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六都議題

【分享】民雄大士爺坐鎮鬼月普渡,下一步需要文化溫度和深度

雲嘉南
2017-10-10 | 嘉義民雄大士爺廟

嘉義縣民雄鄉,人口超過七萬人,是台灣人口第三多的鄉鎮,除了鬼屋、肉包有名之外,還有在地人最看重的大士爺廟中元普渡祭典,與基隆中元祭典、屏東恆春搶孤及宜蘭頭城搶孤,並列為台灣農曆七月的重要普渡祭典。

「大士爺廟」是民雄鄉的信仰中心,主祀觀音大士,是全台唯一以「大士爺」命名的廟宇,也是三級古蹟,地區信仰從清治時期延續至今,綿延兩百多年。因為有著共同信仰維繫情感,民雄人擁有很高的在地認同感,若被人詢問是哪裡人,通常下意識會回答民雄人,而不是嘉義人。



聞名全台的民雄大士爺廟中元普度祭典。(攝影師賴宏澤提供)

大士爺的信仰代代傳承下來,在民雄人心中有極為重要的地位,為什麼民雄人這麼看重大士爺呢?由土生土長的民雄人來告訴你!


什麼是「大士爺」?

「大士爺」又稱「普渡公」,也就是佛經所稱的「面然大士」,或作「面燃大士」。相傳為觀世音菩薩的化身,或本為鬼王,之後被觀世音菩薩收服。《佛說救拔焰口餓鬼陀羅尼經》記載,觀世音菩薩刻意示現鬼王相,指示阿難尊者設齋供僧、佈施餓鬼,功德無量而得解脫。又有一說,大士爺本為窮凶惡極的鬼王,不接受慈悲渡化,最後觀世音菩薩以武力收服祂,打鬥中鬼王被菩薩重踹肚子而吐出一條長長的舌頭,此後再也收不回去。台灣信仰一般採用佛教說法,形象則混和了道教說法。

無論閩、客,大士爺都被認為是鬼王,眾鬼聽其號令。在農曆七月舉行盂蘭盆會或中元法會時,各家廟宇皆會點火迎神,恭請大士爺降臨作主,請祂監管到陽間享用祭品的好兄弟。



面然大士畫像。(來源:典藏台灣

為什麼民雄會有「大士爺廟」?

筆者為民雄人,曾聽耆老提過「大士本無廟」的說法,意為大士爺本來是沒有廟的,因此民雄的大士爺廟可以說是非常特別的存在。推測原因,可能是觀世音菩薩平日顯露本尊,只在農曆七月普渡時,才會化身大士爺,所以建廟祭祀會以觀世音菩薩為主。



民雄大士爺廟。(攝影師賴宏澤提供)

那麼,民雄先人何以與眾不同、要修建此廟呢?根據在地耆老的口述歷史,主要有兩種說法:第一是《民雄庄宗教團體台帳》所載,早期開發艱辛,惡疫流行、災禍頻仍,導致死者無數,觀世音菩薩化身大士爺,消災去疾,鄉民感念而立廟。第二是《嘉義縣志》所載,乾隆年間,民雄漳州人、北港泉州人爭鬥,死傷眾多,而後二方協議為亡者舉行普渡祭典,並祭祀鬼王大士爺,鎮管漳泉亡魂,避免陰間再起械鬥。


大士爺廟中元祭典怎麼來?

大士爺中元祭典是民雄年度盛事,家家戶戶因應廟方號召,會設香案祭拜,並準備供品給廟方,參與普渡法會。這項傳統源自早年「打貓街」農曆七月的「頂街大士爺普」、「下街大士爺普」及「下街童子普」亡魂普渡活動。

「頂街大士爺普」祭典時間為農曆七月初一、初二及初三;「下街大士爺普」為農曆七月十五、十六及十七日;「下街童子普」為農曆七月二十一、二十二及二十三日,因二戰後百廢待舉,簡化各項科儀,只於每年農曆七月二十一、二十二、二十三日,舉行大士爺中元普渡祭典。



普度供品琳瑯滿目。​(攝影師賴宏澤提供)


各戶普度供品按照村莊擺放。​(攝影師賴宏澤提供)

大士爺廟中元祭典在做什麼呢?

