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國際視野

【評論】守護勞權之火:實際走訪小林多喜二的藏身處

東北亞風雲
2018-09-04 | 多喜二藏身的房子,已在2009年重新整修,並展示多喜二使用過的物品,以及他的作品全集,只要是住宿福元館的客人皆可免費參觀。照片為筆者所攝。

*上篇:【評論】守護勞權之火:庇護勞權作家小林多喜二的溫泉旅館

多喜二之藏身處

第二天早上九點,我滿懷期待的來到了多喜二居住過的房子。這棟房子已重新整修,去除了老舊氣息,但仍保留了大正時代的民宅風格。走進玄關後,即可看到多喜二曾用過的兩件和服、火爐和小桌子,桌上還刻意擺了酒瓶與酒杯,據說古根村憲司夫婦,曾交代他們的媳婦喜代子,要把偉大作家用過的東西好好收藏。

這間屋子的面積,超過了九張塌塌米(16.4平方公尺),以當時來說算是很寬敞,古根村一家願意把這樣的房子給多喜二居住,讓人倍感溫暖。

屋子裡的書櫃,則擺著小林多喜二全集,與其他的無產階級文學作品,以及他親手寫下的名言:「我們的藝術,絕不能像是給沒飯吃的人的食譜一樣。」(我々の芸術は、飯を食えない人にとっての料理の本であってはならない),這段話的意思,是呼籲創作者們要讓作品吻合現實,替弱勢的人們發聲。

房間的另一角,則擺著古根村一家人的照片,他們雖然不是像海格力斯般英勇無畏的戰士,仍然拯救了攜帶勞權之火的普羅米修斯,當我們行善時,千萬不要小看自己的力量。

多喜二待在福元館時正逢春天,不知他看見欣欣向榮的花草,心裏是否滿懷希望?亦或已做好為理想而犧牲的心理準備?要是多喜二有留下一些記錄,述說他在旅館的時光就好了……

 

IMG_0645.JPG
小林多喜二的書法作品:「我們的藝術,絕不能像是給沒飯吃的人的食譜一樣。」照片為筆者所攝。​

為善不欲人知的家族史

讀了有關多喜二的研究文章,也參觀完他躲藏的地方後,我仍對這段歷史有眾多疑問。在準備離開旅館前,我向老闆娘表示,自己想寫一篇介紹多喜二和福元館的報導,和氣友善的老闆娘,決定把那段家族史一五一十的告訴我。

「為什麼第三代的旅館主人,即使到了戰後,也不准家人把收容多喜二的事情說出去呢?」這是我最好奇的問題之一,既然戰爭結束了、社會自由了,共產黨也合法了,為何古根村家族之前要對這件事三緘其口呢?

老闆娘皺起眉頭,仔細的思考了幾秒後回答我:「這件事果然還是跟鄉里的人之看法有關,這一帶的人,大部分是支持自民黨,共產黨向來和自民黨對立。就算藏司爺爺(第三代旅館主人)當初只是單純想幫多喜二先生,不一定支持共產黨的理念,也可能被周圍的人歧視。」

「原來是這樣呀……那麼,藏司爺爺當年為何想幫多喜二先生呢?」

「大家到現在還不知道,為何多喜二先生會挑上我們家的旅館……不過藏司爺爺應該是看到有人陷入困境,就自然想伸出援手吧!」

不用認同什麼遠大、壯闊的理想,看到敢說真話的人受政府迫害,就古道熱腸的給予幫助,這就是古根村一家偉大的地方。
「請問初子女士和她的兄弟姊妹們,都知道父母收容的是誰嗎?這項消息沒有走漏真的很厲害……」

「這個問題之前倒是沒人想到呢!」老闆娘笑了起來,「孩子們都知道多喜二先生躲在家裡,但完全沒洩漏消息。不過呢,聽說初子阿嬤的學校老師,有聽到消息,還希望能和多喜二先生聯繫,但這件事沒留下任何紀錄。」

「當年來查訪的憲兵,要是在路上抓個小孩來問,說不定就慘了……當年,這一帶有幾家旅館呢?」

「總共只有三家,這一帶的旅館數量是在1964年,東京奧運舉辦之後才大幅上升的。」

我越聽越覺得不可思議,如果警方已知道多喜二躲入七澤溫泉,這裏又是人煙稀少的偏鄉僻壤,只要警方挨戶查訪,肯定就能抓到多喜二。或許是居民們暗中掩護,才讓這位作家得以安全的完成《組織者》吧!另外,藏司爺爺對孩子們真是教育有方,大家皆是守口如瓶,保護了多喜二的行蹤。

「那麼,為何喜代子阿嬤(老闆娘的婆婆)到了2000年時,終於把整件事講出來了呢?」

「我想可能是因相關的人都已經往生,她才決定公開這件事。」

「日本共產黨的人們,有來到這間旅館探訪嗎?」

「有的,其他喜愛多喜二先生的人,也從全國各地來到這間旅館。」

「中共的黨員也有來嗎?」

「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來到這間旅館的外國客,幾乎不知道多喜二先生的事。像您這樣的客人真的很少,您真的很好學呢!」

我在心裡暗暗笑了起來,中國如今不但不民主、不自由,還學了資本主義最糟糕的一面,若他們來福元館憑弔多喜二,看到他的作品恐怕會感到汗顏吧!

「等我回到台灣後,我會詳細的把這段故事寫出來。」

「真的很謝謝您,可以請您在文章寫好後通知我嗎?我想把文章分享給蠣崎女士(七澤溫泉與多喜二)一書的作者。」老闆娘向我鞠躬道謝。

「沒問題,我會寫信給您的,今天感謝您告訴我這麼多事情。」

這個時候,我很慶幸自己身為一位專欄作家,能夠把勞權之火帶回台灣,也許我只能傳播火焰給少數人,但只要火焰不熄,苦勞大眾就還有希望。

 
七沢温泉.jpg
七澤溫泉的鄉間道路,一路上大多是農家與溫泉旅館。照片為筆者所攝。

結尾:台灣的左派困境

台灣從來都不缺高談左翼思想的知識份子,可惜社會大眾仍缺少公平正義的價值觀。國民黨的洗腦教育之種子,種植在這片崇尚「愛拼就會贏」的拓荒者土壤上,固然是台灣長出恐左症大樹的原因,但知識份子仍需反省自身。

不少知識份子純粹是把左派旗幟,拿來當攻擊他人的道德大旗(例如輔大的教授夏林清),或是以營利為目的販賣思想,缺少了一份真誠關懷,導致他們跟社會大眾頗有隔閡。其實,左派思想的核心價值,就是「幫助有困難的人」──多喜二賭上性命為勞工們發聲,以及藏司爺爺義無反顧的藏匿多喜二,都體現了這項價值。


*延伸閱讀:
【評論】日本的普羅米修斯──勞工文學家小林多喜二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作者

獵鷹之巢

輔仁大學歷史系畢業,專攻東歐歷史,期望未來能成為與眾不同、不受束縛的作家和歷史學家。

我要留言

【迷航的國度】陳昭南著,購書優惠,限量倒數!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