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六都議題

【報導】余筱菁:新竹勞工的憤怒,我正在聽著

桃竹苗
2018-01-31 | 余筱菁新竹縣議員擬參選人於竹東河濱夜市即席演講勞檢議題,筱菁粉專影片截圖

本月全民最關注的話題,莫過於1月10日的勞基法再度修法通關,前一次修法後的方案幾乎全盤被推翻,勞工的權利再度被漠視,民怨載道。新竹縣議員擬參選人余筱菁為此奔波,接受各家媒體採訪,決心為勞工發聲到底。

余筱菁因為肢體的身障身分,雖然頂著碩士學歷和諸多獎項的光環,在求職的一開始卻常常受到資方理所當然的剝削,也因此當她決定開始投身政治活動,回首來時路,整頓勞資問題,就成為了她的首要目標。

余筱菁擬參選人指出,2016年年末的勞基法三讀通過後,主要分成宣導期、輔導期、再輔導期。輔導輔導又輔導,等於一再用詞彙技巧性的包裝再延宕,直至2017年中,全台僅有六縣市執行該次修法的內容,其餘縣市(包含余筱菁參選的新竹縣市)依然用輔導來拖延實施,輔導期甫結束(表定為2017年8月)居然又再次修改。尚未解決現階段問題,卻又另闢戰場,使勞工處、勞檢局、勞工和業者無所適從。

而檢視本月修法的內容,諸多條文再度偏向資方,雖都有備註具勞資協商空間,但掌握資源的資方卻佔有絕對發聲權,勞工猶如砧板上的魚肉,只能聽憑資方安排,幾乎是毫無協商立場。此次修法,在在背叛了勞工對政府的期望和信任。

余筱菁對此震怒不已,她指道:「2016年12月才剛剛秉持著進步修法的勞基法,才過一年就出爾反爾,對勞工權益如此漠視,今天勞基法的訂定就是要保護相較之下薪資與保障都為絕對弱勢的勞工,台灣大多是中小企業,光是員工數量就不足,不用說要成立工會,甚至成立工會的成員,也可能因為參與協商遭到資方私下冷凍、懲處。所以將協商空間一詞納入條文,根本是不切實際。今天勞基法的制定,不就是要給最為底層的,最被剝削的勞工一點點最基本的保障嗎?法律一直都是社會、道德最低的標準,而勞基法更是保障勞工權益的最後一關。這次修法,只是把第一次修法中違法的事情完全修成合法,是要勞工何去何從?」

 


 竹東市場攤商與筱菁提及求職發展往事,飽嘗人情冷暖,數度落淚,筆者攝。

余筱菁更直指新竹縣市亟需改善的問題,在於應該設置勞檢專責單位。目前新竹地區均無專責勞檢單位,只有新竹科學園區有設置,但服務範圍也僅止於園區,隸屬科技部管理,而廣大範圍的新竹縣市,其勞檢單位居然是分配在中央位於新莊的勞動部職業安全衛生署北區職業安全衛生中心,這個單位同時處理新北市、桃園縣、宜蘭縣、花蓮縣、新竹縣、新竹市、基隆市、連江縣的勞檢與安檢問題。

沒有獨立勞檢單位,地方的中小企業或創業家要詢問有關勞基法的規範,都找不到窗口,即使資方想守法都是個問題。更何況連輔導期也沒有完全落實輔導,甚至在勞檢抓到違法後,也無法有效的監督改善。余筱菁提出,新竹縣絕對需要設置專責的單位負責勞檢,去做監督與輔導,為新竹縣市的勞工創造更加安全的就業環境。

最後,余筱菁提出了勞檢員嚴重不足的問題,2017年4月時,全台的勞檢員823位,分為勞檢與安檢兩個部份,面對全國約67萬家企業與事業單位,其中負責全台勞動條件檢查的勞檢員大約在384人上下,整體涵蓋率只有27%左右,一位勞檢員要面對2000家以上的企業,人力非常吃緊。

全台勞工數量約1082萬人,以目前勞檢員比例來說仍需增加約300-700人不等。依據國際勞工組織(ILO)標準,國家勞檢員與勞工比建議,已開發國家為1:10,000、工業化國家為1:15,000、開發中國家為1:20,000,而目前我國現有安衛檢查人力與轄區勞工人數比例居然是1:30,000,相較國際勞工組織建議,遠遠低於開發中國家水準。由於勞檢不足、沒有監督和指導,更是容易發生安檢與職災的問題。而勞檢員在這麼龐大業務負擔量之下,是否勞檢員自己也承受著過勞的風險呢?

面對如此巨大的問題,余筱菁擬參選人站上了竹東的街頭廣播,向民眾講解勞檢的問題,盼望能從身邊鄰里的鄉民,開始一一說明勞檢的問題。余筱菁也希望新竹人能夠廣泛討論勞檢的議題,未來也希望能扮演人民與政府之間的橋樑,讓民眾的心聲與勞工的憤怒,能夠有一個發聲的管道。

 
 
余筱菁粉專

*延伸閱讀:出關耕耘:為何我選擇返鄉參政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作者

羅婉允

前社團指導教師,現為婚禮主持人兼音樂公司簽約詞曲作者,因教師身分開始探討家庭與社會制度,關心社會議題,盼能盡綿薄文字力量,讓人民看見生活的更多面向和可能。

我要留言

【友站連結】台灣公義電子報
【迷航的國度】陳昭南著,購書優惠,限量倒數!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