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國際視野

【分析】美國讓步才能突破北韓與美國的懦夫賽局(下)

東北亞風雲
2017-10-03 | 北韓閱兵一景。圖片來源:https://flic.kr/p/TUyrcF

 前一篇我們利用懦夫賽局來分析美國與北韓之間的關係,本篇我們將延續前一篇的討論,來試想究竟是誰要先退讓一步。
 
北韓真正的戰略目標:政權存續

 

俄國總統普丁(Vladimir Putin)在今年9月於廈門參加金磚國家峰會(BRICS Summit)時曾提到:「只要他們(北韓)不感到安全,他們寧願吃草也會持續發展(核子)計畫。」這段話雖然略顯誇張,但是卻相當貼切地描述出北韓發展核武與飛彈計畫的戰略目標。

 

國家處在無政府狀態(anarchy)下的國際社會中,會因國力、發展程度、資源稟賦、地理位置、政經社體制等各種因素的不同,採取不同的策略以取得國家利益,進而達成國家戰略目標。其中國家及政權的存續,一般被視為是最基本也是最關鍵的目標,因為一旦國家政權無法存續,其他任何獲得的國家利益或達成的國家戰略目標都是枉然(從人民的角度不見得會如此看待)。

 

北韓的金氏父子(金日成、金正日)雕像,圖片來源:wikipedia

 

1953年韓戰結束之際,雙方簽訂的是「停火協議」而非「停戰協議」,換言之,南北韓間在國際法上仍處於戰爭狀態。雖然冷戰期間北韓處在前蘇聯的保護傘下,但是在前蘇聯與中國分別跟南韓建交,以及東歐共產集團和前蘇聯瓦解之後,北韓頓時喪失其保護傘、物資來源與劣質工業產品的出口地。同一時間,南韓不僅仍處於美軍的核武保護傘之下,更仍有大批的美軍駐紮在南韓、日本等地,並擁有比北韓還要更先進的傳統武力與強大的經濟實力。

 

雖然北韓在國際社會的援助下,渡過了1990年代中期的大饑荒,不過當時北韓研究最熱門的話題是:「北韓政權甚麼時候會崩潰?」在北韓未採取如中國和越南的經濟開放策略,以及美國主導的國際社會對北韓的人權議題與核能技術施壓的情況下,北韓在冷戰結束之交感受到極大的政權存續危機。

 

為了解決政權存續危機,北韓認為必須要讓與自己處於敵對關係的國家不再有敵視感,而這個所謂敵對關係的國家正是南韓及美國。南北韓之間因為各自視自己為朝鮮半島的唯一合法政權,因此不可能有正式邦交關係,但是在1990年代前期,雙方不僅建立的常規性的高層會議,更在南韓兩任左派總統的任內,達成南北韓高峰會與建立兩韓合作的開城工業區(Kaesong Industrial Region)等改善關係的措施。南韓也認知到,倘若兩韓之間發生戰爭,距離38度線僅50餘公里的首爾將會首當其衝,不僅造成大量人員傷亡,更會大挫南韓的經濟發展。

 

也因此,北韓透過「戰爭邊緣」外交策略運作的真正目標是美國。從前面歷史的回顧我們可以發現,北韓念茲在茲的是「跟美國關係的正常化」,希望扭轉美國對北韓的敵對態度。為此,北韓必須提高自己的談判籌碼、取得對方的重視,並在談判桌上取得自己想要的東西。在無法從經濟層面下手的情況下,北韓選擇其最擅長的兩個領域下手──核武與飛彈。

 

北韓頻繁的飛彈試射與核武試爆,一方面是在展示其軍備能力以嚇阻鄰國並取得進一步的談判籌碼,同時也象徵北韓在這方面的進步。在核武方面,北韓除了證明了自己已經有能力發展體積較小、更容易裝載在飛彈上的戰術型核武與氫彈外,潛射彈道飛彈(SBLM)試驗更證明了北韓正在發展其「第二擊」(second strike)能力。從飛彈來看,北韓在飛彈發射準確度與射程的大幅提升,證明了其在洲際彈道飛彈實力的進步。如此不僅能夠增加自己的談判籌碼,更能讓北韓在沒有足夠外匯能徹底現代化其傳統武力的情況下,利用大規模毀滅性武器將朝鮮半島的戰略平衡稍微往有利於自己的方向調整。

 

為什麼這場懦夫賽局要美國讓步?北韓不用負責嗎?

 

在回顧完歷史經驗與北韓的戰略目標後,讓我們再回到懦夫賽局這個模型上。雖然說模型的最適解是北韓與美國雙方各自退一步,但是從現實來看,美國必須要先讓步才能促使北韓讓步。換言之,筆者認為現實「北韓─美國懦夫賽局」的最適解,是建立在美國先行退讓的情況下才能達成的。

 

但為何是美國要先讓步?

 

首先,美國構成對北韓政權存續的威脅,但是北韓卻不會對美國的存續造成任何威脅。不論是國際社會中流傳的「斬首行動」、內部政權顛覆論、軍事行動方案、經濟制裁等,都影響著北韓金氏政權以及依附在這個體制下的菁英階級的存續。

 

反觀北韓任何的軍事舉動都不足以讓美國「滅國」,因此北韓的作為除了為自己爭取到更多談判籌碼外,也透過增強自己的實力削弱美國及其盟友軍事對付北韓的意志。

 

其次,北韓核武與飛彈實力的長足進步,很大的因素是奠基在歐巴馬時期所採取的「戰略容忍」策略上。既然不理睬及持續制裁北韓無法遏止其持續發展核武與飛彈,那不如採取過去做過且被證實有效的雙邊及多邊會談方式,主動對北韓讓利來換取其改變政策作為。

 

再者,在北韓於2013年4月1號通過《關於鞏固自衛用核武地位的法令》,以及2016年朝鮮勞動黨黨代表大會確立經濟建設與核武發展「並進」(Byungjin)的國家政策方針後,要求北韓徹底放棄其核武計畫變成是不切實際的作為。在這種情況下,美國應該採取類似默認印度與巴基斯坦擁有核武的態度,透過讓利、主動接觸及降低威脅感,來降低北韓進一步發展核武的誘因,並將其核武數量與技術抑制在一定的水準內。待雙方互信機制建立之後,再使用「會談/飛彈換取經濟利益」的方式,來降低其核打擊的實力。

 

最後,美國的主動讓步將會對國際社會產生示範作用,進而讓更多國家與北韓有經貿方面的接觸、放寬對北韓的制裁、改善北韓的國際形象,以給予北韓更多誘因服膺國際法規定。

 

當美國主動釋出這麼多橄欖枝,而北韓仍沒有絲毫改變時,再來討論用何種強硬措施改變北韓方有意義,不然只是驗證北韓國內所宣傳的「美帝與其走狗持續侵略共和國的主權的暴徒行徑」是真的而已。

 

北韓境內打倒美國的海報。圖片來源:https://flic.kr/p/4Y7Ywc

作者

Tidus Lin

畢業於台大政治所,是名酷愛籃球、旅遊、電動及閱讀的自由撰稿人。發展藍海策略,長期關注北韓及東南亞議題。目標行遍東亞所有國家。

我要留言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