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六都議題

【陳婉真說故事】想為農民做些事 黃金春的造反人生

桃竹苗
2020-09-23 | 黃金春擔任桃園農田水利會長10年間大力改革,提高會員福利,其中以開辦會員子女助學金最受感念,卻被農委會記大過處分。(陳婉真翻拍)   

本文轉載自優傳媒

文/陳婉真

他是地主之子,也擅長做生意,很年輕時就在台北創業,是台灣經濟起飛年代的典型開拓者。


作者與黃金春合影。(陳婉真提供)

1989年12月25日,民進黨發起總統直選大遊行,黃金春和陳水扁、尤宏站在同一部宣傳車上。(邱萬興提供)


他過繼給謝姓親戚的親叔叔謝科,曾任桃園縣議會議長,許信良參選省議員時,謝科是他的競選總幹事,家族在觀音鄉算是國民黨的地方派系。1977年中壢事件那年,黃金春被家族推出參與鄉長的選舉。

他起初興趣缺缺,他經營公司收入可觀,鄉長月薪卻只有8002元,光是從生意角度看起來怎麼算怎麼划不來,但因他曾為了辦理出國手續,到鄉公所申請證件,耗了整個上午還等不到申辦的文件,他向在公所上班的同學抱怨,同學笑說:「你以前都當班長,不如你回來選鄉長,徹底改革。」讓他決定一試。

他果然以29天的時間,以無黨籍人士選上鄉長,成為桃園縣唯一的黨外鄉長,也是觀音鄉最年輕的鄉長,那年他才34歲。

鄉長任內,他開著公司的賓士轎車,從不避諱他和許信良的好關係,也因而引來情治單位特別注意,兩屆8年鄉長任內,除了第一年是許信良擔任縣長,考績打甲等,以及最後一年縣長自己感覺不好意思之外,考績始終是乙等;又因為許信良的縣長只做兩年,就因聲援余登發父子被捕,發動「橋頭示威」,遭到休職兩年的處分,黃金春也常被情治人員「請」去問話,鄉長任滿後,他即跑到美國,和弟弟合夥做生意,也全力支持那時流亡在美國的許信良。

鄉長任內,他開的賓士轎車在地方上實在太顯眼,也曾引來黑道勒索,說他們有兄弟因「一清(掃黑)專案」要避風頭,需要一點跑路費,他大方的提供2百萬元,想不到因而受到黑道的尊重,鄉民代表主席選舉時,國民黨支持的候選人演出擄人的慣用技倆,也就是除了買票以外,並把人帶到密秘處所,等到投票時專車載到現場,投給指定人選的方式,以確定己方候選人可以選上。

黃金春求助於黑道大哥,要求他們把被對方帶走的鄉民代表帶回來,黑道果真應允,並在投票前一天深夜才把人交給黃金春,讓黃金春陣營在最後一刻翻盤,國民黨又一次敗在他手下,他也因而得到「流氓鄉長」的封號,地方人士對他敬畏有加。

黃家是觀音鄉大地主,政府實施「耕者有其田」政策時,每戶只限定保留3甲地,黃家因為家族人多,提早分家,因此還能保有7、8甲的土地,他父親又兼營米商,黃金春從小也曾和佃農親自下田,體會農人的辛苦,也因而對農民特別照顧。

黃金春在首任鄉長任內,蔣經國擔任總統,曾經有一次特別到鄉長室找他,原本說好預定停留20分鐘,卻因黃金春提到農民遭遇的困境,蔣經國臨時更改行程,命黃金春帶他到農戶家中實際了解後,黃金春所提的問題不久即獲得解決,尤其稻谷的收購價格從日治時期起,一直保持1百斤稻谷和1錢黃金等值,1980年代當時金價1錢1600元,稻谷保證收購價卻只有800元,經蔣經國實際詢問農家後不久,保證收購價格調整為1200元,這種深入了解、劍及履及的做法,讓黃金春對蔣經國的印象大為改觀,對他能用心體察民意印象深刻。



1980年黃金春擔任觀音鄉長期間,總統府告知蔣經國將去公所了解地方實情,並臨時請黃金春安排到農家,蔣經國和黃金春雙雙彎腰查看曬在地上的稻穀,回去後不久,稻穀收購價格即獲提高。圖中那位穿著白皮鞋的黑狗兄就是黃金春。(陳婉真翻拍)

黃金春後來又擔任過觀音鄉農會理事長,也曾任職縣農會及省農會;朱立倫擔任桃園縣長時,還禮聘他擔任農業局長,也因為有這8年的行政經驗,他在10年前參選桃園農田水利會會長,又從農會系統進入到水利會工作。

他也曾經擔任民主進步黨桃園縣黨部主委及中央常務委員等職,近10年間蔡英文無論參選新北市長或總統,因為新北市大漢溪流經的很多區域,都屬桃園農田水利會的灌區,黃金春每次都慨然應允擔任蔡英文的水利後援會會長,每次總統選舉中,他都能找到全國17個水利會主要幹部公開力挺蔡英文,幾十年的地方生態洗牌過程中,黃家也從國民黨的地方派系,蛻變成為民進黨在地方上具有影響力的派系。說他從許家班轉變成為「英系」也不為過。

