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國際視野

【分析】龍象之爭:印中邊界開戰的可能性

南向次大陸
2017-08-08 | 林洺宥(南亞議題研究者)

中印邊界線綿延約3,500公里,兩國對其中的諸多地區存在主權爭議,從1962年的邊境衝突開始,諸多小規模衝突時有所聞。此次衝突發生於今年六月底,中國在不丹邊境修築公路,引起印度軍隊介入,是繼2013年的「帳篷對峙」之後又一嚴重的衝突事件。

 

中印對峙的過程與敏感地點

此次衝突發生的地點為中國在鄰近不丹(Bhutan)以及印度錫金邦(Sikkim)的都克蘭(Doklam,中國稱洞朗。圖一紅圈處)高原。不丹認為中國侵犯其領土,但談判無果,因此轉向印度求助。隨後印度也派兵前往與中國對峙,要求中國撤退回以前的駐軍處。


圖一:衝突發生地點為都克蘭(中國翻譯洞朗),處於不中邊界。圖片來源:Google Map


中國認為印度是打著維護「不丹」的名義,行阻撓中不邊界談判之實(中國曾以放棄不丹北方有爭議的領土為條件換取不丹放棄都克蘭高原主權,但失敗)。印度則表示中國已侵入不丹領土,要求其停止損害區域和平穩定之行為。雙方衝突持續升溫,也開始在對峙地點屯兵,中國開始在西藏進行陸空軍的演習、在印度洋增派海軍,意圖對印度形成「C型包圍」。

 

直至今日,雙方仍未有緩解、和平談判的跡象。雖然外界普遍認為中印兩國領袖會在7月7日到8日的G20峰會上進行談判,但據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表示,習近平並不會與印度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見面討論邊界衝突的問題,因為「氣氛不對」。


為何一個簡單的修築公路會引發亞洲兩大強權的激烈對峙呢?我們可以從中國及印度的角度做分析。

 

習近平的野望與擔憂

首先,中國自習近平上任以來,觀察其外交上的種種作為,可以發現中國已不再是過往「韜光養晦」的中國了,其外交政策變得更為主動。「一帶一路」、南海造島,一再顯示中國意圖成為東亞乃至亞洲區域霸主的野心。也因此,我們可以發現,在中國與鄰國產生衝突的時候,中國的態度會變得強硬,一方面測試對手國的底線、一方面又可以趁機壯大勢力,這是遠因。再者,筆者認為近因則是中國對於莫迪在六月、七月的外交訪問之行的成功感到憂心。

川普上任後,有意向印度出售具有主動攻擊能力的無人機。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印度自拒絕參與「一帶一路」之後,先是與日本合作發表了「亞非增長走廊」計畫;再來於莫迪訪問美國的時候,美國總統川普表示將會出售22架MQ-9B保衛者(Guardian)無人機給予印度,而這些無人機將會大大增加印度控制印度洋的力度。種種作為都讓中國開始擔憂印度。因此筆者推論,這次的作為應是對於印度近期的表現給予回擊。

 

印度的威信與弱點

而在印度方面,由於都克蘭是位於中國、印度、不丹三處交界的高地,從此處可以到達寬20公里的「西里古里」(Siliguri)走廊(圖二紅圈處),它是印度東北七省進入印度中部的咽喉要地。一旦中國修築完成位於都克蘭高原的公路,解放軍將可由該處順勢往下控制住走廊,並在兩國戰爭時取得戰略優勢。

圖二:此次衝突地點鄰近印度咽喉要地,失去西里古里走廊,印度將無法通往東北七省(如阿薩姆邦),圖片來源:Google Map
 

此外,更深層的原因在於,印度在中國勢力到達南亞區域以前是該地區的霸主,對於尼泊爾、孟加拉、不丹、斯里蘭卡等周圍國家都有著絕對的影響力,而不丹與印度的關係除了根植於歷史、地緣的親密之外,兩國更於1949年簽訂的《永久和平與友好條約》中規定印度為不丹的保護國。

 

因此本次的衝突對於印度的威信有十分嚴重的威脅,印度必須展現對於南亞區域實質的掌控力與影響力,才能在與中國競爭的當下,繼續維持在南亞地區其他國家心中的地位。簡單來講,印度現在是不得不爭。


衡量印中開戰的難度

縱使印度不得不爭、縱使中國在嶄露自己的獠牙,我們仍然可以樂觀的認為雙方不會爆發再一次的大規模戰爭。首先中國的軍事力量與印度的軍事力量差距不遠,在2016年的軍事排名中,中國第三、印度第四,且兩者都是擁核國家,在互相保證毀滅的情況下,開戰的可能性不大。再者,國際社會也不會樂見亞洲兩個最有經濟市場潛力的國家開戰而損害到自身的利益,國際力量也很可能介入制約。

 

但現在雙方都處在一個騎虎難下的態勢,要如何結束,著實考驗決策團隊的智慧。筆者傾向於雙方會走向外交談判,但過程中產生些許的小衝突是無可避免的。走向外交談判的動機一如上述幾點原因,軍事衝突解決是行不通的,而且傷害只會更大。但為了疏導因民族主義而上升的輿論壓力,或許會發生零星的衝突也是可預期的。究竟雙方會如何處理這次危機著實讓人好奇,如成功解除危機,或許又是危機處理這門學問的經典案例。

 

*封面照片為印度陸軍,來源:維基百科

我要留言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