每年中元普渡,廟方會訂製一尊藍面獠牙大士爺紙糊神像,面容兇悍猙獰,第一天巡繞民雄各村落之後,隨即供奉在普渡地點,另有山神、土地公、眾護法神修行的南海普陀山,專供讀書人和有功名的鬼魂棲息的翰林院,讓孤魂野鬼休息的男堂女室等,祭後還有跳鍾馗淨壇。



第二天下午會放水燈,接引水域孤魂。第三天深夜,是尾聲也是高潮,紙糊的大士爺及其他眾神,由廟方迎請火化場,沿途會燃放鞭炮,場面相當壯觀,並於吉時火化升天,象徵大士爺帶走人間災厄,祈福四時無災、合境平安。


放水燈,接引水域孤魂。(攝影師賴宏澤提供)


迎請大士爺至火化場。(攝影師賴宏澤提供)


大士爺神像吉時火化升天。(攝影師賴宏澤提供)


眾神像火化,象徵帶走災厄。(攝影師賴宏澤提供)

接連三天的祭典,佈滿半條昇平路的供桌,上頭擺滿各色牲禮供品,拼成各種吉祥符號,還有僧道一同誦經,超渡十方亡魂。

而以大士爺廟為核心,中樂路、昇平路、民族路等周邊要道,聚集了各地來的各類攤販,還有信眾請來的電子花車、歌舞秀,以及各村的歌舞隊共襄盛舉,儼然大型嘉年華,極為熱鬧,三天吸引超過十萬人到訪朝聖,陰間普渡法會變成人間超級廟會,不只好兄弟趴趴走,更是萬人空巷!



盛大廟會,人潮擠得水洩不通。(攝影師賴宏澤提供)


從中元祭典、文化祭到神鬼傳奇,接下來呢?

近年來宗教觀光興起,推廣宗教節慶活動,帶動地方經濟發展。大士爺廟中元祭典逐漸加入行銷、商業元素,十幾年前大士爺廟中元祭典即定名為「大士爺文化祭」,這幾年嘉義縣政府重新包裝宗教慶典,將行銷主軸定調為「神鬼傳奇」,沖淡原本的宗教性質,並設計各種行銷活動,要以鬼月地方文化吸引觀光人潮,讓國內外觀光客能體驗宗教特色活動,並帶來龐大的人潮和商機。

然而即便這個策略立意甚美,但是當文化變成娛樂,重組或創新的活動能否得到遊客的共鳴?三天的廟會嘉年華,在聲光表演、攤販美食之外,缺乏文史深度的交流,走馬看花過後,遊客是否願意重遊呢?

探究民間信仰本質,是參雜時空背景、人為因素的產物。時代變遷,在地人的情感、認同也不比往昔,對於大士爺廟中元祭典的存在,民雄人也出現不同的聲音,不再願意忍受祭典帶來的紛擾,反對高分貝的噪音、暴增的人流、髒亂的環境、混亂的交通,中元祭典甚至被視為浪費、迷信、不環保。當在地信仰不再純粹,宗教活動該如何維持下去?



民間信仰鬆動,祭典未來會如何呢?(攝影師賴宏澤提供)

嘉義縣政府要推廣縣內宗教活動,要以打造具指標性的文化景點為目標,除了宗教活動的形式特色,還需要強調文化溫度和深度,結合地方文史、宗教專家,讓宗教活動經得起推敲、咀嚼,方能真正獲得遊客的認同與情感,成為具觀光吸引力的文化資產。


封面圖片取自Nomad YC

 

作者

景福安

喜愛寫字、說故事, 希望體態輕盈,生活輕快。

我要留言

台灣國際遊艇展  2018年在高雄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