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國際視野

【阿國示威】拒絕恥辱投票 阿爾及利亞大選中進行反投票示威

南向次大陸
2019-12-13 | 阿爾及利亞人民發起拒絕投票行動(twitter)

文/林艾

阿爾及利亞於昨(12日)進行總統大選,然而阿爾及利亞的抗爭者發起「拒絕投票」的行動,批評政府製造民主假象,並要求政治體制全面改革、軍方停止干政黑手。

11月9日阿爾及利亞獨立選舉監督委員會宣布五位總統候選人,分別為前總理阿卜杜勒馬吉德·特本(Abdelmadjid Tebboune)、前總理阿里·班弗利斯(Ali Benflis)、前文化部長伊茲丁·米胡韋比(Azzedine Mihoubi)、建設運動黨主席阿卜杜勒卡德爾·班格里納(Abdelkader Bengrina)和未來陣線黨領導人阿卜杜勒阿齊茲·貝萊德(Abdelaziz Belaid)。這些候選人被視為是先前被迫下台的總統布特佛利卡(Abdelaziz Bouteflika)的黨羽,甚至最年輕的候選人也已屆56歲,對於平均年齡僅27.5歲的阿爾及利亞,民眾質疑如此垂垂老矣的候選人根本沒有辦法反應民意。


總統選舉是唯一辦法 阿國人民不買單

貝萊德於上月17日競選活動開始時,曾呼籲阿爾及利亞人必須壓倒性的投票,並稱總統選舉是「解決危機的唯一辦法」,其甚至強力批評任何操縱總統大選投票的企圖,都是在「操縱真正危機的國家的命運」。特本強調民意調查必須有效,以使該國擺脫黑暗通道,同時致力於「解決阿爾及利亞所有的問題」。胡韋比則表示需要「通過自由和透明的選舉來奉獻人民的意願」。班弗利斯亦敦促阿爾及利亞人參加12月12日的選舉,以「避免阿爾及利亞正在經歷的危機的惡化」並須進行「各種形式的對話和暴力消除」。班格理納致力於旅遊業的發展,並鼓勵國民產品,尤其是農業和工業產品的出口以減少進口費用,強調自己是「人民的候選人」,將修復黑手黨造成的破壞。
 


阿爾及利亞總統候選人投票畫面。圖片來源:twitter

儘管多位候選人強烈指出投票的重要性,然而大多數阿國人民仍無法接受這五位與前總統關係密切的候選人角逐總統大位,認為這樣的選舉結果僅是換湯不換藥,並堅持「不會有選舉」。阿國獨立選舉人協會(ANIE)成員和經濟學教授穆罕默德·謝里夫·貝爾米侯伊(Mohamed-ChérifBelmihouib)曾在該國電台節目中提出:「無論誰當選,其任期都是過渡。 」阿國本身的貪腐因歸咎於涉及人員的道德變態以及公共秩序的結構性問題:「國家預算越大,腐敗就越廣泛」,而貝爾米侯伊認為,此次選舉可以說是一場賭注:「選舉本身與候選人的身分無關,而是與阿爾及利亞民族和國家的未來有關。」意即選出總統本身不是最重要的結果,而是如何產出民意的過程,此將影響阿國未來發展走向。

抗爭已逾半年 改革才是唯一出路

阿爾及利亞已連續在40多餘個週五進行示威,抗爭內容除了對於執政二十多年的總統布特夫里卡(Abdelaziz Bouteflika)(已於4月2日辭職)表達不滿,亦控訴執政黨貪腐、軍方干政以及選舉不公。2019年2月至今的示威已可知有3人死亡,200人以上傷(包含警員),300人以上遭捕。候選人一再強調選舉的重要性的原因,除了臨時總統本薩拉赫(Abdelkader Bensalah) 90日任期期限已過,外界認為因群眾堅持全面改革政治體制的訴求使得掌權的軍方情勢吃緊,因此想藉由總統大選試圖表彰民意,以「偽裝的民主」象徵政權的穩固;同時,也因為先前曾兩次試圖舉辦大選,卻皆以失敗收場,軍方顏面盡失,故堅持無論如何要讓12日的投票順利進行。事實上軍方一直以「垂簾聽政」的姿態介入國家運作,軍方參謀長薩拉(Ahmed Gaid Salah)被認為是全國實質領導人,尤其在布特佛利卡下台以後,軍方干政的手段愈發明顯。不過該國學者對此表示,軍方並無意介入國家大小事,只會干涉「戰略性重要決策」,多數事務則交由民選領導人處理;儘管如此,在阿國獨立以後的多次權力鬥爭當中,軍隊都扮演著仲裁者的角色,可見其對於政治、經濟等各種領域的影響力。

