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六都議題

【評論】二仁溪污染何時能解?綠化景觀之前,該先清除有毒廢棄物!

雲嘉南
2018-09-26 | 長期關心環境的黃煥彰副教授(左)與台南市議員候選人陳嘉伶(右)

1994年台灣第一次省長選舉激烈展開,綠營參選人陳定南航向二仁溪出海口,那時的二仁溪因為又毒又黑而被稱為台灣黑龍江。這條溪的整治前後歷經了二十年、耗費二十餘億,如今又因為連日雨水沖刷而使得當初未被發掘的廢五金殘骸再度現身。

根據環保團體的調查,原本以為只有三處廢五金毒物遺留未清除,但現在看來,沿岸掩埋、尚未被發現者恐怕不只這三處。

長期以來,許多民眾與社團,從抗爭、自主守護,一路督促政府,成功整治了這條全世界重金屬汙染最嚴重的河流,終於讓二仁溪的生態再現。

昨日筆者與長期從事環境運動的台南社大理事長黃煥彰教授一同前去會勘二仁溪出海口有毒廢棄物堆積處,討論後續清除方式,但相關部門僅回覆先以帆布將毒物裸露處覆蓋,何時、如何清除依然未知。


黃煥彰老師正在說明有毒廢棄物是如何而來。圖片來源:陳嘉伶臉書

延宕未能清除的主因是經費問題,根據估算,二行娘娘廟附近堤岸一處的有毒廢棄物達一萬多噸,其餘一般廢棄物三百九十多噸,總共的處理費就要三億元。

但筆者提出兩點疑問:

一、民國97年水利署為了興建堤岸發現沿岸都是有毒廢棄物,沿岸左右各三公里的清除費用只花了十二億,但現在一小處的處理費就高達三億,是否在有毒廢棄物的處理數量及費用上有誤差甚至弊端?

二、前瞻計畫研擬的「水環境建設」計畫,與其將經費用在綠美化等景觀營造,何不將經費用以清除河川毒物,否則豈不成為金玉其外、敗絮其內的笑話?

再者,中國實施禁廢令後歐美垃圾無處去,造成台灣進口國外廢塑料數量增加,產生更大的環保壓力,而台灣針對國外的廢棄物進口規範仍未完善、管理制度鬆散,不肖商人要鑽漏洞偷渡有毒外國廢棄物回台並非不可能。

陳嘉伶(左二)與公民團體一起討論二仁溪的廢棄物狀況。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這樣對生態餵毒的政策,二仁溪的居民痛過一次,我們不容許政府在河流重生之際,又斷其生路。

曾經這條河是居民泳渡至高雄茄萣的水路,當地居民想吃海鮮就可以往河裡抓,卻因為政策的誤判,使得二仁溪成為全世界最毒的溪。這不只是生態的浩劫,也無視人民的生命健康。我們拒絕政府對毒物棄置不管的消極不作為,這二三十年來經由居民的努力好不容易復育了一部分的生態,請政府不要再讓噩夢延續。

 
 

*延伸閱讀
【評論】台南南區沒有大醫院 如何設立最可行
【報導】有限音符化作無限可能 陳嘉伶媒合偏鄉學童與提琴捐贈
【評論】杜絕環境污染 有賴官民協力—評析《挺身為環境:十二位檢察官的環境故事》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封面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作者

陳嘉伶

我是陳嘉伶,台南市南區安平的市議員候選人。我希望打破現今金權政治的結構,讓往後有理念的人們不再因為沒錢沒勢被擋在體制外。我也相信政治唯有回到以人民為本的純粹,才能讓政治重新引領城市的價值、國家的未來。

延伸閱讀

我要留言

台南市議員候選人郭秀珠 懇請支持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