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六都議題

【地方選情】「得農民便得天下」180萬張選票不能跑!  --桃園農田水利會會長黃金春專訪

桃竹苗
2019-08-30 | 桃園農田水利會會長黃金春

文/林艾

2018年11月24日當晚,台灣人民對於民進黨執政的憤慨不滿藉由選票充分表露,導致民進黨大輸。在這場九合一選舉後,多數政治評論之論點都歸咎於人民對民進黨執政無感所導致。何以一個本土性進步政黨會淪落到讓台灣人唾棄為「最討厭的政黨」呢?

談到這裡,桃園農田農田水利會會長黃金春在接受本刊記者專訪時,義正嚴詞的說到:「民眾不滿,就用選票教訓主政者, 讓民意發聲,才是真正的民主政治。」然而,執政黨當年的失敗會是一次教訓嗎?還是這個傲慢的主政團隊仍不願意放下身段呢?黃金春莞爾一笑,回顧多年來政黨相鬥間戕害人民的往事。


黨外身分脫穎而出 視農務為天命所在

黃金春於民國66年以國民黨黨外身分競選觀音鄉鄉長,同年在中壢國小開票時,因桃園縣長選舉過程作票,爆發了開啟台灣首次街頭運動的重要示威遊行「中壢事件」,讓黃金春得以避免遭受到國民黨當局作票舞弊侵害而順利當選觀音鄉鄉長。1986年(民國75年),黃金春任期屆滿,因已經在觀音地區服務數年,對務農民眾的艱苦處境頗有深感,便決定競逐觀音鄉農會總幹事一職。不料,黃金春黨外的身分早已被鎖定,連入門參選的資格都沒有。
 


中壢事件。圖片來源:資料照

當年國民黨藉以遴選制度過濾自己所屬意的總幹事人選,若不合黨內意見,在台灣省政府農林廳的總幹事候選人遴選關卡中,便會直接以遴選分數不足為由撤除資格,完全沒有被選舉的機會。當時十五位理事長中有十位理事長都支持黃金春擔任總幹事的職位,對國民黨這樣的作為十分不滿,於是就在總幹事的選舉會中計畫性的策動兩次流會,絲毫不給國民黨推派的人選周大弼好臉色。十位理事長的決心和誠意讓黃金春備受感動,前立法委員黃主文向國民黨縣黨部主委徵詢讓黃金春入黨,黃金春便同意入黨以角逐總幹事。黃金春同意入黨以後遲遲未有消息,後經省黨部主委關中透露消息才得知,自己的資料被註記著:「黃金春係許信良餘黨,不宜入黨」如此操作讓黃金春也無可奈何,只好自行退出總幹事選舉。

戒嚴時期,國民黨利用各組織的遴選制度排除異議人士的情形所在多有!不過在1993年(民國82年)時,黃金春因農會理事長不須經過遴選,進而順利成為觀音鄉農會理事長。2001年,朱立倫當選桃園縣縣長,準備籌組小內閣;黃金春說道,朱立倫是抱持著不分黨派、用人唯才的信念去組織自己的行政團隊,甚至向從事黨外運動多年的舅父請益人選,黃金春也是因此契機成為桃園縣農業局長。

出身農家子弟的黃金春表示,農業局長的職位是自請的,自己似乎就是脫不開農務的羈絆,話言至此,黃金春突然一陣感嘆,農民是靠天,也是靠田吃飯,但這些辛辛苦苦栽種出來的農產品始終都是被人擺佈的定價製品;災前災後菜價大漲,民眾罵聲連連,但其實這些哄抬價格的是中間圖利的菜販,心血付諸流水的農民才是真正被犧牲的弱勢族群。政府長期忽視農業產值,用農民權益換取更多利潤,農民心中會是何等所感所想?


「失去農民就會失去政權」 農人的力量決定家國成敗

「失去農民就會失去政權」這句話看似言過其實,按農民人口比例估算,在台灣難道足以讓選情翻盤嗎?乍看,這似乎並不完全關乎選票的問題;黃金春認為,農民就是在一個國家中組織基礎最忠誠最老實的人,農民不懂得政治的運作,但是很清楚自己有投票的權利。因此,政府既然沒有作為,就用手中的選票把這些無能的政府替換掉,這張能聲張他們怒氣的選票,就是他們的武器。政府作為有力,農民一定能感覺到,他們就會毫不猶豫的追隨,若執政黨連這樣單純的選民都無法掌握,還需要期待人民的肯定嗎?去年執政黨大敗,180萬的農民用他們的力量控訴失敗的政權,主政者還能對此掉以輕心嗎?