軍方促成此次大選的決心也在今日的投票中湧現,包含選舉人資格名單的造假嫌疑,其中一名阿國人民在確認選舉人名單時發現自己7歲的兒子也具備選舉人資格,懷疑政府灌水投票人數。今亦有阿國人民在投票所看見大批年輕便衣軍人包裹頭巾投票,而無婦女或老人。多名抗爭者於迪杜什穆拉德街(Rue Didouche Mourad)、市中心等地進行大規模反投票示威活動,多數選民亦在推特等社群媒體發出「拒絕恥辱投票」的訊息和聲明,甚至直指政府愚弄人民。

 

阿爾及利亞抗爭者發起「拒絕恥辱投票」。來源:twitter

堅持以逾半年之久的抗爭至今仍未平息,「阿爾及利亞捍衛人權聯盟」(ALDHR)副主席薩希曾表示,這場選舉無益於阿國政治,而是需要將整個體制改革,才可平息人民的怒火。阿國人民將抗爭活動稱為「希拉克」(the Hirak)意為動員,是為傳達人民對於現狀的挫折感,強調基本訴求就是捨棄當今的制度。薩希亦指出,民間反對派人士曾多次提出意見,卻屢遭執政黨否決:「從八月開始,政府不斷逮捕民間運動人士,掌權者根本不願意對話。」

促前總統下台 民意抗爭力量強大

從今年4月布特夫里卡不再競選之舉便可得知,阿國人民的抗爭對於政府是具有一定的影響力,雖政府鎮暴手段未曾消停,卻能看出政府軍方對於人民有所顧忌,而未有一意孤行的作為。阿國人民至今仍不懈於策動政府改革的決心,或許能成為成功翻轉政治體系的原動力之一:「當你認為一切都順利時,它仍然存在。」一名示威者參加今日示威活動時如此註解,似乎是在說明人民傾盡全力透露而出的無助目前仍是未解之境,但亦是鼓動人群繼續向體制的不公控訴。反觀香港也同樣處於不間斷的遊行及抗爭中,卻因極權政府的強力打壓和殘暴控制顯得更加無退處可避。
 

阿爾及利亞民眾與警察肢體衝突。圖片來源:twitter

面對大體制的壓迫,孤身一人的沉默也許無力而沉重,然而當一群人為之覺醒而奮戰的時候,就是一個邪惡體系重新被定義和突破的開端。各地皆有不同的抗爭行動正在不斷延燒,而略窺阿爾及利亞和香港人民的行動便可想見,公民的認同及參與能夠形塑社會的改變,不僅是激發對於公眾事務的關懷,更是延及國家未來發展動向;一個國家由下而上的改造,才能真正翻轉錯誤和展現多數民意。台灣也曾歷經各式大大小小的抗爭,我們如今應慶幸自己仍未到走上街頭的危急時刻,趁不流血的革命仍在掀動浪潮時,我們只能破釜沉舟,投下手中決定性的選票。
 

(本文僅代表作者意見,若有任何指教,歡迎來稿

*延伸閱讀
【分析】印、巴的邊境硝煙,會飄到五月嗎?
【評論】韓市長的如意算盤:圈粉圈到2020總統大選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封面圖片來源:twitter


 

作者

林艾

呼吸、喝水、吃飯、睡覺--生活之必要。正如我在此,我願使你進入我世界中必要。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