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六都議題

【專訪】跨三代穿越七十年的反抗者:冼義哲與他的伯公趙文邦

高屏澎
2018-03-02 | 封面為西瀛勝境牌坊,越過牌坊有一座二二八紀念海水浴場。

親愛的讀者,還記得23歲的時候,自己在做什麼嗎?

今天是二二八七十一週年,筆者正在22歲往23歲邁進的道路上,轉眼已經在澎湖定居生活一年半載,寫作空檔的日子偶爾會到觀音亭走走,而在來回的路上總會經過「西瀛勝境」牌樓,直到前年底博弈公投過後仔細看碑文上記載的事,才看見怪異之處。

在左右兩側上頭的青天白日徽不是國徽,而是中國國民黨黨徽,據上頭的文字敘述,當年是地方各界會商用了最高當局「嘉勉澎湖縣未捲入二二八」所頒發一筆獎金的部分興建來感念政府。

二二八,澎湖真的「未參與」嗎?

當前澎湖對於「二二八」的史料確實相當有限,但認真追起藏在耆老口中的、將軍手記中的蛛絲馬跡,「澎湖未參與二二八」這說法越發的不真實。去年冼義哲帶整個澎湖青年陣線到西嶼鄉赤馬村處理選民服務時,與鄉親聊起了他的伯公趙文邦先生,才初次的知曉了這一位澎湖的傳奇人物。

冼義哲的祖母招贅了祖父趙文孝,是趙文邦的五弟,這也讓大家一直疑惑為什麼「爺爺姓趙,義哲卻姓冼」得到了答案。

從《臺灣二二八台民叛亂澎湖區叛逆名冊》翻拍歷史照片,我們可以看見當年23歳的趙文邦原是「二二八處理委員會的委員」,後因為「組青年自治同盟」被登記入罪;而名冊上的名字都是因此被關過的人物,據說,名單上的那批少年郎,在現在已被改為城隍廟停車場的鎮公所前聚眾,他們說著「少年郎有血,老大朗有膏」這樣的話,那時所有組織都被當成叛亂嫌疑犯,國民政府打算「全部殲滅」。


二二八事件後,澎湖被劃為馬公綏靖區,並開始大型監控與建築防禦工事。圖片為馬公大山堡壘砲台,來源:Mimicat1531

對於出生在《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廢止後的我們,呱呱墜地前台灣已經解嚴,但從少數史料與耆老講述當年的故事,我們才發現澎湖不但不是未參與二二八,七十一年前的事其實一直都離我們很近,比我們想像的還近。
耆老口中的「澎湖二二八」與官方史料…

二二八事件爆發之前,其實「官兵」(外省籍的統治階層)與澎湖縣民彼此之間的關係緊張是一直在升溫的。

台灣島烽火連天的同時,在1947年3月2日澎湖也有軍人無故開槍射傷民眾,過後不久國民黨在台灣展開大規模綏靖工作,澎湖縣被劃為「馬公綏靖區」,由澎湖島要塞司令部史文桂司令主持,當時地方軍警不但加強監控、搜捕參與或組織抗暴的「嫌疑」分子,防範他們潛逃各個島嶼,警察局局長還趁機透過逮捕報復民眾,趙文邦等青年自治同盟成員也是在此時入獄。

1947年4月14日至5月15日,國民黨在澎湖展開「清鄉」整整一個月,但歷史記載卻告訴我們「未引起更大混亂」。時至今日我輩仍然很難窺見相關的紀錄,無以得知那一個月是什麼樣的澎湖,過了七十一年,澎湖檯面上的政治人物也都噤若寒蟬,公部門也沒有任何的紀念活動或翻閱歷史,真相對於澎湖人來說,仍就是一團謎。

跨三代、穿越七十年,反抗仍在前進

當前許多對於二二八的討論都少有碰觸到當年「追求民主與自治」,這個最為核心的命題。

即使今日台灣已經三度政黨輪替,我們看到執政者每逢二二八,僅僅只有「代表政府道歉」,彷彿二二八事件的傷亡都是「錯殺、冤殺」,卻忽略了在當時有多少從容就義的勇士、志士,為了台灣的民主抗爭運動不惜犧牲生命、毫無畏懼的面對獨裁者的槍與子彈。

當年那些為了台灣勇敢出頭的英雄,從基隆到屏東到各座島嶼都挺身抗暴、紛紛起義,他們犧牲性命的那一刻都成了烈士,當年那些地方仕紳、媒體界與法律界的領袖、反對黨,他們用盡一切力量想跨越語言、省籍的高牆,翻過民主的障礙,去爭取台灣人的自由、平等與民主。

作為近代台灣史詩上最悲壯篇章,二二八不只是單薄的一頁歷史血淚,那些英雄所代表的反抗精神,以及他們對台灣民主化發展的集體貢獻,不能只是頒發回復名譽證書帶過,必須讓當代社會能夠明白當年他們的奮鬥。

「追求民主與自治」更是這百年來台灣無止盡的追求,23歲的趙文邦面對國民黨軍種種壓迫,帶領青年挺身抵抗,其長子也在少年時期開始支持在澎湖的黨外運動;跨三代後孫子輩的冼義哲,從反對博弈、大倉媽祖到因為搶救內湖保護區行動被收押,為了落實青年參政權的憲法改革運動,組織全台灣各地青年發起佔領政治的運動,23歲那年更成為台灣有史以來最年輕的立委參選人,同樣在體制內外來回戰鬥。

冼義哲(左二)及澎湖青年陣線參選人聯合掃街。圖片來源:冼義哲臉書

作為凡人,我們在看趙文邦的故事到冼義哲的奮鬥,無法不帶著浪漫去為反抗者的血液與靈魂感動。

二二八不應該被矮化成「騷亂與鎮壓」,烈士更不應該被當成冤魂,恐懼不能戰勝希望,這一分反抗的精神正彰顯著「人」的主體性與存在的價值;所以我們永遠不能忘記陳澄波、丁窈窕、湯德章、吾雍‧雅達烏猶卡那(高一生)、林茂生、潘木枝、雅巴斯勇‧優路拿納(湯守仁)、余德仁、嘉義民兵、二七部隊(台灣民主聯軍)與趙文邦的故事,不能忘記他們犧牲自己,是希望承諾給後世子孫更好的未來。

台灣也好,澎湖也好,仍有著許多的不公義,但只要堅持為公義而反抗的精神尚存在,我們對美好未來就永遠能抱有希望。筆者相信,有冼義哲這個「讓人頭痛」的姪孫,趙文邦先生地下有知也會笑著說「安捏金厚」(台語:這樣很好)。

 
 

*延伸閱讀:

澎湖新戰國:派系存亡與新秀輩出

給鄉親更好的選擇!澎湖青年陣線集體宣布參選!


*封面圖片來源:Mimicat1531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作者

舒羽涵

台灣樹人會代表,澎湖青年陣線成員

我要留言

【友站連結】台灣公義電子報
【迷航的國度】陳昭南著,購書優惠,限量倒數!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