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國際視野

【分析】川普讓步才能突破北韓與美國的「懦夫賽局」(上)

東北亞風雲
2017-10-02 | 北韓彈道飛彈。圖片來源:commons wikimedia

進入2017年以來,北韓接連的飛彈試射與氫彈試爆再度引發朝鮮半島緊張局勢的升溫,而美國川普(Donald Trump)政府除了試圖要求中國與俄羅斯加強「對小老弟的控制」外,也多次表示對北韓發動軍事行動的可能性,加強跟南韓、日本等盟國的聯合軍事演習,並透過聯合國安理會加強對北韓的經濟制裁。

 

北韓幾次飛彈試射的路徑,圖片來源:commons wikimedia

 

包括北韓在內,各界本來都期待川普上台以後,可以一改歐巴馬(Barack Obama)時期「戰略容忍」(strategic patience)的對北韓政策,並讓北韓議題能有正面發展。可是在川普宣示「戰略容忍的時期已經結束」後,卻遲遲未見美國提出一個明確的應對策略,反而隨著擅長「戰爭邊緣」(brinkmanship)外交策略的北韓升高緊張局勢,讓美國居於騎虎難下的「懦夫賽局」(chicken game)。

 

美國駐聯合國大使海莉(Nikki Haley)表示北韓的行為無疑是在「乞求戰爭」,且不再有外交解決的餘地。北韓方面則表示,「若美國持續魯莽挑釁且施加無謂壓力的話,將會收到來自我國更多的『禮物包裹』。」

 

這是否代表北韓問題只能透過武力或脅迫手段解決呢?從理論上來看,懦夫賽局的最適解是雙方各退一步;而從現實上來看,美國的退讓才是真正解決北韓議題的最佳解答。本文將從懦夫賽局的理論、北韓跟美國交手的歷史經驗,以及北韓的戰略目標來三個角度說明,為什麼「忍一時風平浪靜,退一步海闊天空」。

 

極速快感的「懦夫賽局」

由於chicken一詞在英文中也有「膽小鬼」、「小雞」的意思,因此也經常被翻譯為「小雞賽局」、「膽小鬼博弈」等詞,為賽局理論中經常被引用在政治與經濟方面的經典模型。
 

懦夫賽局最關鍵的邏輯就是「不要命的最大」。模型假設兩名車手驅車高速開向對方,先轉彎避開對方的車手,將會被另一方恥笑為「懦夫」,使對方勝出。但是如果雙方都不願意示弱轉彎避開對方的話,兩台車子將會高速對撞,結果雙方皆非死即傷,誰都無法獲益。

 

甲方\乙方 轉彎 加速
轉彎 (平手,平手) (懦夫,勝出)
加速 (勝出,懦夫) (車禍,車禍)

 

從上表來看,倘若甲乙雙方都不願意退讓的話,將會產生最糟糕的結局。而若雙方同時轉彎避開對方的話,則將導致沒有輸贏也沒有傷亡的最佳結局,此即懦夫賽局的最適解。

 

套用在目前北韓跟美國之間的關係,上述的懦夫賽局代表若雙方持續升高緊張局勢(驅車開向對方),最壞的情形是可能會爆發軍事衝突,屆時受害的可不僅北韓跟美國雙方而已(高速對撞),包括南韓、日本、關島等有美軍基地駐紮的地方,都可能是北韓飛彈的目標。

 

不過若雙方都願意主動進行退讓回到談判桌,或是透過多邊會談引入其他國家共同商討研議解決之道的話(雙方都轉彎),則可能緩和目前持續升高的緊張局勢。

 

2017年8月14日,美國第19任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與南韓聯合參謀本部議長陸軍上將李淳鎮於南韓會面,圖片來源:https://www.defense.gov

 

歷史經驗證明,退讓是有幫助的

容作者將時光回溯到冷戰結束初期,來回顧這段期間北韓與美國關係發展,同時說明雙方的退讓或釋出善意,是有助於解決問題(或至少讓緊張局勢不升溫)。

 

在北韓於1991年無法跟國際原子能總署(International Atomic Energy Agency)就核能設施監控的《防護管制協定》(Safeguard Agreement)達成協議時,美國老布希(George H. W. Bush)政府在1991年11月單方面宣佈撤除所有美國部署在南韓境內的戰術型核武,促成南北韓間在同年12日締結《南北和解、互不侵犯、交流與合作協議》及1992年1月簽署《朝鮮半島非核化宣言》。

 

為了回應北韓的善意,美國也宣布取消1992年與南韓的例行性「團隊精神」(Team Spirit)軍事演習,北韓則以與國際原子能總署達成協議,並允許國際原子能總署自1992年5月起進入其核子設施進行檢查。美國的率先退讓北韓的核武危機局勢緩和下來。

 
第一次北韓核武危機如何落幕

1993年3月北韓宣佈退出《核武不擴散條約》(Nuclear Non-proliferation Treaty),引發第一次北韓核武危機。其原因除了國際原子能總署發現到北韓疑似有發展核武的跡象外,另外一個原因是柯林頓(Bill Clinton)政府在1993年恢復中斷一年的美韓「團隊精神」軍事演習,使北韓認為美國破壞了《南北和解、互不侵犯、交流與合作協議》及《朝鮮半島非核化宣言》的締結基礎。

