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六都議題

【府城記憶】南山公墓 窺見地下府城的面貌

雲嘉南
2019-07-07 | 南山公墓總覽

文字/攝影 郭伶妤

乘坐由台南火車站開往安平工業區的公車,一路向南區駛,進到了另一個府城,屬於逝者的府城。

大成路南側、中華南路一段北側,由西門路和新都路切割出數個區塊,緊捱著台南航空站,這裡是南山公墓。

在外圍繞行觀察,不難發現南山公墓周遭有零星住宅區,距離繁華中西區也並不遠。都市開發的浪潮下,生者與逝者所使用的空間都在擴張,兩邊產生了重疊。但從公墓鄰近鹽埕、南門等過去先民活動範圍推測,或許逝者與生者的關係,不盡然如現在我們所想像的,是相互走避。相反地,可能是先民為方便處理逝者大體,或者為就近照看、時常弔念往生的親友,選擇以南山作為墓地,而陰陽兩相呼應、相互依存。

 


北側墓區與市民的住家僅一條馬路之隔。

府城圖像 顯影於南山公墓的歷史線索

目前在南山公墓中所發現年代最久遠的墓塚是1642年立石的曾振暘墓。走進公墓再端詳細數,有明朝永曆年間(約西元1663年)鄭成功其中兩位妃嬪的「藩府曾蔡二姬墓」、光緒壬辰年(西元1892年)的白公墓、昭和十四年(西元1939年)的「商許氏甘佳塋」,到推動教育普及化的長老教會傳教士Thomas Barclay(西元1935年歿)的安息之地,還有西南測的天主教南寧堂墓園中立石於不過幾年前的墓塋。
 
 

 
 
南側墓區埋葬多位長老教會的牧師。墓碑上寫的Formasa象徵西方文化和基督精神與台灣的緊密連結。

 
 
橫跨荷西、明鄭、清領、日治、戰後到21世紀,每一個墓塚就如同一塊拼圖,在南山公墓這一面畫框中,拼湊出了府城四百年的歷史樣貌。

而從單一個體來觀察,形態各異的墓塚,就是串連起移民史的重要線索。從熟悉的福建、漳州、泉州、江南這些我們熟知的先民出發地,到龍溪、銀同、渤海等較為陌生的堂號。來自不同地方的人們,最終在府城相遇、長眠。

墓碑和墓塚的樣式,則見證了另一種臺灣建築史的風華與轉變。原始的簡易石牌,以及較看得出河洛一帶移民傳統那種兩旁有伸手、墓碑後方有墓丘或墓龜的漢式墳墓,在數百年光陰和政權流轉下,與日式方正簡約的墓碑、西洋式光彩明亮的大理石材與地磚、東南亞的大象石雕等元素結合,構築出多元而多樣的建築風景。

 
 
 
地上地下,南山公墓都紀錄著府城的那時與此刻。地上,是生者的府城;地下,還有另一個府城。

如歌的生命 墓塚吟唱著人與土地的故事

生命走到盡頭後,留下墓塚、棺槨、骨灰罈,就現實層面言,這些都不是給逝者的,而是給生者的。建立墓園是逝去的生命得以續存於物質世界的一種方法,給予在世的親友追憶與盡孝的標的,而墓園就是生者與逝者的生命能夠再次交疊的空間。

在南山公墓,可以細讀曾經或仍然存在於這塊土地上的生命故事。高氏老夫婦的鶼鰈情深埋藏在伸手末端刻著「天長地久」的墓地之下。東側墓區王氏墓碑上刀和盾的雕花,似乎仍在訴說著往日的戎馬戰績。三天的小生命匆忙離開,徒留一處墓塋讓家人思念。無依的遠行之人,在「善心人士」的懷抱中,得以入土為安;那些或許是迫於無奈而離鄉之人,也終在後世的安葬下,平靜地長眠於府城。而一塊嘉慶24年立的「旅襯安之」石碑,揭示了一段先民篳路藍縷的艱苦歲月以及對無法落葉歸根的感概,卻也散發著對於生命的敬重和人性光輝。

 












大至移民史、建築史與朝代更迭,小至一個家族、一對伴侶、一個人的生平經歷,南山公墓就像一本民族誌,紀錄著來來去去的人群與土地互動的痕跡。

逝者的土地重劃 生者的思維重建

近年政府鼓勵以火葬這類較簡便的治喪方式代替土葬,還有現行許多遷葬政策,多是出於增加可供利用的土地面積、美化或綠化市容等善意。然而這可以回到一根本問題來思考:為何墓地在臺灣是「有礙市容」的?答案可能就藏在傳統習俗和歷史之中。

