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六都議題

【分析】垃圾大戰:掩埋場為何「火大」?

桃竹苗
2017-09-11 | 上圖為鳳坑掩埋場現場照片,可發現有許多新傾倒的垃圾

2017年七月26日,新竹縣鳳坑區域衛生垃圾掩埋場發生冒出沖天濃煙,因新竹市焚化爐歲修而露天堆置的「新鮮」垃圾山,下午三點發生火警。消防隊花費兩小時將火勢撲滅時,已經延燒達200平方公尺。就在火勢撲滅約九小時後,27日凌晨兩點,已經在植草復育的第一期掩埋區也起火,這次花了6個小時,直到早上8點才控制火勢。

鳳坑掩埋場設有沼氣排氣孔,「新鮮垃圾」為何仍會失火,啟人疑竇。圖片來源:作者攝影


圍繞鳳坑掩埋場的鄉市爭執
回顧過去的垃圾大戰,2006年就已經飽和不再掩埋的鳳坑掩埋場依舊風波不斷。2008年掩埋場周邊的竹北市民在入口搭起棚架,甚至灌注水泥路障,阻止全縣的垃圾進入暫時放置。為的是阻止已達一萬公噸的垃圾山與蒼蠅、蚊蟲與惡臭繼續侵害日常生活。


已飽和的鳳坑掩埋場,鄰近生態保護區與風景區,因缺乏管理而形成區域環境問題。


2015年則換成新豐鄉因為垃圾分類沒做好,被新竹市焚化爐退件,於是轉送到鳳坑掩埋場暫時堆置,卻又因露天堆放導致蚊蟲惡臭,再次引發周邊竹北市民抗議。


到了2017年,除了因歲修的暫時堆置惡臭再次引發新豐鄉與竹北市聯合槓上環保局,一直持續發生卻無法根治的還有一個問題:其他鄉鎮、包含周邊忍受惡臭的竹北市,都不能使用的鳳坑掩埋場,為何新豐鄉的垃圾卻可以倒在裡面?

這就牽涉到鳳坑掩埋場在縣政組織架構裡特殊的位階,有別於多數縣市掩埋場是由縣市政府主導進行設置,新豐鄉1988年即與軍方交涉取得土地,1994年完工與竹北市共用。正因為當初設置的用地提供與主導單位是新豐鄉公所,因此是劃歸在鄉公所的清潔隊進行管理。


根據新豐鄉公所網站,掩埋場實質上由清潔隊負責管理。

 

然而當地(竹北市)里長卻發現,新豐的垃圾車會在晚上出沒在已經停止掩埋的場區裡。隔天就發現坑裡面出現沒有分類,還包含資源回收物以及廚餘等新垃圾被傾倒入坑,因此認為是新豐鄉監守自「倒」。

相對於竹北市與環保局的指責,新豐鄉鄭清漢議員則認為問題來自於縣府分配給新豐鄉的代燒配額並不足夠。原本南寮焚化廠承諾的一天250噸代燒,至今減為150噸。而環保局的做法是以各鄉鎮市資源回收的績效來分配可送南寮代燒的額度,回收成果較好的鄉鎮市可以全額或較多,成果差的扣掉少數可代燒,剩下就只能自行處理。

以鄭議員於2016年4月質詢中所舉的例子:新豐鄉一天28噸的垃圾,代燒配額只有5噸,剩下20多噸只能由鄉內自行處理。在這個背景下,徐鄉長才想出暫時堆置鳳坑掩埋場的作法。因此新豐垃圾大量堆置到掩埋場的原因,是中央政策失誤、新竹市焚化廠不願依照原本的承諾數量代燒所引起,環保局不該用資源回收來轉移注意力。

鄉利益V.S縣利益 (配合政策或是對抗政策)
而針對鄭議員的說法,我們發現新豐鄉在垃圾強制分類的執行狀況的確不是很好。在13鄉鎮市裡面排不到中上,也曾發生鄉民不服破袋檢查,對清潔隊員飆罵三字經的情況。面對垃圾太多須自己處理的情況,其他鄉鎮市大多就鼻子摸摸自行找廠商清運處理掉,下次再加強資源回收垃圾減量。但在新豐則有不一樣的路線。

雖然不清楚是否鄉長直接授意,但我們的確發現有垃圾車往鳳坑掩埋場傾倒。未分類的垃圾包含塑膠、金屬、藤椅甚至廚餘,就直接倒進坑裡。雖然垃圾車長的都一樣,也不能百分百確定那就是新豐鄉的垃圾車。但由新豐鄉管理的掩埋場,在封存禁止其他鄉鎮市進入的情況下,恐怕答案已呼之欲出。


近期在鳳坑掩埋場傾倒的垃圾均未分類,以致暫置場垃圾數量更多。圖片來源:作者拍攝


將應該由鄉公所出錢處理的垃圾倒進已經停用的掩埋場,有甚麼好處呢? 原來,因應南寮焚化爐歲修,竹東與鳳坑兩停用掩埋場都再度開放成為暫時堆置新鮮垃圾的暫置場。根據筆者進入採訪發現,活化計畫的預算雖然還擱置在議會,但在場區內已經開始挖掘過去掩埋的舊垃圾進行焚燒。亦即活化計畫已經慢慢在落實。於是偷偷傾倒的垃圾將和暫時堆置的垃圾以及活化挖出的垃圾混在一起,由環保局出錢處理,不需要動用鄉公所的經費,這無疑是天賜良機!

前面提到鳳坑掩埋場由鄉公所管理,因此預算來源主要來自新豐鄉,這個位階對於面積占全島前幾大的鳳坑掩埋場來說,實在是不太足夠。根據2017年6月底縣政府公布的資料,新豐鄉清潔隊目前編制9人,包含7名清潔隊員、1名技工、1名臨時工。位階太低帶來的問題影響了預算,預算則使人力缺乏,裝了監控設備也無能維護(連結內左下方監視連結系統連結失效已久),結果就是廣大9.6公頃的掩埋場區平時只有大約3個人+一組壞掉的監控系統在管理。

在這樣的管理條件下,垃圾汙水滲出到周遭水源與海岸、沼氣自燃起火,偷倒垃圾、四千噸底渣未經地方同意直接傾倒在暫置場等情況的發生也就可以理解了。


上圖為焚化爐底渣鋪設而成的道路,許多底渣已未經允許傾倒在飽和的鳳坑掩埋場。圖片來源:作者拍攝


可以理解,但能夠接受嗎?
為了節省鄉公所的經費以及配合鄉民不習慣垃圾分類的習慣,而使得水汙染、空氣汙染、衛生安全問題不斷發生,對於鳳坑村
沿岸已經幾乎絕跡的魚蝦貝類、多付稅金以替新豐燒垃圾的新竹縣民;以及周圍身受蚊蟲惡臭之苦、一旦自燃濃煙還會飄到縣治區的竹北市民來說,問題當然可以理解,但這樣的方法絕對不能接受。

透過這次鳳坑掩埋場的兩把火,燒出了許多人與自然、人群與人群之間長年累積的問題。但問題能否解決,似乎尚未見到曙光



*封面照片來源:作者拍攝

 

作者

戴唯峻

住在大新竹的小小說書人,以孩童的視角,開發故事與展演為業。現為《六都春秋》特約記者。

我要留言

【友站連結】台灣公義電子報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