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六都議題

【台南新芽】太陽的美學:從圓環設計走讀台南的街廓語言/邱秉瑜講座速記

雲嘉南
2017-12-01 | 阿姆斯特丹街景。台南未來的街道發展願景,必須透過公共交通運輸系統的提供,並同時抑制私有汽車的數量,將街道「還給」步行的人,才能真正達成文化觀光之都的願景。

在10/15於台北進行的台南新芽講座之中,邀請到了著名的都市觀察作家邱秉瑜,來為台南旅北的學生們分享台南推展友善人行空間的政策概念。秉瑜遊歷各國,並在英國取得空間規劃的碩士學位,也曾任職於工程顧問公司。他將諸多國外城市空間的優良案例,轉化為台灣未來都市設計的方針,像是都市的醫師一般,仔細地分析了台南街道的步行空間議題,與為何步行環境之於台南是如此地重要。


走讀明清的台南:坊與境

講座的開始,與談人吳昀慶準備了豐富的台南街道史作為簡報,作為整場講座的提要。透過細數諸多的老照片,讓參與者一窺台南街道的發展史--事實上,台南的街道史也幾乎可以作為我們看待台南城市發展史的重要的切入點:從最早的普羅民遮街區域(今民權路)、到明清時期有機發展的「四坊」與信仰祭祀緊密連結的「境」作為台南建城(西元1725年)時代的重要都市樣貌。

講者指出,諸多我們如今可以怡然自得,穿梭在舊市區的小巷弄中體會到的台南都市經驗,大多是在明清時代發展出的街道紋理(可透過QRCode參照市區改正台南市街全圖1907年)。如今這樣的都市空間,例如鄰近台灣文學館的「銀同社區」或是「總爺老街」(北區崇安街);以及祀典天后宮、永華宮、臨水夫人廟等等的廟埕空間,都仍是我們可以仔細玩味的城市線索。



清代台南四坊示意圖 (圖片來源:  http://hqq.pixnet.net/album/photo/101538634


市區改正之現代性光輝與國府時代的剛性建設及其修補

講題訂為「太陽的美學」是因為在日治時代的「市區改正」計畫,大致抵定了台南舊城區(中西區)如今的都市樣貌,市區改正下的諸多圓環系統,直至目前為止仍具備市中心車流調節的功能,輻射狀的道路貌似太陽的光輝一般。日治時代的市區改正計畫拓寬了許多道路(同時也拆除了許多民房),如此大型的都市計畫變革,概念源自於法國大革命之後拿破崙三世的「巴黎改造工程」(又稱奧斯曼計畫):為了彰顯殖民政府的現代性(衛生、交通)榮光,也便於防止叛亂的情形發生,所形成的寬敞的道路行軍、監控街道設計。例如連接台南驛(現台南車站)到台南州廳(現台灣文學館)的大正町(現中山路),正是一個連結交通核心與政治核心空間最明顯的例子。



1911年的台南市區改正計畫圖(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隨著國府時代來臨,戰後經濟成長、自有汽機車數量大量增加,私人運具取代了公共運輸的功能,導致街道不再作為一個以行人為主體的空間。即使是日治時代所開創的都市計畫道路也不敷如今的車流量所使用,服務汽機車主導的交通規劃成為主流,使得行人的都市空間逐漸被壓縮。歷時多年仍問題叢出的海安路地下街工程便是在這樣的意識形態下所造成的悲劇--它破壞了原本作為「盛場」(沙卡里巴)的都市空間:狹小的巷弄,卻富含活絡生機的商業街道;取而代之的是剛性、破壞性的公共工程建設,騰空地面的土地試圖作為平面車行的空間。

好在台南在地的藝文人士在2000年後透過行動,將裝置藝術與在地元素結合,一度讓海安路重現五條港歷史街區的風華。然而,隨著藝術介入的成功,近幾年的商業化、觀光化取向也造成了許多的問題產生。吳昀慶認為,偉大的城市不一定需要透過高昂輝煌的公共建設才能促成優良的都市空間。尤其隨著進步規劃思潮的來臨,步行空間應當被重視。它不僅耗費成本較低,且更能夠形塑並彰顯台南作為古城的價值。只有讓城市的「速度」回歸人性,文化與商業的結合才能保持健全、持續繁盛。


如何擁有更好的台南?

講座的下半場,秉瑜接續著台南街道史的脈絡,剖析現在台南街道的問題。他指出,隨著人口高齡化的趨勢,無法自行駕駛車輛的年長者比例將愈來愈高。同時,孩童更是應當被細心呵護的對象。然而,當前台灣的各大城市,卻沒有提供一個友善人行的空間,即使是以發展文化觀光發展目標的台南市也不例外。尤其國際觀光客必須仰賴公共運輸系統和步行的方式進行城市的「閱讀」,倘若城市不在步行空間的形塑上多加著墨,實難達成台南市文化立都的願景。

邱秉瑜指出,台南當前步行空間的主要問題包含:一、汽機車侵入人行道;二、既有人行道設置不足;三、路邊停車位大量佔用道路空間;四、公私有地補救措施不當(如騎樓佔用)等問題。然而,若僅單純加強執法恐怕能夠影響的成效仍會非常有限,他提出諸多精巧的都市設計手法,可以幫助台南建構更佳優良的都市空間。

例如,鋪設長而連貫的植栽帶作為車道與人行道空間的間隔,除了能在市容景觀上,多一分綠意盎然的美景之外,更能使行走的舒適度、安全性提升。同時,透過道路空間的重分配,將半閒置的車行空間(如停車格)轉作為人行道使用。在人行道的設計上,可以透過加高人行道的方式,避免汽機車佔用人行空間,騎樓空間則可因此轉為半公共的空間(如擺放店家之咖啡座)。再者,利用交通寧靜區的概念,允許讓不同的運具進入社區,錯列的景觀植栽與非瀝青的道路鋪面,則能使得車行的速度能夠減緩,增加居民行走的安全性。


「woonerf」的圖片搜尋結果
荷蘭交通寧靜區。(圖片來源:Erauch

交通運具的選擇與改變,並非物質上的變遷和基礎設施的完善就能達成,必須協同政府的力量與公民社會的參與方能完善。邱秉瑜認為,無論是在美國波特蘭、日本京都、丹麥的哥本哈根,都曾有遭遇推行步行城市的艱困歷程,但若能透過更廣泛的推廣、以及成功案例的推行,將讓市民理解如何擁有更好的都市。

都市設計如今並不是遙不可及,倘若市民都能體認到城市與街道的主角應歸還行人,便可享有更人生舒適的台南生活空間。最後,兩位講者都認為,公共運輸的本質是在於追求「交通的公平性」,無法購買汽車的民眾,也能享受到同等的運輸服務:步行環境的營造,便是開啟公共運輸藍圖的第一步。都市規劃,也不應僅僅限於硬體的土木工程,更是一場必須由市民社會共同打造的社會工程。



【六都春秋】粉專: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官網:https://ladopost.com


 

作者

吳昀慶

台南新芽監事、台大建築與城鄉研究所碩士生。

我要留言

【迷航的國度】陳昭南著,購書優惠,限量倒數!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