臺灣傳統喪葬儀軌裡,有「撿金」的習俗,是在逝者下葬數年後將遺骨掘出並遷至納骨塔。撿金後家屬擔心逝者沒有跟到塔位而繼續留在墓塚,會將墓碑敲毀,象徵該地已不是祂的歸屬。傾頹的墓塚在撿金後往往不會再有後世親友去整理,這些墓塚於是慢慢被沙土和時間侵蝕、掩蓋,形成荒蕪而神秘的地域。

 

疑似是因遷葬而挖掘開的墓塚。


荒廢的墓地可能被附近居民作為私人土地,用來種菜或堆置雜物等。

而綜觀台灣史,這塊土地歷經了多個不同族群與政權的統治,卻似乎都只被視為一個「驛站」。荷蘭東印度公司以福爾摩沙作為擴張其東亞版圖的要點。鄭氏家族將這座島當成反清復明的基地。清領時期中國沿海一帶移民多是出於生活的無奈而橫渡黑水溝。甲午戰爭後,一紙馬關條約又將這座島轉交給另一個民族,他們建設這裡,然後軍國主義的大旗準備向南洋前進。1945年,中國國民黨來到這裡,這座島成為「復我山河」的後勤補給站。

歷史,循環播映著。來自世界各地的人,也就在這麼匆匆造訪後,匆匆地歸於這裡的塵土了。

如同許多聚落沒有做精心而長久的規劃,南山公墓巧合卻混亂地聚集了府城眾多逝者。

回頭看看南山公墓,北側墓區目前因市政府提出的公園闢建計畫而面臨遷葬。南側則早在2016年就有公告,因應道路拓寬而需要徵用路旁路份墓地,部分墓塚也已經遷葬。

 



 
墓地改建甚至遷葬未必是不可行的選擇,也不是唯一的選擇。

台南市政府2019年施政計畫書中提到的「公墓公園化」,不必然需要單一地將兒童公園作為改造目標。適度整頓墓地、重劃墓塚位置後原地安置、為南山公墓書寫和創建論述,保留這裡原有樣貌,也是建立一個陰陽兩界能更友善、更舒適交流的場域。

 

南山公墓鄰近竹溪,墓地周圍也有多數綠地。

而土地徵收企劃書中寫道,徵收範圍無文化古蹟範圍或資產,故不影響文化古蹟之維護。市政府也承諾日後若挖掘出相關文化資產,會再請文化局等有關單位鑒定和處理。然而,即使是不符合《文化資產保存法》指標的墓塚,從土葬、喪葬儀軌到墓地與逝者的連結,都應該重新被思考:它們的文化價值是什麼?

或許現在看起來有些雜亂的南山公墓,有一天能如巴黎拉雪茲神父墓園(Cimetière du Père Lachaise),有人在節比鱗次的小道上漫步,有人在鋼琴詩人蕭邦與香頌天后愛迪琵雅芙的墓塚前向逝去的生命致意,成為城市的美麗風景之一。

 

拉雪茲神父墓園中的墓塚多有整齊規劃與編碼,旅人可依照編號找到特定墓塚。
 

蕭邦的墓前有不少前來悼念旅人線上的鮮花。

當生者與逝者的關係不再是被區隔或相互排擠,我們更願意去傾聽這塊部分人避之唯恐不及土地的呢喃,或許南山公墓可以找到更合適的定位和樣子。
 

 

(本文僅代表作者意見,若有任何指教,歡迎來稿


*延伸閱讀

【民調爭議】控民調出現非選區電話 李俊毅要求暫緩公佈結果

【邵立中觀點】不能用愛發電 柯P你也不能嘴炮治國啊!
【蔡坤龍觀點】2020嘉義市立委選舉 進入春秋戰國時代

mail投稿去>>>>>>>>liuduchunchiu@gmail.com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封面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作者

郭伶妤

從德文跨足新聞,一樣還是在學聽說讀寫。先是去念了媽媽不要我念的文組,未來又要去做媽媽不要我做的新聞工作,對不起媽媽。財經、公衛、氣象、體育都不會,只單純用文學院的思路為社會做記錄;偶而還不務正業寫影評,這樣以後沒有收入至少還能看看電影

我要留言

德義記帳士事務所   創業家的好朋友
【民主小日曆】2020熱賣,數量有限!
【從亡國感到防疫大國】預購開始!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