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國際視野

【韓國N號房】「妳只是個來月經的東西」 關在N號房裡的南韓

東北亞風雲
2020-03-24 | 圖為N號房事件曹姓主嫌照片(資料照)

文/林艾

南韓N號房事件一夕之間讓韓國民眾陷入狂暴的憤怒中,韓國總統文在寅昨(23)日召開記者會,表示「犯罪者的行為十分殘酷,戕害人的性命。」其中女性的尖叫讓他難以承受, 並強調,警方不只是針對N號房的主要成員調查,而將往調查所有成員的方向偵辦,並要徹底根除建立在惡意之上的平台。對此,許多韓國網友肯定文在寅積極作為,而且不單是要懲罰加害者,更是要推動法治的改革,立定專法避免類似的犯罪事件。


用金錢開啟的肉色地獄

N號房事件之所以能夠使韓國社會為之震盪,不單是該Telegram群組有高達26萬人,裡面更是充斥著強暴兒童及未成年人的影片,甚至是凌虐、囚禁,稱呼這些被害者為奴隸,且採取的手段十分殘忍,不只是會用刀具在人體刻上「奴隸、用具」等字眼,甚至會將蟲放入被害者下體,逼迫被害者吃下排泄物或要求其對他人進行性暴力行為等。而這些被害者通常是因被持有不雅照片、個人資料被盜取或遭到誘騙而導致被控制最終淪為性奴。這個事件之所以稱之為N號房,是因為進入群組中需要經過多重的檢測,並要求會員必須上傳自己的淫穢作品,最後分不同的房間等級繳納5萬至60萬韓幣(約台幣1,200元~14,500元)不等的入場費,從1號房的預覽到8號房各種變態的影片逐步吸引會員付出高額費用,甚至另有150萬韓幣(約台幣36,000)的VIP等級聊天室,釋出更多更加血腥殘暴的影片。
 


圖為化名博士的曹姓主嫌。圖片來源:影片畫面

其中,還特地設有不同的主題房間,如女軍人房、女護士房、女老師房,甚至是女童房等不同的主題讓會員保持新鮮感,每個房間都保持數千人的觀眾,最高數量可達2.5萬人,每日的受害者則破千人,而且是日復一日遭受如此待遇,毫無脫逃可能。而所有事情的起因僅是2018年一名名為갓갓(音譯嘎嘎,多稱之為GODGOD)的高中生所起,還有一名Watch man目前不知所蹤。因2019下半年年約26歲化名박사(博士)的曹姓男子越發無忌憚的營運,致使兩名年僅20多歲的大學生潛伏多時終將整起事件曝光。

引爆韓國社會怒火 制裁受害者反成另一種趣味?

多數的韓國民眾對此憤怒至極,現針對該事件在青瓦台中有兩份連署,一是要求警方公開犯罪者的個資和長相照片,一是要求警方公布聊天室中全部成員的個資,前者連署人數在23日12時截止已突破240萬人,後者則突破170萬人,也有許多韓國藝人在社群網路中發起參與連署的活動,掀起韓國民眾聲討罪犯的熱潮。然而,在這樣的輿論聲浪之中,卻有另一種聲音開始浮現,好奇如何加入這樣的群組,甚至變相批評受害者個人行為不檢點才有如此下場,也有其中的成員認為自己的行為並不是犯罪,只是付錢進來觀賞影片而已,不需要付出代價。
 

圖為N號房畫面截圖。圖片來源:韓國報導資料

種種再度重傷受害者的言論和行為其實只是另一次性暴力的變異,凸顯了韓國社會中女性地位何性別意識的脆弱。在這些合理化閱覽行為的發言之中,充斥著將女性視為物品的狂妄「我付了錢,為什麼不行?」、「這些女人不就是這樣的嗎?」是韓國長期以來未脫父權陰影的寫照,也加深外界對於韓國「大男人主義」的刻板印象。從《82年生的金智英》這樣的電影中我們便知道,儘管男星孔劉在當中飾演的丈夫角色溫柔而對妻子無微不至的照顧,卻是顯現了韓國男性骨子裡的自傲和不信任女性的心態,無法相信妻子所做的決定,更不願意換位思考妻子真正的需求,其中韓國民眾對於全職母親「媽蟲」的形容更是重傷女性的社會地位,一種如雲霧般籠罩的壓抑感其實在整部電影中若隱若現,是男性的威權,也是女性的無路可出。

