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國際視野

【評論】守護勞權之火:庇護勞權作家小林多喜二的溫泉旅館

東北亞風雲
2018-09-04 | 福元館是位於七澤溫泉的旅館,住宿費平易近人且料理美味,夏冬兩季皆有著眾多訪客。

1931年1月,在獄中飽受折磨的小林多喜二,總算得以出獄。他此時若不回北海道的老家,已是無處可去,但他仍心繫在首都奮戰的勞權鬥士們,不願意就此歸鄉。幸運的是,多喜二在神奈川縣的七澤溫泉,找到一家名叫福元館的溫泉旅館,旅館主人母子決心要冒著生命的危險,守護這位把勞權之火,帶入日本的偉大作家。

當時的福元館,是由古根村八重(古根村ヤエ,母親)、古根村憲司(兒子)、古根村福(古根村フク,媳婦)三人共同經營,他們把多喜二藏在旅館旁的小房子,並定時把三餐送過去,避免他被其他旅客見到。在《治安維持法》這項惡法的規範下,就算古根村家族只是收容了多喜二,也有可能被警察以「試圖組織團體」的罪名逮捕,而且多喜二躲在福元館,並不只是單純療養,他仍繼續寫著《組織者》(オルグ)這部短篇小說……

 


小林多喜二的肖像,往後梳的油頭是他的招牌髮型。

造訪小林多喜二隱居地

雖然已是下午4點半,神奈川縣的陽光依然灼熱,錯過巴士的筆者,拖著有些沉重的行李,一路走向七澤溫泉。走了二十多分鐘,總算到了福元館,但在筆者開始調查小林多喜二的事蹟前,得先去泡個溫泉,把汗水和疲累一起沖刷掉。

福元館的泉質屬於強鹼性,PH值高達11,因為富含礦物質而略帶黃銅色。泡在溫泉裏的筆者感到全身舒暢、筋骨鬆弛。據說多喜二在監獄裏為了安慰可憐的老人獄友,讓他抱著自己睡覺,而被傳染了疥癬病,但是好人有好報,七澤溫泉徹底治癒了多喜二。

筆者的晚餐是以山豬火鍋和香魚為主菜的溫泉料理,在我吃著肥瘦恰到好處的山豬肉時,不禁想到多喜二住在這裡時,都吃怎麼樣的飯菜呢?他怎麼有錢能夠在旅館住上一個月呢?這個問題,得問問老闆娘了。

 

福元館的夏季料理之照片,取自官網


有關小林多喜二的回憶

「請問小林多喜二曾居住的房間在哪裡呢?」

「多喜二先生當初住在旅館旁的獨棟屋子,現在已移到了外面去,現在已經晚了,明天早上會帶客人去看。」六十多歲的老闆娘,聽到有人問起這位名作家的事,露出了高興的表情。

「請問多喜二先生在這旅館住了多久呢?」

「他住了一個多月。您怎麼會想知道他的事情呢?」

「我在大學讀歷史系,曾讀過多喜二先生的事蹟。」

「原來如此。」老闆娘拿出了一張明信片與旅館的介紹手冊給我,「請你先讀看看。」

「請問多喜二先生是在何時住在這旅館呢?當時見過他的人還活著嗎?」

「當時是第二代的老闆娘和她的兒子,接待多喜二先生。老闆娘的孫女初子也見過他。」

我的眼睛為之一亮,「那麼,初子女士還活著嗎?她有留下什麼紀錄嗎?」

「初子阿嬤已經不在了,不過有本書……」老闆娘在抽屜裏翻了一翻,拿出一本外皮泛黃,標題為《那樣的事、這樣的事》的書。

這本書提到了初子女士剛從女子高中畢業,待在家裏的時候,曾聽到有人在浴場裏唱歌。她問侍女那是何人,才知道那是躲在旅館旁的獨棟房子的多喜二。可惜的是,初子女士既不是位文學少女,對無產階級文學也沒什麼興趣,因而沒和多喜二有什麼交流,不過,初子女士記起了多喜二常常吟唱的曲子─「能摘取就好了」(折ればよかった)。

 

福元館的露天風呂之照片,入浴時可聽到蟲鳴,據說小林多喜二熱愛一邊洗澡、一邊唱歌。照片取自福元館官網

「請問多喜二先生的家裏很有錢嗎?他當初在旅館待了那麼久,需要花很多錢吧?」

「這個嘛……他應該是從出版社拿到錢的,因為他的書賣得很好。」

「請問有關多喜二先生住在這裏的事,他的同僚或朋友知道嗎?」

「不,這件事情是到2000年才被公開。有人寫了本書……」

一本書名為《七澤溫泉與多喜二》的薄冊子,映入了我的眼簾裡,我稍微翻閱了一下,其詳細交代的溫泉的歷史,以及多喜二和當地的關係,是頗有價值的史料。

「這本書送給客人您,請盡量閱讀。」

「真的可以嗎?我可以付錢的。」

「沒關係,很少看到有外國客對這些歷史有興趣……」老闆娘再次對我讚許的點了點頭。

書的訂價是463日幣,雖然只是小錢,但老闆娘的大方仍讓我十分感謝。


歷史悠久的福元館

福元館創業的年代是1856年,初代館主名為古根村仙藏,其子仙太郎與台灣有些淵源──仙太郎曾在台灣擔任警官,但不幸殉職。到了1913年時,仙太郎之妻八重,帶著兒子、媳婦一起復興福元館,憑著美味的山豬肉、雞肉、溪蟹等料理,吸引了大批旅客。

身為武士後代的八重頗為重視孫子們的教育,據說當年也是她主張收容多喜二。可惜的是,八重與其子藏司,皆無留下有關多喜二的紀錄,僅有藏司之女初子的回憶錄可供參考。

藏司從未向外人提起,自己曾幫助多喜二的事情,但留下了作家使用過的東西做紀念。這段歷史在2000年被公開後,日本各地的多喜二書迷,紛紛來到福元館。每年當地都會舉辦名為「神奈川七澤多喜二祭」的活動,以音樂會、演講、播放電影等方式,紀念多喜二一生為了勞權而戰的事蹟,並反思戰前日本的社會問題。

多喜二之藏身處是怎麼樣的房子呢?他一邊躲避警察、一邊趕工小說時,又是怎麼樣的感覺呢?筆者對第二天滿懷著期待……


福元館大廳的照片,為筆者所攝。


*下篇:【評論】守護勞權之火:實際走訪小林多喜二的藏身處
*延伸閱讀
【評論】日本的普羅米修斯──勞工文學家小林多喜二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圖片取自福元館官網

作者

獵鷹之巢

輔仁大學歷史系畢業,專攻東歐歷史,期望未來能成為與眾不同、不受束縛的作家和歷史學家。

我要留言

【迷航的國度】陳昭南著,購書優惠,限量倒數!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