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六都議題

【分析】美商撤資不玩還砸錢開路?金龍頭聯外道路案為哪樁?

高屏澎
2018-01-08 | 澎湖菊島之星。圖片來源:https://pixabay.com

12月26日下午,在議長劉陳昭玲槌敲三響下,澎湖縣議會第18屆第18次臨時會正式閉幕,縣府在本次臨時會中共提36案審議事項,除了107年度總預算案(包括最受關注的「最美麗海灣年會」八千萬預算)退回重編,辦理都更的477萬元以及拆除違建的245萬元不同意編列之外,其他33案均通過。

然而令人費解的是,在臨時會通過這33案之中,竟包含今年初美商皇家加勒比郵輪集團已經撤資「不玩了」的金龍頭郵輪碼頭案。連同裡頭的「馬公都市計畫金龍頭營區聯外12米計畫道路開闢工程」竟然也跟著通過墊付交通部航港局補助縣府所需自籌工程經費1260萬元。

2014年6月16日,當時的交通部長葉匡時宣布由皇家加勒比集團與台灣港務公司雙方共同簽署合作意向書,同意共同成立公司;初期雙方合資10億元,港務公司占49%、皇家加勒比51%,在澎湖金龍頭興建郵輪碼頭,並在岸上興建休閒娛樂設施、商店街、國際休閒渡假村,第二階段的投資則要軍方配合釋出土地。此案一出,鄰近居民、地方文化資產與環保團體、意見領袖均表達強烈抗議,直至今年3月10日,1年簽約期限到期,雖美方提出延後一年簽約要求,但因不符招標規定,航港局表示將廢標並沒收保證金5百萬元,才告一段落。

先天不合的「金龍頭郵輪碼頭開發案」

直到近來離島裁軍,營區開始精簡,軍事重心也移往測天島等地之前,金龍頭一直是澎湖軍事最重鎮,包括澎防部、通信營、憲兵隊、海蛟中隊基地都在這一帶。

金龍頭這裡位居攻守「媽宮城」的要衝,也因為處於臨海制高點而成為海防的第一線,自古以來便是兵家必爭之地;而賴峰偉前縣長任內,多數解除軍事管制後的土地被還到澎湖縣政府手中,這些釋出的土地對於推動賭場的財團可以說是塊「大肥肉」。

對於離島來說,軍管區解除管制後,如何經營是關鍵課題。

2008年3月在「金龍頭營區都市計畫」提出後,立法委員林炳坤接著在2010年8月3日召開協調會加速計畫的推展,並將重點置於投資與招商。

時任交通部長的葉匡時在與美商皇家加勒比郵輪集團簽約時發下豪語說要將澎湖打造為東方的加勒比海,但從澎金馬三個離島縣陸續解除軍管地被BOT出去的案例多半淪為爛攤子後,這個簽約案也讓民間反彈越發強烈。

更糟的是,金龍頭郵輪碼頭開發案其實遊走在違法與黑箱作業之間,不僅完全沒有依法送環評,至今沒有跟在地居民有過任何說明會、公聽會,也沒有依《行政程序法》第107條舉辦行政聽證,連地方的里長都不知情。

加上本案由外資建造、外商進駐經營,軍用地變更用地時又未以公共用地為考量,更為本案惹來「圖利外商」、「公有地私用」的質疑,讓這號稱二十年來最大的開發案「未上架就滿負評」。

最重要的是,挑在「金龍頭」是嚴重而明顯的選址錯誤。聯外腹地狹小的金龍頭無法容納大型郵輪帶來的遊客群,連現在觀光旺季時,馬公港的下客都已堵塞嚴重,若按交通部規劃停泊20萬噸的郵輪、每日5000人登島,金龍頭根本無法負荷,就「都市規劃」的角度而論本區選址已是相當不適合。

更不用說,開發金龍頭還會同時對環境與文化資產嚴重衝擊,這裡不僅是「外婆的澎湖灣」所在之處,從衛星圖更可見本區是馬公市區最後一片綠地;建築方面有先後「滿清、日本、眷村」三種風格並存,可以在一棟房子看見歷史的軌跡。

現在規劃的開發案預計把這些文化資產與綠地全推倒蓋商城、飯店,實在無異於殺雞取卵,而本次臨時會通過的「聯外12米計畫道路開闢工程」更將一刀切開媽宮城之肺。


皇家加勒比郵輪公司商業開發副總裁John F. Tercek帶領投資團隊成員拜會縣長陳光復。圖片來源:澎湖縣政府新聞科

後天失調的「金龍頭郵輪碼頭開發案」

開發案本身面臨的問題還包括美商撤資及其投資意願的轉向,2014年6月時,台灣港務公司與皇家加勒比遊輪針對金龍頭碼頭投資案簽署合作意向書,由皇家加勒比出資51%、台灣港務公司出資49%組成的「台灣港務觀光發展公司籌備處」投標,2016年9月11日完成協商及議約事宜。

但當陸客來台限縮後,美商皇家加勒比投資意願便有所改變(原先客源鎖定大陸客層,並以廈門港為基地港);原本規畫持股51%的皇家加勒比,找來土耳其碼頭控股(GPH),而且土方預定的持股比高達40%,皇家加勒比僅剩11%,GPH向我方提出多項新增且令人難以接受的要求時,我方就預知投資案將會破局。

然而,因為開發郵輪碼頭的港埠用地,已由縣府全部撥交航港局使用,澎湖縣政府對該開發案無從介入,只能雙手一攤。

懸崖勒馬為時不晚,發展「文化與森林公園」才是正途

議會通過「馬公都市計畫金龍頭營區聯外12米計畫道路開闢工程」墊付案絕對是錯誤方向,「撤案」乃是當務之急,地方如果認為闢建郵輪碼頭港仍有必要,開發單位應負責重啟評估、另行選址,或規劃以「接駁」方式替代。

澎湖有許多過剩的漁港可以評估,現有航線、腹地、交通負載、綠地與文化資產,這些都應該是納入規劃時考量評估的重點。

至於解除軍事管制後的金龍頭,正如本區市民代表參選人鍾添涵所說,應該善用其本身優勢,設置收費的「文化與森林公園」,透過將綠地全面保留、將原軍營改為特色青年旅館、營區內設置戰地文史博物館。

廢棄眷村的部分則可大量招募建築與文史修復相關領域的在地青年,並委請老師傅指導按古法原樣修復,同時達到「創造青年就業機會」與「文化資產保存」雙贏的目標。

澎湖在各個不當的開發案、BOT案上已經有太多慘痛的經驗,本屆縣府與議會都應該思考如何走出過去錯誤的發展方式、讓迷航中的澎湖能走回永續發展的正軌,這也將是澎湖縣的每一位民眾重新思考地方發展方針的契機。


金龍頭眷村保留區,篤行十村。圖片來源:https://flic.kr/p/8dh2d2


【六都春秋】粉絲團: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官網:http://www.ladopost.com

作者

舒羽涵

台灣樹人會代表,澎湖青年陣線成員

我要留言

【友站連結】台灣公義電子報
【迷航的國度】陳昭南著,購書優惠,限量倒數!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