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六都議題

【分享】做一個不友善的獨立書店好嗎?

桃竹苗
2017-11-30 | 第22屆臺北國際書展,世貿一館台灣獨立書店文化協會展示區.我們的書店。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前一陣子,同在竹北的書店同業來訪,除了閒聊經營點滴之外,突然一個靈光乍現,我們發現共同存在一個很重要的難題:書店究竟要成為對誰友善的空間?

包括月讀,許多獨立書店從全開放式的書店轉型成為複合式空間經營,用意就是希望與屬於公共空間的圖書館及開放空間的書局有所區隔:除了看書與買書,我們都希望讓消費者隨時都有到書店消費的理由與機會。也因為提供了餐飲服務及更聚焦的閱讀體驗,書店的氣息更趨向適合議論與清談的沙龍。



淡水的人文獨立書店:有河book(已於十月底歇業)。圖片來源:https://flic.kr/p/Nd115

說起來,書店與咖啡店很相似的地方,在於鼓勵人文思辨的開放氛圍,而書店能做得更深,名正言順地舉辦更多人文性質的講座。

只是,書店因為複合式經營,而開放界線變得曖昧模糊時,我們對於書店是個「友善空間」的定義該如何界定呢?大家對於書店的期待是否是也和「公共空間」畫上等號呢?

以下是同業與我曾遇過的事:客人進來書店沒有消費卻直奔廁所,光一個早上廁所就補了四捲衛生紙;拿著手機猛拍照猛拍書,打完卡再標註自己是假文青,卻一本也沒買;曾有客人覺得點一杯飲料是不合理的,即使已經待了超過半小時。這些消費者都認為一間書店要提供免費服務,因為各大連鎖書店都可以只是逛一圈、坐在座位區看書,都不用花任何一毛錢。



桃園
平鎮晴耕雨讀小書院,圖片來源:https://flic.kr/p/rBAU48

書店經營者有意成為對大眾開放的空間,無非是立意良善,希望成為居民日常生活流連的場所,但是當書店不知不覺被視為可以免費享有的空間,又再一次的剝削了書店作為營利場所的本質。我認為每一家小書店都該參考咖啡館,建立消費者低消入場的消費習慣,或是入場消費的各種規範,這樣的友善指向才能更清楚。

可惜的是,有時候書店的使命感太重,並不願做到這個程度,為了將閱讀推廣得更遠,盡可能地容納所有可能讀者,有時候就會醞釀出另一種慘況。曾經一陣子,有一系列的小孩課程在此進行,有時孩子開心過頭,興奮大聲喧鬧跑跳,連老師或我都無法控制。課程結束之後幾日,常客走進門,神色緊張地問我今天是否還有小孩活動?如果有他就要另尋他處;也有的客人表明實在是需要安靜工作的空間,才會選擇在書店消費而不是咖啡店等處,卻屢屢遇到有小孩的活動……看來,我是留不住這位客人了。

作為一個空間經營者,最終還是得回答空間定位這個問題,既然沒辦法對所有人友善,能不能做一個不那麼友善卻立場堅定的書店?常聽見有客訴說書店老闆臉很臭、服務態度很差等,但是我們可以回溯,這些衝突是不是因為牴觸了書店的原則?書店毫無疑問是一個友善的空間,即使我下了這個標題。但是書店也可以選擇不友善,因為書店不可能滿足所有讀者。書店的偶像包袱太沉重,大家都希望書店可以長成人見人愛的國民偶像,可是在這個分眾市場裡,或許當個小眾熱愛的個性派,才會是未來書店的模樣。



作者經營月讀.書咖MR Book Café ,官方粉絲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MuMoonReader/

【六都春秋】粉絲團: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官網:http://www.ladopost.com/

 

作者

邱月亭

月讀.書咖MR Book Café店長

我要留言

【友站連結】台灣公義電子報
【迷航的國度】陳昭南著,購書優惠,限量倒數!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