黃金春強調,農民既不想爭取個人的政治權位,也不敢去奢求不屬於自己的名利,但如果執政者步步緊逼,手裡掌權永遠都嫌還不夠多,等逼到忍無可忍時,農民就可能發出怒吼!比如像2018年農民農田水利會的改制,執政者明擺著就是在收割農民辛苦累積的資產和成果,農民豈會甘心支持、認同?黃金春曾以民進黨中央常務委員的身分,對黨中央反覆提醒過農田水利會改制將會在政治上造成的嚴重影響,無奈言者諄諄、聽者藐藐,改制之舉仍像切香腸一樣地毫不留情接踵下刀!

 

農民抗議水利會改制畫面。圖片來源:影片畫面

事實上,農田水利會創建上百年以來,前總統蔣經國、李登輝都曾想將政治之手恩近來,意圖要下手對農田水利會改制,然幾經考量而最終都未通過,何以故?

溯源自日治時期以來,農田水利會就被中央政府定調為自治公法人,自主運作組織、自行推派管理人選,若政府強硬將收割農田水利會長年經營成果,就是故意違背台灣民主自由的信念價值,摧毀農民與政府間的互信基礎。即以桃園農田農田水利會本身為例,現有的兩千多公頃土地及十四萬會員的財產在「農田農田水利會組織通則」修正案通過以後,這些原屬農田水利會個別的資產勢必將要移轉中央政府;黃金春深惡痛絕地表示;「我一個代表自治公法人的身分,要我蓋個章把這些屬於農民的財產直接移轉給政府,我能做到嗎?」

中央政府對外公開說:要將此筆資產成立財團法人,以農業作業基金的形式管理運作。對此,黃金春表示:「這就像是一隻手拿走你的錢,然後說要用這筆錢為你成立一筆基金的意思一樣。說白了,也就是,既不必協商也沒必要事先取得同意,然後自行決定挪用你的錢幫你做你不需要的事,合理嗎?」執政者沒有用心貼近人民真正的需求,因此必然會引起如此大的反彈!這是當前許多政策執行遇到的問題,也是將來執政黨競選必然被強烈抨擊的「官僚病」。以操作人群為樂,這就是中央公務員未脫的官僚面目,這一身傲慢濫權的嘴臉,絕不該是口口聲聲謙卑的公僕應該有的面貌,想著對人民指手畫腳,難怪獨裁復辟這樣的關鍵字與執政黨如影隨形。


收割水利會百年成果 執政黨圖人民什麼?

黃金春表示農田水利會行之有年,財產處理要點、採購工程發包等大大小小的事宜都有一定的規範與章程,與一般政府行政組織相差無幾。一百多年來十七個農田農田水利會共同努力,所謂的升格行政機關賦予公權力、擴大灌溉區根本就是假議題。

黃金春指出台灣三十四萬公頃的灌溉土地面積,歷任九年多來,年年都缺水,除了今年似乎雨量較足,目前沒有限水危機之外,根本就沒有擴大灌溉的水源資本,政府還能怎麼實踐所謂的「擴大灌溉區?」

 

限水措施通常先開鍘農業用水。圖片來源:影片畫面

不單是水源的問題,灌溉設備也是很重要的癥結點;政府所提供的灌溉補助有許多限制不適於平地農業用地,負責平地的農田農田水利會情何以堪?根本就是在利用農民對政府的信賴變相剝削。

關於賦予公權力的說法,黃金春明白地說到:「農田水利會最大的公權力就是水質」,掌握灌溉水質,就是農田水利會重中之重的核心問題。然而中央政府中有環保署,地方政府也有環保局、處相輔相成,管制河川系統、工業汙水排放並不是農田水利會管轄範疇;但中央的排放標準卻和灌溉標準頗有落差,取用這樣的河水作灌溉使用將會造成農產品本身與土地的汙染。因此黃金春在就任桃園農田農田水利會長時即行灌排分離,在這樣的情況下,黃金春笑稱:「連水質檢測都自己把關,我們還需要甚麼公權力這樣的假議題嗎?根本就是個大笑話。」

