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國際視野

【分析】安倍內閣再改組:內外交迫的日本政治環境

東北亞風雲
2017-08-15 |

本月初日本安倍內閣再次進行重組,然而時隔一年多的內閣改造,對安倍政府而言卻稱不上是什麼光榮的人事異動,甚至毋寧說是內外交迫下的產物。

「森友學園」問題
從年初朝日新聞爆出財務省近畿財務局以約市價一成的金額,將大阪府豐中市的國有地賤賣給學校法人森友學園建設「瑞穗之國紀念小學校」後,「森友學園問題」便如滾雪球般地持續擴大。森友學園旗下營運的多所幼稚園採用極右派的教育方針,包含提倡忠君愛國的「教育勅語」,以及明治天皇頒布的「五條御誓文」,路透社報導其宛如日本戰前教育般地充滿軍國主義色彩。

除此之外,當安倍夫人被爆出任職於瑞穗之國紀念小學校的名譽校長時,這把火也正式直接燒到安倍身上。面對森友學園前理事長指控其灌水建設費以領取高額補助金是受到首相的授意,安倍在國會答辯時依然實口否認與整件事情有關。當「森友學園問題」逐漸平息後,卻萬萬沒想到這僅是暴風雨前的寧靜。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今年因諸多醜聞,導致民意支持下跌,不得不改組內閣。照片來源:克里姆林宮

「加計學園」問題
設置「國家戰略特區」是安倍經濟學中的一項政策,其內容包含獸醫院設置的放寬。過去在獸醫院數量、獸醫人才培育等全般考量下,獸醫學部的設立一直以來皆非必要,然而戰略特區使新設獸醫學部時隔52年獲得通過,且在特區中的愛媛縣今治市開始公募各大學爭取獸醫學部設立時,始終僅有學校法人加計學園旗下的岡山理科大學提出申請並獲得通過,在種種巧合下遂引起在野黨的懷疑。

在野證實加計學園理事長為安倍於美國留學時期的友人後,讓「加計學園問題」如第二「森友學園問題」般襲捲而來,不久文部科學省更流出相關文件的筆記,內容暗示加計學園及四國地區獸醫學院的設置是受到最高層級的指示,間接指向安倍與此的高度相關。儘管安倍首相也堅決否認有人利用戰略特區圖利特定廠商,但已止不住其持續下降的民調。

防衛省隱匿日報問題
無獨有偶,幾乎與此同時,防衛省也爆出自衛隊隱匿維和行動日報問題。去年10月媒體向防衛省提出申請公開2016年7月7日至12日南蘇丹維和行動日報,同年12月初防衛省以日報已銷毀為由而拒絕。12月底受到自民黨議員的壓力重啟調查,卻發現日報電子檔尚存的事實,但防衛省卻隱匿到隔年的1月底才向防衛大臣稻田朋美報告。

日本戰後受限於和平憲法第九條關於戰爭放棄原則,自衛隊進行海外任務時,不得接觸攻擊性武器,使得日本進行維和任務時只能擔任後勤補給工作,對於游擊式城市戰的現代戰爭而言,日本反而成為他國部隊的負擔。近年來在美國的要求及自民黨保守主流的強勢下,逐步擴大解釋集團自衛權,一部份即是期望自衛隊能在防衛性的前提下進行攻擊任務。

日本自衛隊受限於和平憲法,進行海外任務不得接觸攻擊性武器。圖為自衛隊在伊拉克進行淨水場工程。來源:維基百科

回顧去年國會議程,自媒體向防衛省提出申請的10月至接到回覆的12月,這兩個月間正好時值討論是否延長派遣自衛隊至南蘇丹的維和行動,以及基於安全保障關連法,賦予自衛隊持有武器驅逐警戒的任務。根據安倍政府當初的答辯顯示,南蘇丹的現地治安已和緩,然而根據日報記載,去年7月自衛隊營地附近才剛爆發政府軍與反抗軍的激烈槍戰。

對此引來被欺瞞的在野黨強力抨擊,一方面懷疑防衛省是否為了延長派遣而刻意銷毀日報、延後向大臣報告的期間是否在塗改日報;一方面也批評防衛大臣無法領導軍人、自衛隊在南蘇丹是否早已違反憲法發生過戰鬥。防衛省隱匿日報的舉動暴露出安倍內閣文武官領導的隔閡,最終也使得防衛大臣提前下台。

屋漏偏逢連夜雨,7月29日深夜北朝鮮試射飛彈落於北海道附近的專屬經濟海域,卻也正值日本無防衛大臣之際,內閣與防衛省的橋樑雖暫由外務大臣兼任,但也暴露出內閣除了透過外務大臣擅長的外交管道表達抗議之外就毫無作為,這也加速了安倍重新改組內閣的決心。

改造內閣的安排
在新任閣員的安排上,可以窺見安倍首相保守的一步以及自民黨派系的動向。首先在風暴中心的防衛大臣上,安倍重新啟用過去的防衛大臣小野寺五典,其過去在釣魚台(尖閣諸島)議題對中國採取強硬的態度,此次想藉其鷹派作風因應北朝鮮的飛彈危機,甚至也貫徹其修憲的主張。

日前北朝鮮領導人金正恩揚言以飛彈越過日本上空攻擊美國關島,小野寺立即表示若關島遭受攻擊,日本在憲法新解釋下,認定關島若受到攻擊已符合日本出現生存危機狀態,因此不排除使用集體自衛權,同時也調派愛國者三型防空飛彈(PAC-3)首次部署於中‧四國地區。此舉足見安倍對其的信賴程度。

安倍晉三起用鷹派作風的小野寺五典(左一),照片為小野寺與美國前國防部長黑格合照,來源:維基百科


另一方面,醜聞纏身的安倍在自民黨內一強的情況逐漸鬆動,「後安倍時代」的派系人事鬥爭也漸趨檯面化,而從自民黨「當選總裁必先歷任黨三役(幹事長、政調會長、總務會長)」的不成文規定中,觀察「黨三役」的調動即可窺知一二。

首先是曾欲與安倍競爭過總裁大位的野田聖子,在歷任過總務會長的職務後,此次被拔擢至總務大臣,成為安倍內閣的第四順位。此外,目前呼聲最高的前外務大臣岸田文雄調轉幹事長,此職務被認為是接任總裁的最大跳板,值得一提的是,儘管岸田派代表離開內閣,但其依然佔據此次內閣最多的席次。最後,曾嚴重威脅安倍取得總裁位置的石破茂,其派系的齋藤健也入閣擔任農林水產大臣,媒體推測安倍可能有意拉攏其脫離石破派。

內外交迫的安倍政權
森友與加計兩學園醜聞使得自民黨在7月的東京都議選慘遭滑鐵盧,刷新創黨以來的最低席次,而不久前才離開自民黨的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其領導的都民第一會成為第一大黨,未來是否前進國政選舉,如過去的維新會般,成為國會關鍵少數,將是矚目的焦點。

儘管各家民調不一,但相同的是安倍內閣支持度來到新低,雖然此次內閣改造主打回歸初心以取回人民信任,但安倍政府內外交迫的情況下,恐怕沒有太多時間予其調整腳步以因應緊接而來的挑戰。



*封面照片為日本國會議事堂正面,來源:作者拍攝

 

作者

郭哲嘉(日本問題觀察家)

我要留言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