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六都議題

【專訪】出關耕耘:為何我選擇返鄉參政

桃竹苗
2017-08-11 |

余筱菁小姐為新竹縣議員擬參選人,身為芎林出身的客家子弟,筱菁從學生時期在音樂方面就有優秀表現。目前除了擔任樂團音樂人,也兼任音樂教師。本身是身障人士的經歷,讓她在行有餘力之後希望能進一步為弱勢者發聲。

因為關心公共議題與台灣未來,筱菁從2014年開始就以音樂專業參與、聲援各種理念運動,如太陽花運動、同志婚姻平權、反核遊行、反課綱運動等聲援演出,並從2015年起持續參與在總統就職周年典禮外圍進行之聲援台灣獨立的音樂表演。除了計劃在竹東五峰這個選區參選,目前也正在推動以台灣名稱參加2020年東京奧運的連署活動。以下專訪就讓我們來認識這位兼具理念與行動力的青年。


戴唯峻(以下簡稱筆者):
妳在2014年還在台北時就參選過議員,現在回到家鄉耕耘,仍然對公共事務不減熱情。即使318運動(一般慣稱太陽花)帶起青年參政風潮,實際上投入在地耕耘的年輕人仍屬少數。在參政的高門檻與極為現實的生計考量下,是甚麼因素讓妳仍然持續投入地方政治的耕耘?


筱菁:
我曾經在2014年選過台北市內湖南港區的市議員,我選擇從政的初衷,就是不再將期待放在現任的所有人身上,對於自身關心的理念與事物,要自己掌握資源、做真實的改變。我帶著很多期望,就像很多愛台灣的人曾經為這塊土地獻出青春與生命,我希望為沒辦法發出聲音的人們發聲,為最弱勢的族群講話,讓每一分納稅錢都能被花在讓台灣更好的地方。因此我持續參政的目的就是去實踐上述理念,希望透過自己的努力與渲染,將新竹縣打造成一個乾淨、友善的宜居城市。


筆者:
一般認知,地方政治長年累積形成一些固定板塊,並控制了一定程度民意代表的產生,缺乏在地脈絡的年輕人很難在沒有板塊支持的情況下取得實踐理念的門票。請問筱菁妳如何看待青年參政對地方政治的擾動


筱菁:
新竹縣一向不以藍綠兩個政治板塊做競爭,因為在議員與立委部份都是以地方樁腳做為主要票源,除了地方樁腳的經營外,政治與一般民眾的距離很遙遠。過去幾年持續跟民眾接觸的經驗,大家都表示選舉似乎傳統上就是要花費大量資源來挹注,而議員、立委的人選也就是原本的那幾位,長期缺乏新血加入新竹縣的政治領域,這是我看到新竹縣的現況。

對於小黨或是無黨籍參選人來說,在經濟上無法有這麼豐厚的資源,如果以傳統選舉文化來說,當然是比較弱勢。但這些傳統政經勢力外的參選者對於地方政治將帶來甚麼樣的衝擊,絕對是值得嘗試與觀察的!當選民們接觸到更多新的候選人,有機會去認識、了解每一位候選人的理念,便開啟了新的可能。


筆者:
在缺乏背景與資源的支持下,還願意在工作之餘參與政治活動,若非心中有堅定的理念與方向想要實踐,不容易走得長久。想請問筱菁妳對台灣未來前途有哪些想像、又如何落實在生活中呢


筱菁:
本土化。我希望透過監督教育體系,推動從教師到學生的正常化,帶領學生走出洗腦教育、進入辯證思考,這樣的教學正常化之後,才有機會建構出以台灣為主體思考的下一代,讓台灣島上的住民能夠成為更有共識的一群人,不再有人混淆自己是中國人或是台灣人,原住民各族群也能夠在台灣找到自我的定位與文化,讓台灣島上的人成為有共識的一個群體,也塑造出台灣獨有的文化。

我自己的工作就是個老師,我明白思考方式與教育方式對一個人的型塑有多大的影響。中華民國政府過去在教育與媒體宣傳上的刻意操弄,導致了島內歷史觀錯亂、認同混亂等問題。目前我自己在教學現場,就常常與學生討論台灣島的歷史問題,提出問題來引導學生去思考。台灣的未來不是一步到位的事情,而是需要經過思想上的革新與外在的推動,一點一滴累積而來

我期盼台灣能夠從殖民地轉型成為一個國家,第一步就是在島內的所有人要有國家的共識感。在台灣依然有一群社會運動者、思想家們在默默的推動著思想的革新,我們能做的是期盼能喚起思想上的改變,能影響一個是一個,直到更多人參與,那就是台灣的進步。

余筱菁與民眾互動,推動2020以台灣之名加入奧運的連署。來源:余曉菁團隊
筆者:
成為一個國家,是一個重要卻急不得的長遠目標,需要透過許多議題帶起眾人討論進而凝聚共識。拉回到地方,筱菁打算從哪些議題下手呢?


