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國際視野

【分析】北韓企圖復辟冷戰,中國或成最大輸家

東北亞風雲
2017-09-28 | 北韓企圖復辟冷戰對抗格局

北韓議題幾乎年年被熱炒,但陳腔濫調也很多,除了缺乏新意外,更主要是有許多流行的迷思。例如「因為北韓是中國的盟友,所以北韓鬧得越兇,對中國越有利,而美日韓越吃虧」。實際上,就連立場上支持中國的學者,今天也不抱持這麼膚淺的觀點。例如立場向來偏袒中國的鄭永年教授(新加坡東亞研究所所長)就明白的指出:北韓鬧得越兇,對美國其實越有利,而潛在受損的則是中國。

朝鮮半島局勢的發展,從長遠來說也是對美國有利的,因為這種威脅賦予美國軍事力量在亞洲長期存在的合理性。讓人驚訝的是中國的行為,因為無論從哪個角度說,一旦朝鮮發展出核武器,中國的國家安全便會承受最大的壓力。(鄭永年,2016)

為什麼呢?鄭永年教授給出的答案是:這給予美國在東北亞增加兵力的大義名份,也可能使日韓在未來走向核武裝化。而一但這種情況發生,中國就將成為世界上唯一被複數核武國家包圍的國家(包含印度、巴基斯坦、北韓、俄國、日本、韓國),安全上的困境明顯可知。而即使目前北韓核武的主要目標不是中國,根據「國家沒有永遠的敵人,也沒有永遠的朋友」這個原則,也難以保證北韓會永遠是中國的盟友。


即使目前北韓核武的主要目標不是中國,但也難保北韓會永遠是中國的盟友。圖片來源:(stephan)

在「北韓是否仍為中國的戰略盟友」這問題上,華東師範大學國際冷戰史中心主任、中國著名的冷戰史權威沈志華教授,今年三月發表了「從中朝關係史的角度看『薩德問題』」的演說,其中明白的提出了幾個創見:一、中國和北韓在戰略利益上已經是敵不是友;二、韓國是中國潛在可爭取的盟友,而北韓鬧的越厲害,則會損害中韓關係;三、北韓企圖復辟東北亞的冷戰格局,利益受損最大的其實是中國。(沈志華,2017)


北韓真正的戰略思維是什麼?

要理解北韓的思路,其實也很簡單:它希望冷戰格局恢復,但不是真的要熱戰。冷戰的特色是什麼?就是「劍拔弩張,隨時有升級成熱戰的可能性,但最後又沒有真的打起來」。所以北韓會不停操弄各種挑釁手段,來企圖恢復冷戰,但若真的有變成熱戰的可能時,他又會適時的縮回去。冷戰時期,在蘇聯的撐腰下,北韓政權可以穩定的存在,也同時受到蘇聯的控制,不敢擅自再向南發動進攻。但蘇聯解體後,雖然中國接替了資助北韓的任務。但與不斷進步的南韓相比,北韓越來越顯得落後和江河日下,連帶的也更缺乏安全感。但金政權又抗拒任何的改革,哪怕是中國式的改革開放。而由於這種不安全感,它只能採取不停鬧事和戰爭邊緣的手段來確保自己不受入侵或被出賣。


北韓的戰略思維在於希望冷戰格局恢復。圖片來源:Stefan Krasowski

誰可能出賣他?當然是中國。我們也知道,韓半島的未來局面只會有兩種,一是半永久的維持現況下去,幾十年後再說。二是南北統一,而以目前南北韓在綜合國力上的巨大差距,若真有可能實現半島統一,那自然是以南韓為主體,而不是北韓。


從台灣的後冷戰困境來換位思考北韓的心態

談到北韓想「復辟冷戰」,那就會牽涉到台灣的問題。我們若從台灣的角度來換位思考,就能更容易理解北韓的缺乏安全感。台灣在1950年能免於被中共解放,在於韓戰爆發,台灣進入中美對抗的冷戰格局,但台灣的安全困境,比北韓來的更早。台灣的困境在於,1972年開使中國倒向美國的圍堵蘇聯陣營,使得台海的冷戰對抗格局提前緩和。1979年的中美建交,對中朝的同盟關係也構成影響,但並不算大,因為北韓背後支撐的是蘇聯和中國兩個大國,何況那時中國尚未與韓國建交。但1991年底的蘇聯解體,和1992年的中韓建交,就使得中國與北韓間的戰略同盟基礎徹底破壞。