 

雙方在多次會談未果之後,最後是1994年6月在前總統卡特(Jimmy Carter)親自會晤金日成(Kim Il Sung)情況下重啟雙方的互信機制,並於同年10年簽訂《框架協議》(Framework Agreement)。雙方承諾會朝政治、經濟關係正常化邁進,美國對北韓保障不使用及不威脅使用核武(美國退讓),北韓承諾將逐步達成《朝鮮半島非核化宣言》,同時在情況允許下重啟南北韓會談(北韓退讓),雙方的退讓讓局勢再一次緩和下來。

 

1998年8月,北韓成功試射「大浦洞一型」(Taepodong-1)飛彈後,證明其擁有研發中程彈道飛彈的實力。柯林頓政府派遣前國防部長佩里(William Perry)訪問北韓,並於1999年9月提出重要的〈佩里報告〉,說明美國應該要採取關係正常化先行,在正常化失敗後再採取圍堵策略的對北韓策略。


採取互惠的柯林頓政府 

柯林頓於1999年9月宣佈將解除根據《與敵國貿易法》(Trading With the Enemy Act)及《國防生產法》(Defense Production Act)等規定中對北韓的經濟制裁,北韓則釋出善意表示在兩國會談進行期間不會試射飛彈。

 

雙方退讓的結果,讓雙方在2000年10月時進行更進一步交流。北韓國防委員會第一副委員長趙明祿訪問美國,以及美國國務卿歐布萊特訪問北韓,兩國達成《美朝聯合公報》,宣示雙方對對方都不持有任何敵對意圖,承諾朝擺脫過去敵對關係的方向努力,並宣佈將發展互利經濟合作與交換。北韓也接受美國所提議的,以停止飛彈輸出換取美國糧食與能源援助的交換計劃。

 

北韓國防委員會第一副委員長趙明祿與當時的美國總統柯林頓於白宮握手。圖片來源:wikipedia

 
北韓曾支持小布希反恐?

布希政府上台後,翻轉了柯林頓時期的對北韓策略,一方面閉口不談美方在前述協議中的義務,另一方面則要求北韓除了遵守原有在飛彈及核武議題上的約定,還要求其裁減傳統武力的規模。

 

北韓方面雖然感到被美國所欺騙,但是仍利用各種管道希望建立與美國間的雙邊談判管道,甚至還在2001年「九‧一一事件」時支持美國採取反恐行動,並在2002年9月與日本首相小泉純一郎(Koizumi Jyunichiro)締結《平壤宣言》的場合,主動宣佈繼續凍結飛彈試射計畫三年。

 

北韓所釋出的善意並未為美方所接受,美國在2002年10月主動提出美韓正在發展濃縮鈾核武計畫的證據,引發第二次北韓核武危機,而北韓也於2003年1月宣佈退出《核武不擴散條約》。之後到2005年間,雖然北韓跟美國間的關係未見改善,但是北韓加強了跟中國、南韓、日本及歐盟之間的關係,用以牽制美國。

 

2006年因為北韓第一次核武試爆而飽受國際社會譴責與聯合國安理會的制裁,與會各國利用「六方會談」的場合及各種預備性會談,促使美國與北韓重返談判桌。2007年1月,北韓承諾在兩國關係正常化的目標下,願意關閉其為在寧邊(Yongbyon)的核子設施並允許國際人員檢查,以換取美國的重油援助。北韓在2008年6月於國際媒體的直播下,炸毀其位於寧邊核設施的冷卻塔。同月,美國解除對北韓的金融制裁,並宣佈將北韓自《與敵國貿易法》名單中除名,並於10月將其從「贊助恐怖主義家」名單中除名。雙邊關係返回到2000年10月的原點。

 
歐巴馬政府時期的停滯

歐巴馬政府上台以後,雖然北韓在2009年4月及5月分別進行彈道飛彈試射及第二次核子試爆,但是美方嚴守其戰略容忍的「四類戰略」(four-pronged strategy):強調和區域國家緊密合作與協商、強調並用聯合國與美國國內法進行制裁、強調採取必要的防禦性手段,及強調若北韓展現出願意放棄核武的誠意則將願意與其進行外交接觸的戰略。這樣的策略有別於冷戰後美國所採取的「危機驅動」(crisis-driven)策略,卻也使兩國關係及北韓核武、飛彈問題裹足不前。

 

由此可知,過去北韓跟美國都曾各自在提高緊張局勢後退讓過,並達到一定的效果。可是相對於美國只是回應北韓所打出來的牌,北韓依舊退一步進兩步地達成其發展核武與飛彈的目標。

 

作者

Tidus Lin

畢業於台大政治所,是名酷愛籃球、旅遊、電動及閱讀的自由撰稿人。發展藍海策略,長期關注北韓及東南亞議題。目標行遍東亞所有國家。

我要留言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