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六都議題

【南都故事2】土芒果的身世

雲嘉南
2020-08-17 | 示意圖(維基百科)

文/謝建平

土芒果,台語叫「檨仔」。

根據確定的古早印象,以前這樣大小形體且是青黃皮的芒果,至少有三種口味,分別是土檨仔、肉檨、香檨。這幾年我訪查南台灣各地市場,也探詢地方農業官員、士紳耆老,都說至少已經二、三十年以上未曾看見。現今肉檨和香檨這兩個品種已經在市面上絕跡了,只是不知農業研究單位有無保種下來?(如有善心人擁有種苗,煩請告知)

 


雖然個頭不大,無法吃粗飽,但是土芒果迄今仍是很多人的最愛。圖片來源:資料照

土檨仔成熟時大都果實上緣先轉淺黃再轉金黃,但是同一棵芒果樹上,除了一般「在欉黃」的之外,還有全身轉成墨綠色就成熟的「黑皮黃」。黑皮黃一般都在芒果樹下部横枝尾端,不易發現,要有相當的眼力、經驗才能嚐得到,口感、味道也比頭部會轉黃的在欉黃濃郁。大多數的土芒果成熟時都是先從頭部轉黃,但是芒果就算頂端變黃,也可能只有七分熟,採下來直接吃時還偏酸澀。所以採收芒果的經驗很重要,静置催熟更重要,還未達九分熟的芒果,千萬不能放進冰箱,不然會「啞狗」停止熟成,這顆芒果就變傻變呆完全毀了。

「肉檨」果皮顏色稍淺,果肉卻是有別於土檨金黃色的深橘色,口感細緻,或許也是因為這樣才叫肉檨。「香檨」漢草略小於土檨,成熟時也不太會換上黃頭,反而全身更墨綠。果肉味道是濃郁的龍眼味,和現今量產的「烏香」口味相近,但是粒身相差三、四倍。在這幾年尋找香檨的過程中,許多農民都說没看過,也有人直接建議吃烏香比較有料。只是兩者還是有差,喜歡吃土檨的人,可能被愛文全部取代嗎?

很多南部鄉親甚至不知道有這兩個品種,據文獻指出,這些產量不大的肉檨、香檨,應該是和土檨一樣是台灣芒果的首批登島者,1624年跟隨著荷蘭人從爪哇島一起來殖民。後來因抗病蟲害、產量等各種因素的考量,逐漸失去競爭力,最後消失在南台灣的田壟上。不過也有人認為香檨、肉檨為台灣原生種,因為產量不若荷蘭人帶來的土檨,經過三、四百年,終於棄械投降。

 

情人果還是要以土芒果為材料製作才對味,有時用其他品種淘汰的餘果,口感「憨憨」,不像愛情。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工商時代、人力苦缺,所以也逼得農民有時在果實尚未「定飴」時,以抄家滅族的方式「槓檨仔青」,把芒果做成情人果。也有比較偷懶的果農,以強採方式把樹上芒果全部繳獲。再經過大小分類,利用電土()下去強制催熟,以求一致熟成、同步出貨。如此節省成熟前的套袋包果和逐顆採收的大量人工成本,雖然口味稍差、價格略低,但是總利潤還是比較高。在農村缺乏勞動力的情況下,不得不的「偷吃步」省力工法,已逐漸取得優勢。不過因為過早採收、化學催熟,口感香氣自是遜色很多。但是也有農民堅持傳統方式,加上友善草生栽培、要求有機工法,藉由重質不求量的方式,主打高端消費市場。
 

初春冷峰乍現,芒果花探出青黃花枝,既引蝶也招蜂,準備在立春前後開始「弄花」。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50年前故鄉大内的青菓市場,芒果盛產期的人潮完全不輸玉井,甚至交易量更大。只是後來的貪婪政客、無能地方派系,耽誤了數十年的產業。近年來公部門有心再出發,還望朋友們有空來我故鄉走走,一定有意想不到的驚喜。(工商服務:農會僅在150公尺外,有麻油等農特產;中午可去阿江的麵店吃麵配滷味;下午走馬瀨農場瘋玩;晚上南灜天文台散步)