憑著他的人生歷練,黃金春無論擔任農會或縣府農政主管,都有他的具體改革成績,譬如在觀音鄉農會理事長任內,他發現農會信用部超貸、冒貸情況嚴重,大力改革,惹怒了地方的反對派,放話要號召農民同時到信用部提領現金,造成擠兌,黃金春要求中央再保險公司提供5億元資金協助,成功化解一場可能的擠兌風波。

在農業局長任內,他大幅提高農業局的年度預算額度,觀音鄉的蓮花季,以及竹圍和永安兩個漁港的規劃開發,都是在他任內打下的基礎,現在已經成為北台灣知名的旅遊景點,為地方帶來很大商機。

水利會會長任內10年間,他一本過去對於一些老大機關團體的改革作風,包括水利設施工程品質的改善,以及活化水利資產以增加收入等,水利會在他的帶領下,業務蒸蒸日上,連農委會每年編列的會員水租補助,他都予以回絕。

他也本著為會員謀福利的想法,特別開辦會員子女就學助學金計畫,凡會員子女就讀公立大學,每學期可申請5000元、私立大學10000元的助學金,實施以來廣獲好評,他卻因此被農委會記大過,但他堅持只要是對的事就去做。

他認為水利會本來就是公法人,預算是由會務委員會議決,送農委會只是報備,農委會對各水利會會務不去了解,卻配合民進黨內少數別有用心人士的運作,強行通過〈農田水利法〉,打算把運作超過百年的農田水利會公法人身分,一舉收歸國有,卻又草率在未完成相關法定程序前,即放話將於10月1日收歸國有。


(上兩圖) 三度擔任蔡英文競選時水利後援會長的黃金春、在總統官邸和他談了100分鐘,並說水利會改制如果財產問題無法解決,就不要改的蔡總統,她的執政團隊卻以「概括承受」4個字、1毛錢不花,將水利會龐大資產充公,違憲違法令黃金春無法接受。(陳婉真翻拍)

 

更離譜的是,水利會龐大的資產,農委會竟然連1毛錢都不用花費,僅憑一紙公文,就責令水利會將名下的不動產等,到地政事務所辦理過戶,如此蠻橫惡霸的行為,簡直形同共產黨,令黃金春忍不住跳出來反對,他現在又成為全國反消滅水利會的會長。

桃園農田水利會擁有龐大資產,上圖為高鐵桃園站附近即將完工的水利會大樓

 

桃園農田水利會擁有龐大資產,上圖為埤塘上的太陽能發電
 

桃園農田水利會擁有龐大資產,上圖為板新地區水利地和建商合建的大樓。台北、台中等都會區水利會的龐大資產,是有意角逐總統大位的民進黨政客眼中的大肥肉,因而不顧程序正義,強奪民產。(陳婉真翻拍)

黃金春說,水利會的運作歷史悠久,比中華民國到台灣的時間還久,歷任總統都曾想針對水利會作改革,都因水利會龐大資產及各會運作情形差異很大,最後只能改為會長由會員直選,想不到民進黨這次因為少數人別有用心,運作將水利會收歸國有,卻又不好好作功課,連基本的中央行政機關組織基準法都不遵循,農委會自己帶頭違法,令人無言。

其實針對改制一事,蔡英文在選前曾把黃金春找到官邸談了100分鐘,結論是:以後有關水利會改制的事,要問過黃金春;水利會財產問題如果無法解決,就不要改。

想不到蔡英文順利連任後,以蘇嘉全為首的有心人士立刻加緊推動,憑著全面執政的優勢,草率立法卻沒有相關配套,造成水利會工作人員人心惶惶,更有違憲違法及沒收法人財產之嫌,為了他一貫的堅持,這一仗他會繼續打下去,因為他不忍心服務農民的水利會成為執政黨豢養派系的溫床、水利會龐大資產成為地方諸侯爭霸的小金庫,而當有一天農民無水灌溉時,只能望天興嘆。

 
 

作者

陳婉真

曾擔任《中國時報》記者、美國《美麗島週刊》創辦人、立法委員、國大代表、台灣產業文化觀光推展協會理事長、綠色台灣文教基金會執行長等職務。     她生於彰化縣,從小立志當新聞工作者,台灣師範大學畢業便後順利進入中國時報,仗義執言和使命必達、務實求真的精神,讓她在新聞界以犀利觀點聞名。     她在戒嚴時期挑戰禁忌,即投入政治改革,因此成為黑牢裡的政治犯,但是無畏無懼的堅持理想,不論藍綠執政,從不向威權低頭。

我要留言

德義記帳士事務所   創業家的好朋友
【民主小日曆】2020熱賣,數量有限!
【從亡國感到防疫大國】預購開始!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