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六都議題

【評論】社區自治,從財務獨立開始

北北基
2018-05-04 | 社區最重要的,就是居民持續地投入

我這三年來在社區蹲點時,最常合作的對象,一個是里長,另一個是社區發展協會。里鄰編制,是屬於國家政府機構的一部分,依據地方制度法,村(里)設有村(里)長,里長底下另有數十名鄰長,一同巡守社區、處理基層的柴米油鹽醬醋茶,可說是政府的一部分;相對地,社區發展協會,則是由人民基於對社區的共同理念自主集結而成,向政府申請成立的人民團體,社區發展協會往往藉由會費及政府補助,舉辦聯誼或公益活動,以深耕經營社區。

社區發展協會和里長之間,最常見的兩種關係是「競爭對抗」或「相輔相成」。以前者來看,社區發展協會的理事長和里長,往往是前後屆的選舉對手。過去的實證研究也指出,對當時的最大在野黨民進黨來說,透過社區發展協會發展組織,經常是突破藍營鄰里長防線的重要管道;就後者而言,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和里長可能是夫婦、家人或親戚關係,便可從市府預算和局處補助雙管齊下,以鞏固社區人力資源和經費來源。然而,不論和里辦公室處於哪一種關係,社區發展協會大多仍欠缺里民廣泛的參與,是不爭的事實。

 

「社區發展協會 萬華」的圖片搜尋結果
萬華青年社區發展協會的中秋活動。圖片取自臺北市萬華區青年社區發展協會

台北市在2016年時,就投入超過一千六百萬的補助款,挹注社區發展協會,以辦理社區報、或舉辦社區活動。以我所在的萬華中正區來看,萬華區的社區發展協會,有64%的經費來自政府補助;中正區的社區發展協會,更高達72%仰賴公部門挹注資源。然而以萬華區而言,只有1.4%的居民參與社區發展協會;中正區更是只有0.8%的居民固定投入,這樣的成效,遠遠比不上投注的成本。當社區頭人們感慨「沒錢,怎麼做社區?」的同時,更困難的問題是「有錢,為何沒人願意做社區?」

我認為其中一個原因是:市政府對組織和核銷管制過於繁瑣。很多人不想與公家機關打交道,就是因為一些規定,不僅防弊不彰,更讓興利困難。最近我在拜訪社區時,聽到資深的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正抱怨市府顢頇的行政作業。理事長批評,會員大會當天連區長都到了,為何社會局仍要刁難會議記錄未送達?甚至發函揚言要解散成立超過二十年的社區發展協會?更別提經費補助,需要通過重重的稽核關卡,甚至需要在結案前,由社區自行代墊款項。種種情事,都讓有心要「做社區」的人卻步。

最直覺的改善方式,當然是政府放寬對組織與財務的管制規定;然而,更關鍵的結構問題在於:社區發展協會的財務不獨立。只要社區資源仰賴政府挹注,就一定會受到公部門牽制。因此,財務獨立,才是讓社區自立經營的解方。而財務獨立,又需要從翻轉既有鄰里結構開始。

現在的里長,動輒掌握數十名鄰長的任命權,但也因此常讓鄰長淪為特定黨派的樁腳。若社區可以透過每一鄰共組管理委員會的方式,由會費建立公基金,並藉由民主程序推舉鄰長,再由鄰長輪流擔任各里里長,不僅可以讓社區熱心公益人士主動出擊,更能藉此帶動積極投入社區事務的氛圍。這個構想,也曾由松山區公所提出,並列為台北市里政改革方案。

 
除了開拓居民投入的管道外,一個頗具創意的財務獨立模式,就是社區貨幣。居民不妨以社區貨幣繳納共餐費用、或者購買合作社產品。2009年開始,從新店花園新城、弘道老人福利基金會、到小琉球的海灘貨幣等等,都發行過社區貨幣。重點是在過程中,由居民共同討論服務內容及兌換標準,不僅連結社區居民的特長,更能活絡在地經濟發展,重新建立起彼此的連結。


社區貨幣,可以是社區財務獨立的新解方
社區自治,終究是人的事業。把人找回來,讓在地經濟活起來,社區才能脫離政府的奶水,站穩自立的腳跟。

*作者粉專:許菡芸

 
 

*延伸閱讀

新政治走在雲端?社民黨接地氣的兩種方式

反同公投來襲    北市要哪種性平教育?

社民黨首波市議員提名  范雲不排除參選市長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圖片由作者提供

作者

許菡芸

台大政治及社會系學士,社民黨中正萬華市議員參選人。畢業後就在社區蹲點服務,相信政治是為了更好的生活。更多資訊,請在臉書搜尋:許菡芸。

我要留言

【友站連結】台灣公義電子報
【迷航的國度】陳昭南著,購書優惠,限量倒數!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