以北韓的戰略角度而言,這二十五年來的安全困境,在於冷戰已不復存在,中國甚至在1992年和南韓建交。那北韓要挽回這種東北亞局勢的失衡,就只有不停的採取戰爭邊緣的極端手段,使得中朝 v.s. 美日韓的冷戰對抗格局繼續強化下去,這將使得中國不管多不高興,都不能背叛北韓。而光挑釁韓國自然還不夠,要刺激中國力挺北韓,自然要將挑釁的對象升級到日本(管淑平,2017)。如同南韓部署薩德,中國的安全利益也受到損害。北韓對日本的軍事威嚇行為,都使日本更有理由引入相關的反導彈系統,而潛在吃虧的也同樣是中國。當然這種操弄的結果,就是中國更難以與北韓脫鉤,而這正是北韓要的戰略效果。

但為什麼說,北韓的核導能力越成熟,反而對中國的利益構成損害呢?因為對北韓來說,他希望東北亞恢復到冷戰的對抗格局,但中國的政策核心卻是「穩定壓倒一切」,這不只是對內,在對外關係上,他也根本痛恨冷戰對抗格局,因為這對中國的戰略利益來說是不利的。也違反了北京想要建立的中美新型大國關係,「不衝突、不對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贏」。(躍生,2015)


北韓希望的冷戰對抗格居,違反了北京想要建立的中美新型大國關係。圖片來源:Foreign Leader Visits

沈志華教授則說的更直白:

我們要看清楚,中國與朝鮮已經不是戰友了,在短期內,中朝關係不可能改善。現實的情況是,朝鮮搞一次核實驗,美國對東北亞地區的軍事力量就增加一分,一會兒弄無人飛機過來,一會兒弄個航母過來,要不就搞個軍演。而美國的軍事壓力,又導致朝鮮再一次核試驗。你試驗一次,他增兵一次,循環上升。結果呢?真正受到壓力的是中國和韓國,最後倒楣的也是中國和韓國。……所以朝鮮鬧事的結果是給中國增加壓力與威脅。(沈志華,2017)

那麼,中國為什麼會讓自己陷入這種「表面風光而實際不利」的戰略窘境呢?主因在於江澤民時期過於膚淺的陳舊思維模式,認為北韓既然是中國盟友,那北韓擁有核武,中國陣營的力量則更強大。但我們從美國對日韓擁核的立場來對照,就可見當時北京在戰略思維的膚淺和老舊。1964年中國核試成功後,日本和南韓都受到很大的震動,兩國都企圖自行研發核武來應對,但卻在美國的反對下停止(江春男,2015)。美國早點開綠燈,讓日本韓國開發出核武就好了,為何要反過來阻止他們?

其實很簡單:「恐其尾大不掉,自己失去控制能力」。美國不會幼稚到認為「日本現在是我的盟友,所以他越強就對我越有利」,美國的外交政策學自大英帝國,知道沒有永遠的敵人,也沒有永遠的朋友。日本既然是美國曾經的敵國,美國自然要防他。而即使是韓國,若他真的擁有核武,就可能尾大不掉,不再聽命於美國,甚至可能在複雜多變的合縱連橫後,反而變成美國的潛在敵人。打個比方,就好比在古代,鎮守邊界的大將或藩王若手握重兵,固然可以威脅到敵國,但若他的兵力過強,也會威脅到中央政府。所以一方面希望他強,但又不能真的太強

對照美國對日韓擁核的態度,就會發現江澤民時代錯誤的對北韓政策,使得今天的中國領導人必須承擔其不利的副作用。


資料來源:
 鄭永年(2016年9月)。中國與朝鮮核危機。灼見名家。取自:http://www.master-insight.com/%E4%B8%AD%E5%9C%8B%E8%88%87%E6%9C%9D%E9%AE%AE%E6%A0%B8%E5%8D%B1%E6%A9%9F/
 沈志華(2017年3月)。沈志華:從中朝關係史的角度看“薩德”問題。愛思想網。取自:https://weiwenku.net/d/333815
 管淑平(2017年8月)。北韓飛彈 首次飛越日本。自由時報電子報。取自:http://news.ltn.com.tw/news/focus/paper/1131076
 躍生(2015年8月)。透視中國:一廂情願的「新型大國關係」。BBC中文網。取自:http://www.bbc.com/zhongwen/trad/china/2015/08/150826_focusonchina_us_china_new_relations
 江春男(2015年10月)。江春男:日本發展核武?。蘋果日報網。取自: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new/20151026/719539/

圖片取自:Vietnam Mobiography

作者

莊淵齡

曾就讀成大歷史系,愛好思考,歷史,國際關係,動漫。目前業餘研究的範圍是冷戰史,中共黨史,近代東亞史。夢想是希望將中國/台灣/日本等東亞國家的近代史融會貫通,想出一套新的論述來重新詮釋。

我要留言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