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六都議題

【評論】喝好水、有多難?新竹區域治理的挑戰與契機

桃竹苗
2018-03-06 | 上圖為頭前溪支流坪前溪的攔河堰。

全長六十餘公里的頭前溪,是新竹縣市的交界河流。這條隸屬於中央管理的溪流,因為源頭山上的掩埋場、流域兩旁的工業區,讓新竹人喝水時,蒙上不少陰影。為了讓大家都可以安心喝好水,已經有地方上的媽媽們,發起「我們要喝好水」的連署行動(註一);新竹市長林智堅亦於日前在臉書上表示(註二),市府與自來水公司正展開工作協調,共同為水質品管盡一份心力。


「我們要喝乾淨水」聯盟發起連署,要求政府處理頭前溪廢水。截圖自「我們要喝乾淨水」粉專

然而,檢視林智堅市長的發文,大概有兩個重點:一、短期內跟地方環保局以及行政院環保署合作,加強水質檢測;二、預計2020年要完成「北水南送」的供水計畫,預計暫停自頭前溪取水。雖然市民的飲水安全,是自來水公司的任務,而水質監測,也需要中央環保署與地方環保局的通力合作,所以新竹市長已試圖善盡責任,但是河川流域的治理,並非只涉及飲水安全、而自然環境的相互影響,更是凸顯當代公共治理的挑戰。

過去基於權責劃分,常常出現「互踢皮球」、「多頭馬車」、「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弊病。事實上是:公害污染的區域性問題,往往是環環相扣的風險分配,並非單單取水與否而已,還有更多尚待解決的公害污染問題。哥本哈根丹麥設計中心(Danish Design Centre in Copenhagen,註三)的執行長 Christian Bason就指出,面對越來越多的全球化風險跟科技爭議,一如前段所述,區域治理的交互影響,並非能完全依賴政府的科層體制;而原先公共治理的「由上而下」,也隨著許多社會運動跟第三部門的出現,逐漸鬆動「政府-人民=公僕-主人」的單向治理關係。是以,當代區域治理的核心,應以「永續發展」的核心價值,正視公私部門的創新治理方式。

相關的論述在2010年時,由美國芝加哥大學出版了「領導公共創新」(Leading Public Sector Innovation)一書(註四),進一步強調了跨領域決策、公民感知等創新決策典範。這並非什麼空泛理論、或是曲高和寡的外國經驗;早在2008年時,霄裡溪水污染事件,就勾勒出這種公私治理的樣貌輪廓。

2005年,農民引霄裡溪水灌溉時,發現稻作異常生長(抽高而不結穗)、而且福壽螺都活不了時,就認為水質有問題。但一直到2008年,環保署所做的「河川水體水區劃定檢討結果」以及新竹縣環保局「河川水質監測結果」(96年第4季),都還是認定霄裡溪屬於一級公共用水(甲級水體);亦即經過消毒處理即可供公共給水之水源,是「地面水體分類及水質標準」中,經最少處理成本,即能做最多供應用途的水質標準。

霄裡溪作為新竹縣的飲用水來源,在環團多次行動下,才成功要求企業停止排放廢水。圖片來源:地球公民基金會

這種「合法卻非零風險」的困境,在環境團體的持續努力下,讓許多原本非管制項目的微量重金屬檢測出來,才讓政府得以咎責造成污染的企業;而持續的行動施壓下,終於在2015年,成功要求企業停止排放放水。

回顧這個污染排放16年的歷程:初期污染事件(2003-2005)發生的時候,就有民眾依循制度內進行反映與檢舉,只是開罰了事或加強檢測,無法讓民眾安心生活。而許多法規檢測項目的標準訂定,也不一定能趕得上創新產業的風險因素,這使得在地的公民經驗成為共同治理的重要憑藉。

回到頭前溪的治理,困境是類似的:新竹縣環保局長雖然強調「水污法」相關的標準、也指出年前的水質監測評等不差;但「我們要喝乾淨水行動聯盟」的媽媽們卻表示,若不是踏查時看到白色泡沫的惡臭水,根本不知道飲用水裡面,是有工業廢水的。就算最後,飲用水不從頭前溪汲取,竹東掩埋場的污水、沿岸進駐的電子封裝廠、瀝青廠所帶來的污染影響,都還是政府公共治理的挑戰。

這個挑戰,不單單只有新竹要面對,其他縣市政府也都在嘗試公私協力、共同治理的可能。除了霄裡溪的案例以外,在台南跟高雄也有類似的創新治理,反映出公民社會共同面對環境風險的行動力。高雄的後勁溪,不但有社區的河川巡守隊、相關的基金會、還有高雄海科大的相關課程,帶著學生走進社區,認識這些在地的環境治理議題;在台南,台江流域的民間社團(台江文化促進會)、社區組織(公親寮河川巡守隊)、社區大學、附近的各級學校(瀛海中學、海東國小、安南國中...),也都有建立共同監測的回報機制,成為環境共同治理的一環。

作者認為公民團體與地方政府建立共同監測的回報機制,對環境治理才有幫助。圖片來源:我們要喝乾淨水聯盟

這樣公私協力的制度創新,至少可以更全面地進行環境監測,同時也減輕政府的人力負擔。以新竹縣環保局而言,「水汙科共有8名職員,平均一人要負責2個鄉鎮」(註五),如何「有效監測」,本來就讓民眾充滿疑慮,新竹在地「我們要喝好水」聯盟的成員,也曾私下表示「政府人力不足。靠抽樣檢驗來確保水質安全,根本不可行」。

就目前林智堅市長對此事的治理態度上,仍看到民眾是處於一個「被動治理」的對象。這無可厚非,因為菁英技術官僚的傳統決策有其效率與優勢;但有鑒於新竹作為一個科技創新有基礎的城市,吸納豐富的「公民知識」作為風險治理的依據、也是當代落實民主的重要憑藉。



 
 

*延伸閱讀:

【報導】新竹自來水溯源之旅

【報導】新竹水,敢喝嗎?

盛典過後,才是治理的挑戰: 「生態交通盛典」作為一面照妖鏡


*封面圖片來源:Yuriy kosygin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作者

易俊宏

自由工作者、獨立講師;陽明大學研究所畢業後,主要推動倡議培力工作,主張台灣的民主深化,應從思辨對話與行動開始。目前身兼台灣綠黨發言人。

我要留言

【友站連結】台灣公義電子報
【迷航的國度】陳昭南著,購書優惠,限量倒數!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