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國際視野

【分析】東協角度:李顯龍並非配合反台獨

東協析讀
2017-10-20 | 麻六甲海峽

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在上個月月中訪問中國,風傳媒刊登〈李顯龍訪中 「反台獨」─中共開啟國際反獨新防線〉。文中這樣說明新加坡和東協的立場:

在這樣的大勢下,李顯龍在和習近平的見面中主動提出「反對台獨」則毫無意外可言。......細究東南亞國家中,新加坡和越南是台灣最重要的經貿夥伴,依經濟部統計數據,2016年,台新雙邊進出口貿易總額達236.7億美元,佔台灣對外貿易整體比重的4.6%;而台越雙邊進出口貿易總額亦達到122.9億美元,……這對台獨聲勢、對民進黨政府亟欲推動、冀盼成效的新南向政策來說,都會構成打擊。


這很明顯是用以用中華民國憲法和體制的框架以及海峽兩岸出發看這件事情。但是我認為文章並未抓到重點,李顯龍更在意是新加坡的國家利益,以及東協整體戰略的布局,必須站在東協十國甚至印度的角度看才能比較精準。


新加坡總理李顯龍與印度總理莫迪自拍。圖片來源:wikipedia

新加坡致力於把東協整合成一個個體,讓這個人口高達五億多快接近六億的整體成為世界的一極。新加坡作為東協金融、航運中心,以及經濟發展歷程最超前的國家,對於成為東協領袖國家一直是新加坡外交重點的一環。

印度、新加坡、越南有著堅強的軍事合作關係。印度在1991年由總理納拉辛哈·拉奧提出東望政策不久,新加坡和印度之間的軍事關係就日趨緊密。新加坡在2013年9月和越南發表戰略夥伴聯合聲明,今年訪問越南時,更表示「加強進一步戰略夥伴關係」。恰巧印度總理莫迪將東望政策改為東進政策時,把越南列為重點軍事以及海洋戰略合作對象。印度參謀長委員會主席蘇尼爾 • 蘭巴訪問越南,並會見越南人民軍總參謀長、國防部副部長潘文江上將。從印度洋、馬六甲海峽一直到領有南海諸島最多島嶼數量的越南,是亞洲繼日本之外讓航線保持暢通的鐵三角。

站在新加坡的角度,和越南以及印度的軍事合作不但是維持新加坡作為馬六甲海峽通道暢通的關鍵,東協做為與各方強權相比相對鬆散的集合體,讓各方強權(尤其是美國、日本、印度)平衡對中國的影響力,是新加坡甚至東協十國穩定發展的利益。

但今年從新加坡在台訓練的「星光部隊」裝甲車意被扣留在香港、在中國舉行的一帶一路峰會時新加坡派規格較低的財政部第二部長黃循財出席,到和美國軍事演習,都讓中國產生極大的不悅。中國為了抵制新加坡在區域的利益,插足馬來西亞的軍事以及商業港口建設,此舉讓中國在東協的中心點找到一個突破口之外,也將改變新加坡在馬六甲海峽的航運利益結構。

新加坡、越南以及印度的戰略夥伴關係和防衛合作如果要持續,新加坡此時必須拿回在東協以及對中國談判的話語權,軟硬兼施的手法才能保持新加坡在東協的利益,畢竟東協內部並非每一個人都把整合東南亞以及防範中國主張南海9段線(中華民國11段線)當成對外戰略,因為對中國而言,東協團結不是好事情,東協越不團結,中國的南海九段線主張就可以越無人抗衡。



東協越不團結,中國的南海九段線主張就可以越無人抗衡。圖為東協標誌,取自wiki

比方柬埔寨常常跟越南唱反調,馬來西亞也不關心整合東協的議題,因為馬來西亞自己就有石油等天然資源外,所涉足的島礁主權也不若菲律賓或越南多,更不像印尼有龐大的人口、土地以及資源發展海上大國,因此對馬來西亞來說,整合東協就不是那麼重要,重要的反而是如何從外部得到投資,以及完成現階段馬新鐵路的建設。

所以新加坡除了對外締結戰略夥伴關係以外,還必須停止中國繼續利用馬來西亞抵制新加坡,而不是因為贊成所謂的一中原則反對台獨。李顯龍的說法是「我們會遵循新加坡的一個中國」,因為對新加坡甚至越南來說,只要現階段台灣海峽這條連接東北亞和印度洋的路線不要實質的被切斷,他們就解決目前急迫的東協問題。

至於說李顯龍訪問中國就會影響新南向,那更是多慮。越南國家主席陳大光也簽署和發表與李顯龍類似的「一個中國,反對台獨」或「一個中國,不與台灣發生官方關係」宣言。但一帶一路峰會結束,越南隆安省省長陳文勤帶領省的投資計劃廳和工商廳廳長以及官員訪問台灣,並簽訂農業、醫療等等相關合作計畫。地方首長之間的交流,民間的軟實力交流本來就是新南向的重點,台灣只要堅持走自己的軟實力和學術人文交流就對了,風傳媒所謂的反台獨論述,實是多餘。


封面圖片取自Leo Gaggl
 

作者

陳禹瑄

輔大歷史研究所碩士,研究主題是東南亞和印度。專攻的是越南。休閒時喜歡健身和寫評論、偶爾彈彈鋼琴。希望透過東協析讀這個論壇,讓台灣更了解東南亞,產生更強的連結,並告訴台灣人南向是必要的、首要的。而不是西進。

我要留言

【友站連結】台灣公義電子報
【迷航的國度】陳昭南著,購書優惠,限量倒數!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