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六都議題

【評論】台灣山林的經營、謀生與致災--以新竹為例

桃竹苗
2017-10-14 | 若政府不積極作為,台灣的山林只會愈來愈殘破。

2017年9月16號,筆者與友人沿著新竹縣清石道路往東邊霞喀羅(Syakaro)古道的方向走,沿路除了道路維修強化的工程外,還可以看到有工班在進行伐木的工作。吊索、拉吊索的機器、挖土機、卡車、鏈鋸、道路管制......這一切都在告訴我們,有人在進行伐採。


當場看到的砍伐機具。

但到底是誰在伐採? 目的是甚麼? 這片是國有地、公有地還是私有地? 範圍又有多大呢?我們的腦中不禁浮現這些疑問。



是誰在伐採?

經過曲折的追蹤詢問,問過巡山員、林務局、市代表、縣政府、當地部落居民,終於慢慢拼湊出全貌。我們看到的是一片私有林地,而地主正委託了砍伐工班在進行伐採,打算拿去賣錢。(但現場工班眾多、工區頗長,可能尚有其他非私人單位也在進行作業,有待追蹤。)


目的是甚麼?

而根據筆者現場勘查,現場砍伐的是柳杉純林,也就是日本統治時引進、中華民國代管台灣之後依然延續日本政策所種植的經濟用途外來樹種。樹齡大約40~70年,屬於幼齡木。

經新竹縣政府回函,指出該山坡地大約三公頃,地主參與獎勵造林植樹計畫期滿20年,依照規定可進行伐採販售。農委會林務局自己也正在推動砍伐同期的柳杉林。


大片同齡的柳杉林。

因此地主砍伐的目的,能確定的是販賣獲利。而光禿禿的山坡地會種植苗木回去嗎?或是會有甚麼其他用途?都有待後續觀察。

根據筆者現場勘查所聽聞,遇到的工班(不確定是否私有地主委託之工班)表示伐採工程將進行到明年六月,顯然還有大片林地將砍伐。下圖中可以發現,上述私有地緊鄰林務局管理的國有地,現場是否還有其他砍伐計畫在進行?也是筆者好奇的地方。不知是否有立委願意質詢林務局,要求提供相關計畫供全民檢視監督?




而我們從該私有地中發現一些不常被討論的問題:這是一片原住民保留地,從〈原住民保留地開發管理辦法〉第三條:「為保障原住民生計,推行原住民行政所保留之原有山地保留地及經依規定劃編,增編供原住民使用之保留地。」可知道是為保障原住民生計所進行的申請分配政策。

但根據同辦法第九條的申請條件

一、本辦法施行前已由該原住民租用造林,並已完成造林之土地。

二、該原住民具有造林能力,由政府配與依區域計畫法編定為林業用地或依都市計畫法劃定為保護區並供造林使用之土地。

這個辦法裡面沒有考慮傳統領地的問題,於是只要是原住民,雖然並不是居住在該地、也沒有在那片山林活動過,卻可以申請租用該片林地並進行伐採。也就是該林地對地主來說可能只是一片用來獲利的資產,而沒有必須保護生態與維持水土安全的切身情感。

今天如果是依照傳統領域範圍並以部落為單位去分配山林地,我們可以期待部落自治會議重新凝聚起族人,共同在祖先活動的範圍為族人創造工作機會,也因為是自己居住的地方,更可能認真重視砍伐與保育間平衡等攸關自身安全的事項。

然而在政府機關無意了解與尊重原住民在地歷史脈絡的心態下,以政府自己的邏輯訂定自己方便的行政規則,自行做出分配安排,再加上當地管理單位五峰鄉公所未確實透過砍伐證發放進行有效監督管理。於是我們看到怵目驚心的伐採現場,不是疏伐(砍除影響主要樹木生長的樹)、輪伐(分區輪流砍伐並種植樹苗以達到永續循環使用)等階段性進行,而在短期內全面砍伐。我們不禁擔心大雨沖刷下的山坡地安全、擔心山坡邊的部落安全,但這些擔心都只能在每次風災時祈禱不會發生大災。


怵目驚心的伐採現場。

而我們也同時看到部落族人的矛盾心情:想要留在部落生活,希望自己居住的山林環境是安全無虞、充滿生機的。但留在部落就需要工作機會,在打獵被嚴格管制、山林也被政府搶走禁伐的時候,原住民該以什麼維生才能有幸在山地的家鄉居住,而不需要長期下山打工、連重大祭典都不一定能放假回山上?

看到本文的你,或許可以想想身邊的原住民朋友大多從事甚麼工作?跟山上部落的聯繫狀況如何?再想想自己每天用掉多少紙類製品,這些原料幾乎百分百進口。最後想想若被沒有長遠規劃的開發給破壞,失去水土保持能力的山林將可能如何反撲?

最後,從國土安全的角度看,賺錢的山林、 安全的山林、生態的山林、在地人的山林(劃設傳統領域),如何找到其中平衡? 或許監督政府落實部落自治,將原住民的傳統領域所有權從林務局、原民會拔除,歸還給各地的部落會議公議管理,將會是一個可行也必須進行的選擇。


圖片均由作者提供。

作者

Kale‧Bari

我要留言

【友站連結】台灣公義電子報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