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六都議題

【敬火爆青春】大俠生日的公開告白

雲嘉南
2019-02-28 | 此為慶賀示意圖

文/謝建平

話說2月17日那天,北、中、南各路好友齊聚嘉義喝春酒,席間不免政治祕辛和江湖軼事滿場荒唐事。將近七點,二哥的電話響起……廖天隆出事了,隔不到一分鐘,三哥的助理衝進餐廳……剛剛廖天隆燒炭,已經斷氣了。

 


圖為廖天隆議員燒炭事件新聞畫面。圖片來源:影片畫面

座上二十人面面相覷,二哥扯開嗓門破口大駡,問候某些人的親娘,直說一定是「囡仔仙」叫自己的手下「拗」這種無影無跡的代誌。並隨口說「大俠,這件事你務必要主持正義,用你的春秋之筆把内幕全部掀出來」。三哥說:這對鴛鴦水鴨真的讓人受不了,有空也順便把他們的醜事全部攤給全國人知道,兩個祙見肖仔還要當立委。

後來,我就出手了。

======================

今日生日宴,席間有位朋友說,大俠你最近吃春藥了喔?動不動就出重拳搥人,而且對方都是黑白通吃的大號人物,不怕人家出黑手弄你?

大俠我笑笑的說:林北錢没人多;人也少得可憐;更没官可以當,但是每個人都一樣只有24小時,也都只有一條命,提筆開鍘是剛好而已。想當年國民黨抓我叛亂,又在馬祖送敵前抗命、唯一死刑黑牢我都不怕了,哪會在乎一個政治角頭?

 

圖為監獄示意。圖片來源:pixabay網頁

我嘗想,民進黨這些靠行的政治角頭,不知道三十幾年前的黨外(民進黨),除了穿草鞋的街頭悍將之外,還有一群拿筆提頭奔波的亡命之徒,外面有人稱之「遊士」,千里赴義;反正我們自稱「相打雞仔」。豈知,這些插隊落户的政治勢力不明究裡,以為隨便託人喬一下就算了,甚至以為我們會畏於政治角頭勢力龐大就自動噤聲?像我們這種「無主」的政治野武士,不敢說堅持大是大非,但是怕的只是人情包袱,焉會怕甚麼惡勢力?

又隨著年紀增長,火氣未消,只是練就火眼金睛,年輕時代被人利用當打手;甚至我們在前面拼命打弊案的同時,立委主子卻在背後收五千萬(重量型現任立委親口證實)。如今當然不會再那麼笨了!但是,也對當年的傻感到無怨無悔、只是好笑罷了!

昔時「磨劍示君為不平」!今日「橫刀一笑問蒼天」!

哈哈哈,趁早乾杯!敬火爆青春。


(本文僅代表作者意見,若有任何指教,歡迎來稿

*延伸閱讀
【超級爆料】古早褲頭相偎,今日你死我活  ——陳明文、張花冠的「不如意算盤」

【剷奸記】中國媒體爪牙被開除,民進黨開刀清内奸
【評論】囡仔仙操控檢調,議員自殺明志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封面圖片來源:flickr網頁

作者

謝建平

詩人。記者。台獨最後死刑犯。1965年生於台南,世新編採、中華科大建築所碩士。85年在黨外雜誌以「謝灣立」撰文。曾獲世新文學獎新詩首獎、散文獎、報導文學首獎、鹽分地帶新詩獎、全國學生新詩獎。88任民進週刋主編、編採主任,89出版第一本獨派詩集「台灣國」,即被以懲治叛亂條例移送。翌年初於馬祖服役時遭設局構陷,依戰時軍律唯一死刑收押,為戒嚴時期最後一位台獨死刑犯。退伍後任民進黨文宣部執行幹事兼代副主任、立院主任八年、高農公司總經理、台灣優蛋CAS協會創會理事長、建設公司副總經理。現職:都市更新講師、政治評論員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