不過《農田水利法》修改一事,據瞭解目前正處於暫時止血的情況中,已先行擱置,未來發展如何還有待觀察。其中最被詬病的一點還有農田水利會會長「官派」一事;黃金春提及外界所稱農會系統歸屬地方勢力,已是過往情景,早期透過遴選制度可以控制地方勢力的消長,而今為會員直接選舉,基本上很難個別操作。雖然從遴選階段過渡至直接選舉經歷了一段間接選舉的歷程,讓權力金錢遊戲在買通代表之間無限上綱,這樣的歪風在直選以及民主自由的價值提升後消退許多,對此黃金春也感念到,台灣的民主精神已經提升到不能用金錢衡量的理念層次之中了。

官方指派會長不只是重蹈過去的貪腐情事,讓權力結構掛勾財力資本;更重要的是實質的工作將無法順利推動。黃金春將現有的情況與收歸公務機關做比較表示,農田水利會田產是以每50公頃由100名會員自行選舉小組長個別管理,水溝、灌溉設施、災前防護清理等等都是自行維護處理,符合農田水利會農民組織的自治精神,也讓各樣工作得以順利推動。若未來用公務人員取而代之,這些公務人員還會像這些對自己的土地有認同感、責任感的農民一樣,細心維護收編公有的資產嗎?黃金春對此大有存疑!畢竟多年耕耘的農民和行政機關公務員本質不同,怎麼能用行政規範標準一以貫之?簡單而言,就是官僚主義作祟的心態,不掌管一切,執政者就會渾身不舒暢。


得農人就是得民心 日本做出歷史範本

黃金春在魏廷朝1988年(民國77年)赴日擔任大阪經濟法科大學單中文講師時,曾前往日本拜訪;黃金春在日本傳統市場的發現讓他深感農民對政府的巨大影響。黃金春回想三十多年前台灣米價一斤才十多塊錢,但日本傳統市場的標價一斤就一百多塊,讓黃金春大吃一驚,原來是日本政府保證白米價格,讓日本米價維持高水平。黃金春頓時感嘆道:日本自由民主黨能夠長期執政就是因為農民照顧有加,才能夠穩固政權。事實上,日本實行高米價政策可以說是在二戰過後與國際潮流反其道而行的政治操作;這樣的手法在當時出現了「金錢來自財界,選票來自農村」的說法,不過高米價的實行不只讓農民生活優渥,維持農作產量和耕作意願,也未遭到非農民群體的抗議,反而高米價成為勞工階級調漲薪資的籌碼,讓自由民主黨頗受廣大群體支持,直至今日仍是日本一大執政黨。
 

日本高米價政策反而平衡國家發展。圖片來源:
pixabay網頁

黃金春認為中央政府就是沒辦法掌握人民真正所需要的資源與協助,才會引來民意報復,才會被譏嘲為「被人民討厭的最大黨」。比如災害來襲時,政府總會操作成「農民血本無歸」的現象,但是黃金春認為這樣的說法根本就是罔顧農民利潤;口口聲聲說照顧農民,但卻只看到成本的付出,農民辛辛苦苦勞動、耕作、收成的成果難道就無所謂嗎?黃金春形容政府只呼籲不要虧本,卻未曾想過農民應該收穫的利潤,就好像回到從前看天吃飯的日子,好一些就是沒有虧本,壞一些就努力付諸東流,在這樣的實際生活裡,有沒有政府的存在又還有什麼差別呢?

黃金春更指出行政機關有更多的資源可以操作運用,卻不認真實行;農民不懂得經營產銷,農糧署應該能夠配合整合統銷,開發國內外市場,讓農民能夠安心生產。農民的心血不該被踐踏。黃金春面色凝重的說道,一個國家系統,就應該保證好人民的基本生活,讓農地荒廢轉投入工業生產絕對不是一件好事,更不是長遠之計。制度要完善,主政者就必須要將組織結構攤開檢討,錯誤的地方就承認、改正,最基本的一百八十萬農民都能滿意,這個政權就是成功了。黃金春以「接地氣」形容,執政黨若高高懸在政治高空是沒有用的,以去年選戰為例,高雄三山鐵綠票倉大翻盤,就是人民的一大反撲。黃金春指出高雄三山地區以農為本,韓國瑜的庶民形象營造得非常成功,讓農民深有所感,認為「發大財」這句口號一定能在這種基層出身的候選人中實現,這樣相似的被壓迫共鳴以及充滿經濟理想的標語看似充滿希望與可能,不同於執政黨空有呼籲台灣獨立卻毫無實踐的作為,難怪農民會調頭轉向,憨憨地跑去追隨。

