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六都議題

【評論】西港行不行?反西港外環道現場筆記

雲嘉南
2017-09-02 | 上圖為反西港外環道不當開闢自救會張貼的布條

8月26日,一個晴朗的早晨。筆者騎著自行車,從臺南市區前往位於曾文堤防邊的堀仔頭小森林,參加「守護西港農村同樂會」。抵達現場時,已經看到許多販賣文創商品、在地小農農產和手作品的攤位在散佈在大樹下與香蕉林旁。一旁則有媽媽正在講故事、與小朋友玩綠童玩,臺南社區大學的公民自主發電主團隊為大家煮咖啡。

舞臺則是有在地的太平歌樂團正在表演,現場志工和參與民眾三兩成群,或做或立欣賞表演。表面看起來,這似乎和一般常見的文創市集相當雷同;但是,其實今日的參與者會齊聚一堂,背後有個共同的目標:反對西港外環道的不當開發


許多當地民眾參與當天的「守護西港農村同樂會」,圖片來源:作者


西港外環道,全名「臺南市西港區東側外環道路(南段)工程」。臺南市工務局稱,因為經過西港市中心的臺19線常會塞車,因此要在臺19線的東側另闢一條26米寬的外環道路,號稱可以節省57〜107秒的行車時間,預算耗費2.61億元。

在地部分鄉民,認為開闢外環道可以促進經濟發展;在地的民意代表,認為此工程可以帶來選票和利益,因此支持此項開發。但是,一群西港的年輕人,認為西港外環道的開闢,不但會破壞農地、老樹和糖業鐵路遺跡,更會造成西港大橋的交通惡化、增加車禍風險,還會讓人口因交通便利而更快流失、使鄉鎮沒落。因而組織「反西港外環道不當開闢自救會」,極力爭取外環道停止開發或變更設計。

鄭敦哲,人們稱他叫TC,是反西港外環道自救會的核心人物。與他第一次相識,是在學校的環境法課程上。一頭凌亂的頭髮、長而糾結的鬍鬚、黝黑的皮膚,抽自捲煙、玩獨立樂團,讓人覺得充滿著藝術家或嬉皮的氣質。

西港外環道的開闢,正好會經過TC家的土地,摧毀自他爺爺保留至今的老樹和田地。為此,政大畢業的他,返回故鄉開始務農,並組織自救會反對西港外環道開發。他和夥伴因此成為許多西港鄉親的敵人,連西港的大廟慶安宮也不太能去。但是,TC和他的朋友為了理念,堅持了三年多的時間,至今仍不肯放棄。


反對西港外環道建設的志工,往往成為當地部分居民的敵人。上圖為現場抗議布條,圖片來源:作者


他堅持以友善土地的方式種植農作物,雖然技術不佳而收成有限,依舊堅持理念,因為他認為這是愛護土地最為直接的方式。在能盛興工廠和台南社群協力農業CSA Tainan等團體的支持下,靠著自身的農作物和家裡的支援來獲得生活所需。

筆者曾因為課程的緣故,聽過他數次分享並實際參觀過他的農場「堀仔頭小森林」,感受到的是他愛鄉愛土的情懷。除了反對西港外環道,他也積極的想從自身開始,為西港的發展找到另外的路。雖然筆者認為自救會在對於西港的未來想像和作法上仍不夠具體,甚至有點天真;但背後的那股執著和信念,用音樂、藝術讓大眾了解這項議題,積極地透過媒體、法律和工程等角度去反駁開發的必要性,這樣的精神仍令筆者相當動容。

天氣十分炎熱,筆者和前來聲援擺攤的熟識小農都有點吃不消,但豐富的活動讓人精神為之一振。跟著自救會成員的腳步,我們探訪了臺糖所留下的西港線鐵道遺跡、西港旗站、集貨場和舊鐵道橋。西港大橋曾是全臺唯三糖鐵和道路並行的大橋(另外兩座是西螺大橋和高屏大橋)。因此西港旗站就扮演著重要的角色,要調控糖鐵列車行駛,分別將甘蔗原料送到永康三崁店糖廠或是麻豆總爺糖廠。


西港擁有完整糖業鐵路遺跡歷史,目前已不列冊保存。圖片來源:作者本人


隱身在道路邊和農地裡的糖鐵遺跡,沒有人帶領還真的不曉得。看著民意代表連夜帶著幾位居民懸掛的支持開發布條,導覽人員表示他們正在將這些糖業遺產提報文資,希望能夠阻止它們因西港外環道開闢而被拆除的命運。【後記:筆者撰文時,自救會已經接到糖鐵遺產不列冊保存的結論。】

時至下午,參與的民眾漸漸多了起來。來自在地和邀情來的的獨立樂團,炒熱了現場氣氛。社區營造講座、手作品教學和各具特色的攤位,正努力地向民眾傳達他們的理念。臺南社大的吳仁邦老師,利用堀仔頭小森林四處可見的大樹,為參與者上了一堂樹木課,讓我們了解如何觀察樹木生長與健康狀況。

相較於以往充滿悲情的抗爭,以市集、藝術、音樂交織而成的守護西港農村同樂會,呈現卻是一副美好的畫面。筆者心想,這也許是抗爭者的浪漫吧。無論是否能真的阻止外環道開發,但至少要留下今日的美好回憶。



除了音樂會與導覽活動外,現場也有關於環境與樹木的課程。圖片來源:作者


離去前,一位來自柳營的朋友,跟筆者說抗爭成功的關鍵,是要鼓動大多數沉默的鄉民站出來聲援。當前對他們而言,開不開外環道其實是不置可否的,但他們是左右議題的關鍵。聽到這裡,不禁感慨萬千。筆者看過太多案例,因為交通發達反而導致鄉鎮沒落:國道六號讓草屯人流減少,臺二丙線的興建也無力阻止東北角人口外流。

交通便利了,反而是給遊子出外的誘因,反正要返家很方便。經過的旅人速度變快了,停下來消費的機會也就少了。當大多數人對公共議題冷感,「開發=進步」的簡單訴求充斥時,有誰會去思考到底哪些開發是必要且有效的?8月31日,是工務局公文設定的拆除日,堀仔頭小森林和週邊的糖鐵遺跡會面對甚麼樣的命運仍不明朗。希望未來,還能見到這片充滿生命力的場域。

 

作者

佘岡祐

成大環工系,CoLab:D工作室成員

我要留言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