筱菁:
首先是預算監督,目前看見的問題主要有:

硬體設備的浪費:竹東鎮設置的66座農夫佈告欄,總耗費1700萬元,目前使用效率低落,在竹東榮民醫院外甚至有連續20座擺成一排,上面一個廣告也沒有。竹東文創園區目前則是沒有在使用,工程收尾部份草率,也不開放給文創業者使用,自二月份至今,變成一個蚊子館,卻有某議員使用其中的一間放置私人物品。

文化預算的浪費:新竹縣的文化活動與表演團體的邀請,長期淪於一次性的消費,我認為應該更注重在挹注經費後,是否有達到支援地方文化發展、培育地方人才之目的。


筆者:
竹東火車站周邊既有動漫園區又有文創園區,但似乎對於當地發展沒有起到太多作用,想請問妳的文化政策以及怎麼看這個案例?


筱菁:
竹東的動漫園區與其往商業、商城路線發展,不如成為台灣創作者能無後顧之憂創作的聚落。透過低廉的租金或其他資源上的支持,扶植這些創作者能在更大的舞台上發光發熱,而不只是坐困在包裝過的文創園區中等待支援。

當一個地區擁有各領域創作者常駐創作,自然會使人有深刻印象,也可做為一個在地觀光特色。動漫與文創確實不是竹東在地文化相關,但也有其他成功的操作模式可以參考,例如宜蘭在地的童玩節就是一個例子,竹北新瓦屋也是類似的模式,確實將新瓦屋經營的有聲有色。

台灣的文創產業與漫畫產業在島內較少有展示空間,但有很多優秀的作品,並不限於竹東在地的作家。若能夠讓竹東文創園區成為這些作家與作品發光發熱的第一個舞台,成為創作者創作、展示的友善空間,進一步也讓園區成為竹東有代表性的文化地標,是我們樂見的發展。


筆者:
前面曾提到凝聚台灣人成為共同體的共識,這部分將會如何下手呢?


筱菁:
一群人要成為共同體,除了不斷累積新的共同經驗,也不能遺忘上一世代的歷史記憶。因此找回母語是我認為最為重要的第一步,不只是在學校,更希望能在家庭落實母語環境。
具體上希望能推動落實以下目標:

一、要求每個學校的老師均考客語或是母語檢定,並以母語教學本科課程。

二、從要求師長與鼓勵家長盡量使用母語對話開始。語言的慣性是,對方用什麼語言說,你就會用什麼語言做回答,如果能夠在老師與學生的對話中落實母語環境的話,絕對能夠有其成效。

三、對於原民語言保留部份,我們的理想目標是能夠開辦各族的實驗小學,校內均使用族語對談、教學,學習族內的文化與生活方式。若需要中文課程可以另加,數理、公民科目進度如同一般小學,但歷史文化等科目,則採用各族的歷史文化教材。


筆者:
上面提到的議題與監督方向都令人期待,但五月間圍繞著非自用住宅稅率問題導致周江杰、高偉凱兩位議員辭職,也讓我們看見議會中利益結構的堅固難破。請問筱菁我們可以如何來破解這個結構高牆?


筱菁:
我覺得議會監督會是重要的第一步。

新竹基進之友,曾經組成攝影小組,想進入議會場中直播會議進行卻遭到阻擋,只能在警衛室對著內部電視做二手直播。我認為議會的議事資訊整理與透明化(包含文字記錄與推動影像直播、錄音),是提供全縣民眾有個可以檢視公僕的機會。現在議會雖然有開會錄影與議事紀錄,但這些影像記錄與文字記錄目前是不公開的,即使你是議員也無法取得其他議員的影像紀錄。這就表示新竹縣民沒有機會可以完整審視這些自己一票一票投出的議員們是否真的有為人民發聲。大家都曉得事後的文字可以作假、可以美化,但議會當下的質詢與出席、態度更是觀察一個人民公僕的關鍵。

我認為議會的監督必須更加方便而且不設限,這是身為民選的議會最基本必須提供的資訊服務,也是新竹縣議事監督與縣政再次進步的關鍵。讓選民親眼看見自己選出的民意代表關心什麼、表現如何,選民自然會做出汰劣換新的選擇。這也正是堅持理念的小小候選人從結構中突圍的一扇小窗。


筆者總結:
感謝筱菁的分享。一路從地方局勢談到自己的參政理念,可以發現她是從未來的台灣應有的樣子出發去提出政策方向,這是當前政治人物所缺乏的。我們還能看見對她對地方事務的監督,包含預算的浪費以及方向不明、缺乏成效的政策,指出問題並提出自己的意見。

而關於當前許多結構性問題,她認為若要徹底解決,是需要從根基去做調整。例如教育正常化以及完整的母語環境建構等等,地基紮實房子才會堅固。而上述這些基礎工程的落實,筱菁則認為需要透過議會問政的公開透明來確保多元進步的聲音能被聽見與重視。

我們也希望不只是竹東,每個鄉鎮市都能夠有更多具備上述認知的青年挺身而出,套用筱菁的話:「自己掌握資源、做真實的改變。」

作者

戴唯峻(特約記者)

我要留言

台灣國際遊艇展  2018年在高雄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