「政府不是不會做,而是不肯用心做」。黃金春認為主政者必須要能體恤人民的真實感受,而不是嘴上呼喊價值卻未有實踐的跡象。農民不懂得政治和繁雜的資訊,只需要政府「做」得出來,讓大眾生活有感,覺得被保證、被照顧,農民就會用選票支持、大力按讚,並認同執政黨的理念。


中間選民為主力 把握相對票數才是要訣

以桃園現況為例,黃金春表示桃園中間選民結構偏多,擴大人民認同綠營的做法,繼續執政就是非常有把握的事;黃金春指出,候選人能夠選上,不一定是因為候選人的條件非常好,而是因為上一任執政者實在太差,不得已只能倒向另一方政黨表示抗議。所以只要方法用對了,農民的基本選票十分好拿捏,想要集結農民選票的不二法門,就是「用心照顧農民心聲」,別無他法。黃金春打趣的說道:「民主政治有個好處,那就是51%也是贏,就算只是贏一點點也是贏。」讓中間選民能漸漸趨向認同執政黨作為,就能掌握選情趨勢。

自2018年11月選戰翻盤之後,黃金春還點出執政黨一大痛點就是「不願意承認失敗」。儘管蔡英文引咎辭去黨主席一職,但多數黨內人士還沉浸在台灣價值的美好想像中,絲毫未想要真正面對「現實民情」的大瓶頸。除了不願意承認失敗以外,就是「不知道輸的原因」!不過黃金春直言說:至於中央到底是真的不知道?還是裝作不知道?就不可言喻了!

 

總統蔡英文因九合一選舉大敗引咎請辭民進黨主席。圖片來源:影片畫面

農田水利會此次的改制可以說是一大敗筆,農民選票流失頗多,不承認就可以以此為藉口脫身,免去自己流失官職的可能,這也是當前執政黨背後極為卑劣的一面。

台灣綠營當前選情在香港反送中的危機感迫使之下,看似樂觀其成,但事實也許不然;困在價值同溫層中的人們很難感受到的就是大多經濟選民的現實趨向。在我們高呼民主自由的珍貴時,絕大部分的台灣人民還是擔心生計著落,只有理想和希望是不可能成就一個國家的,這就是執政黨去年大失人心的癥結點之一;「有感政策」不只是讓台灣人的認同有感,也要讓台灣人的生活有感,就像「國家安全、人民有錢」這句競選口號被大大的吹捧,其中就是涵蓋了人民這個想像,而不是只有看不見的「意識、自由、國家、認同」而已。地方勢力的集結與動員就靠執政者如何用心經營,打通各基層選票,就會相互接連,順勢就穩固了一大部分的現況。執政黨若能記取去年大敗的教訓,認真面對失敗的事實,抓緊廣大民眾的心,才不會又重蹈自相取暖而崩盤的悲劇。

此次訪問最後,黃金春顯得有點悲憤地厲聲疾言說:

「對農民而言,需要找到一個真正願意傾聽民意的代言人,如果小英能夠彎下腰來,貼心地為農民做出點實事,我認為農民還是會願意支持她的。但如果小英還繼續要縱容身邊佞臣不惜背叛農民而為所欲為,農民也絕不會假以辭色,我真切希望小英真的能把話聽進去,而且我也會真誠地為農民利益堅守到底的。」

 

(本文僅代表作者意見,若有任何指教,歡迎來稿


*延伸閱讀

【立委選舉初探】桃園第二選區綠大於藍 綠營整合未果恐現「三腳督」局面

【統獨議題】如何才能痛扁中國統派論述?  --中壢地區的深藍民調和「越統論」的關係
【民進黨立委初選】 黃世杰挑戰陳賴素美 黃世杰有後來居上趨勢

mail投稿去>>>>>>>>liuduchunchiu@gmail.com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封面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作者

林艾

呼吸、喝水、吃飯、睡覺--生活之必要。正如我在此,我願使你進入我世界中必要。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