如「大目舢舨搖櫓」、「褒歌」、「文石」、「蒙面女郎」,以及移民歷史軌跡的意向呈現)。

圖片由
澎湖青年陣線提供。

作者

舒羽涵(澎湖青年陣線成員)

我要留言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