層出不窮的性暴力事件 韓國全體的潛規則

2009年3月8日,韓國女星張紫妍自殺身亡的案件發生,伴隨著他的死訊而來的,卻是韓國演藝圈中「性剝削」的醜聞。2013年所拍攝的電影《玩物》就是影射該事件的內幕,以及整個韓國演藝圈不堪入目的醜陋,不論是「潛規則」、「性交易」甚至是被當作其他藝人曝光的籌碼,都被完全寫實的包含在鏡頭之內,連虐待的過程都如實呈現,讓整個觀影的歷程滿是身歷其境的折磨和痛苦。但真實中,這些如煉獄般的畫面沒有隨著電影的揭示而銷聲匿跡,反而更加猖狂,女藝人的血淚之路仍在繼續,更可怕的是韓國社會的女性也有多數無法倖免於如此災難。
 

韓國電影《玩物》披露演藝圈性暴力事件。圖片來源:影片畫面截圖

根據漢陽國際研究科顯示,韓國女性受到性騷擾案件頻率驚人,每小時達3.4起,98%的襲擊者是男性,更讓人驚訝的是其中78%的婦女將被襲擊的經歷保密,只有22%的女性設會採取行動。多年前一部韓國電影的情節,一個在家中上有哥哥下有妹妹排行老二的高中女學生,一天補習很晚夜歸回家,卻被公車上同齡的高中男生偷拍騷擾,情急之下撥通了爸爸的電話要他來公車站接自己,便快速的下車了。沒想到,男生下車追了過來,幸好在公車上看到一切的大嬸及時出手嚇阻才沒有發生憾事;女學生馬上跌坐在路上哭了起來,可想而知這種無助的害怕多麼的巨大和讓人恐懼。然而,事發不只如此,爸爸姍姍來遲到了公車站,女學生吞吐說出了事情的發生,卻只得到爸爸的斥責「誰叫你的裙子要穿那麼短!明天就去給我改裙子!」

最後的斥責,是一個很可怕的問題點。韓國的女性害怕將真相說出來不僅是害怕遭受歧視的眼光,更是害怕這種被傷害後還要被檢討的二次暴力。致使性騷擾,甚至性侵害、性暴力事件層出不窮,就是因為這種壓抑下的沉默而讓惡被姑息逐漸強大。雖然韓國有諸多電影、戲劇揭露了這樣存在已久的問題,比如取自聾啞學校性暴力事件的《熔爐》、著名兒童性侵案改製的《素媛》還有惡名昭彰的密陽事件改編的《韓公主》,皆是反映出韓國性暴力的問題和真實性,當中也有許多類似的社會事件被翻拍成電影,奉俊昊在拍攝《寄生上流》前的作品《殺人回憶》就是取用「華城連環殺人案」改編,呈現性犯罪的氾濫和不擇手段的慾望。


為甚麼總在悲劇發生後? 韓國社會真的能學到教訓嗎?

從其中可觀察出,這些影劇的播出會一次又一次引起社會輿論並督促政府立法、修法做出行動,但另一方面也能夠看出韓國政府對於性犯罪的被動。韓國政府總是在事件發生而且遭到廣大民眾關注時才會採取行動或改變態度,而並非在這麼多層出不窮的案例發生時選擇預防性的攔阻或遏止,才會導致社會上更多可以預料的悲劇。雖然針對此次N號房事件,文在寅及時表現出了行動和決心,卻也不免讓人懷疑,為什麼26萬人如此龐大人數的犯罪行為政府沒能掌握?為什麼會是在國民的揭發下才得知此事件?
 

N號房事件曹姓主嫌遭到韓國警方公開移送。圖片來源:影片畫面

這26萬的人數也讓韓國民眾一陣恐慌,開始討論起會不會你我身邊的人也在這樣的群組裡,所以對於公開所有人員的名單,韓國內部仍有許多爭議,除了個人資料的疑慮以外,更可能掀起仇視和追兇的風氣。然而,不論是26萬人還是26人,這樣的事件都非同小可,不僅是對於人性的踐踏,更是社會制度的崩壞,也是一個國家重大的挑戰。深陷N號房危機之中的韓國,能夠憑藉著廣大國民的憤怒和無可容忍一舉顛覆這樣戕害女性的意識嗎?又或者,此次亦將成為諸多歷史事件中同樣一個讓人參考而漸漸被淡忘範本而已......


 

(本文僅代表作者意見,若有任何指教,歡迎來稿
 

*延伸閱讀

【劉黎兒觀點】日本風向變了! 改宗川普對中國硬起來 安倍支持率回升
【武漢肺炎】提供100萬檢測名額卻被日人打槍? 疫情當前日韓仍烽火連天
【信任崩盤】跌落神壇的文在寅:失去民意的瀕死政權
mail投稿去>>>>>>>>liuduchunchiu@gmail.com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封面圖片來源:資料照

作者

林艾

呼吸、喝水、吃飯、睡覺--生活之必要。正如我在此,我願使你進入我世界中必要。

我要留言

德義記帳士事務所   創業家的好朋友
【民主小日曆】2020熱賣,數量有限!
【從亡國感到防疫大國】預購開始!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