前些日子,對芒果外行的太太想要做檨仔青(情人果),没問我就上網買了十幾斤青芒果。我告訴她這個時節太晚了,很多地方的芒果早已「定脾」了(果核硬化),做不成檨仔青。我從小看到大,父親曾是台灣三大水果大盤,怎麼會不懂檨仔。

一邊碎唸還是一邊幫她清洗芒果,順便挑出確定「硬脾」的,準備催熟來吃。浸塩水殺青、軟化。等她削皮切果時,還是發現有些已經果肉微黄,不用說,已經硬核報廢了。不是我選果功夫退化,而是故意讓她知道選果時機的重要。但是光看她切果的厚度,我知道這次白老鼠當定了。

 

做芒果青(情人果)不能用定飴的芒果,不止不易製作,味道也不對。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古早以前果農們會在芒果收成後,以簡單的三牲、酒茶,類似祭拜非本庄土地公的規格來「拜檨仔腳(下)」。這是一種感恩、飲水思源、吃果子拜樹頭,這樣的風俗習慣慢慢在台灣消失了,少年郎自己以為很厲害,稍有成就就是天縱英才,事實上,天知道?

現代人太忙、太厲害,總以為很多成績都是一己之力。不知謝天、遑論謝地,過度自我、功利,尤其是完全都市生活的「文明現代人」。寧可去找神棍奉獻買贖罪券,藉由騙子的催眠,洗滌渾身銅臭與貪婪,也不肯稍稍停下來,靜看四週、想想曾經的純真……

喂!你有多久没有端看鏡子裡面,那個最最憎恨自己的自己?

最後,還是用一首詩,抑制這些曾經漫溢在故鄉的情感……

《土芒果》/謝建平(謝灣立)
想我來到台北盆地以後
總會水土不服,拒絕香甜
三十幾個春秋在我身上碾過
終於在天無照甲子的誘惑下
粗曠的生得累累全身
這是天龍人無照天理的結果嗎?
反正弄花後就結果
土芒果住久了,也就習慣城市的風火
而再來呢?
總覺得半調子天龍的自己
是土,盲,狗

 

土芒果盛產時,滿掛的枝頭,把枝幹都壓到快要折斷了。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芒果種類繁多,每隔幾年都有新品種出現,從最早美國引進的愛文、凱特(九月檨、牛卵檨)、海頓、吉祿、象牙,台灣人自己研發配種的金煌、聖心、玉文、蘋果文、烏香,這幾年又多了西施、紅龍、水蜜桃、金鑽、農民黨1號……也可說是族繁不及備載,真要每年每種都吃上一輪,真的還不是件太容易的事。
 

(本文僅代表作者意見,若有任何指教,歡迎來稿

 

 

*延伸閱讀

 

 

 【南都故事】童年的玩具、蟬和它的身世

 

【評論】旌牲--中國共產黨和它的附隨人士

【評論】務實的投降政治工作者--柯文哲

 

 

 

 

 

 

 

mail投稿去>>>>>>>>liuduchunchiu@gmail.com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封面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作者

謝建平

詩人。記者。台獨最後死刑犯。1965年生於台南,世新編採、中華科大建築所碩士。85年在黨外雜誌以「謝灣立」撰文。曾獲世新文學獎新詩首獎、散文獎、報導文學首獎、鹽分地帶新詩獎、全國學生新詩獎。88任民進週刋主編、編採主任,89出版第一本獨派詩集「台灣國」,即被以懲治叛亂條例移送。翌年初於馬祖服役時遭設局構陷,依戰時軍律唯一死刑收押,為戒嚴時期最後一位台獨死刑犯。退伍後任民進黨文宣部執行幹事兼代副主任、立院主任八年、高農公司總經理、台灣優蛋CAS協會創會理事長、建設公司副總經理。現職:都市更新講師、政治評論員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