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六都議題

【評論】風飛沙藝文陣線:凝聚地方文創的書店聯盟

桃竹苗
2017-08-04 |

新竹的獨立書店與其他地區有沒有差別?除了地理鄰近,每一家書店都是不同的。反過來說,獨立書店有一個共同點,多是夫妻或一人經營的「獨力」書店,這在新竹也占多數,因此即使彼此相識,也少有機會聚首,甚至是策畫共同活動。


新竹人對於獨立書店的定義

如果以「非連鎖經營並且有意推廣藝文活動的書店」來定義獨立書店的話,新竹市目前有:水木書苑蘇格貓底二手書咖啡屋、貓頭鷹人文321書市;新竹縣則有萬葉集瓦當人文書屋朵朵森林繪本屋或者書店石店子69有機書店水石有機書店、以及月讀(各書店介紹可以直接跟書店購買2017福爾摩沙書店地圖手冊或獨立書店相關的書)。

 

可是2016年的夏天,新竹的書店群開始產生一些變化。

 

首先,「月讀」在2016年3月試營運,「或者書店」在2016年也開始籌備,新竹最資深的書店前輩「水木書苑」蘇老闆,便希望發起一個屬於新竹書店的定期聚會,除了聯誼性質,當然也希望數量逐漸增加的新竹書店主們,可以共同策劃屬於新竹在地文藝活動。


當獨立書店組成地方陣線

在其他城市,書店從聯誼性質發展到具規模的組織,桃園與嘉義是最為明顯的例子:我們看見桃園的獨立書店、文化工作空間、藝術家的能量匯聚出桃園藝文陣線,直接的促成許多桃園藝文活動的舉行,每年舉辦一系列的文化講座和藝術節;嘉義書店組成的嘉義書市生活,舉辦的市集越來越盛大,從單日的活動擴大成兩日的書市樂園,更邀請中南部書店一同共襄盛舉來擺攤,同時舉辦書市相關議題演講,「書市生活」儼然成為嘉義重要藝文陣線。

 

參考這些成功的例子,新竹的書店主們開始想像一個組織的形成,不論對外爭取計畫及經費支持,或是參與縣市府主辦的各種藝文活動,或許比單打獨鬥有力量多了。在一次聚會的腦力激盪之下,風沙超級大的風城特色便成為組織名稱──風飛沙藝文陣線,簡稱「風陣」,在此落地生根。

 

風陣的成員並不限於書店,像「見域」及「江山藝改所」也參與過討論,因為風陣的目標是凝聚新竹有意串聯文化性活動的各種能量。幾次的定期聚會中,除了決定組織的名稱之外,下一步就是爭取相關活動的執行與主辦。目前風陣並未有明確的組織人事規劃,每一位都是風陣的企劃者與執行者,但所有書店主們都只能在店務之餘找尋機會,在人力及時間有限的情況下,能共同完成任何一場活動都是超乎想像的克難。

 

當新竹文化吹起風飛沙
風陣第一次參與的活動是新竹女中的聯合書展,這也是第一次新竹各家書店共同參與的校園書展。學校書展有一定的規定與條件,而對書店們來說的初體驗,便是如何在禮堂中的長椅做出宜人的書籍陳列,還有挑選高中生感興趣的讀物選書。

已開始舉辦的風飛沙藝文陣線聯合影展海報,圖片來源:月讀
 

接著,是協助縣立圖書館的世界閱讀日延伸活動「悅讀.享樂生活」,各家書店選書在縣圖書館展示,並參與縣圖主辦的悅讀.享樂生活市集擺攤。這兩次的活動經驗是,必須要有一個主要負責聯繫與協調的主持者,並且還須事先與合作單位簽訂合約,還要負責費用支付與核銷等事務,風陣以一個組織進行活動的難處,開始展現在人力分配與互相支援上。

 

接下來即將開跑的國家電影中心台灣電影串聯行動「社區、人、書與好電影」,風陣的人力分配就較為明確:瓦當為主要聯繫與承辦者,朵朵則是負責海報視覺設計,剩下的書店就是負責響應與宣傳了。

 

改變,需要更多人參與
從風陣的發起到共同活動,都仍在起步的階段,這階段的觀察和描述其實不能代表未來的走向與發展,如果風陣的活動不能組織化與成熟化,對未來的展望也是一場空談。保守一點來說,未來風陣能達到的成績,還需要一點經驗來累積。

 

風陣的存在,會不會讓聞名許久的文化沙漠,處處綻放藝文活動之花?或者可以這麼問,每一間書店早就在做的藝文推廣,有沒有風陣會有差別嗎?我不是預言家,只是身處其中的一份子,只能說從一間自己的店凝聚成一個運作的組織,是為了讓熱情與信念得以延續下去的實際操作,接下來,就一起觀察新竹的變化吧。

 

*封面照片為「月讀」店內,來源:蔡松伯

 

作者

邱月亭(月讀.書咖MR Book Café店長)

我要留言

【友站連結】台灣公義電子報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