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國際視野

【分析】美國在印度洋上的軍事行動

南向次大陸
2017-10-31 | 2007年的馬拉巴爾演習。

美日印聯合海上軍演馬拉巴爾(Malabar)於今年7月10日在印度洋登場,三國分別出動自身的航母參加訓練(分別是美軍尼米茲號航母、日本出雲號直升機登陸艦、印度超日王號航母),這場號稱史上最大的軍演在印度洋上如火如荼展開,美軍的行動更直接證明聯合亞太國家進行軍演不受當今川普政府的模糊亞太戰略影響,演習的時間點又剛好落在中印邊界對峙事件,頗有印度拉攏美日聯合對抗中國的意味。


亞太新情勢

當前的亞太情勢可說是撲朔迷離,特別是在美國總統川普上任後,不但大方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互稱好友,川普的亞太政策至今也尚未明確,不免造成亞太盟邦緊張與不安。

美軍太平洋艦隊指揮部於此時此刻大動作在南亞的印度洋進行聯合軍演,一方面警告中國亞太區域仍屬美國管轄,更是美軍第七艦隊的巡弋範圍;二方面也是回應中國海軍在印度洋與南海日益猖狂的行動,特別是中國自推出「一帶一路」政策後,在海上絲綢之路的路線中,中國政府透過與鄰近國家的合作,除先後確立「中巴經濟合作走廊」的計畫後,中國更與巴基斯坦的瓜達爾(Gwadar)港、斯里蘭卡的漢班托特(Hambantota)港、孟加拉的吉大(Chittagong)港、緬甸的實兌(Sittwe)港與可可群島(Coco Islands)、柬埔寨的賽西哈努維爾(Sihanoukville)港等進行合作。


File:Gwadar Port.jpg
中國與巴基斯坦的瓜達爾(Gwadar)港合作。圖片取自wiki

更甚者中國第一個海外軍事基地-吉布地已在非洲正式展開,雖規模不大,但在國境外部署建立的第一個海外軍事基地,代表著中國正在崛起中,而中國軍力在印度洋周邊海域的種種作為,連帶使得美軍格外注意。

結論

印度是當前南亞最重要的國家之一,更是美國早已想拉攏的對象,美印兩國早於2005年簽訂《國防合作新框架協議》 (The 2005 New Framework for Defense Cooperation)、2006年簽署《印 - 美海洋安全合作框架》(The 2006 Indo-U.S. Framework for Maritime Security Cooperation)以及2010年簽署《反恐合作倡議》 (The U.S.-India Counterterrorism Cooperation Initiative),上述協議顯示美印關係更加升溫,印度與美國的軍事演習次數,早已超越印度與其他國家軍演的次數,更甚者印度總理已於今年6月會晤美國總統川普,美國政府正式批准對印軍售,包括價值三億六千萬美金的的運輸機案,及22架守護者無人機的採購案,這些裝備的售出會大幅提高印度監控印度洋的能力,有效遏阻快速崛起的中國。

日本則是美國的盟國,更是美國長期在亞太地區的戰略「基石」。雖仍可看見日方政府想降低與中國的敵對態勢,但只要牽涉到主權議題、歷史議題,兩國即陷入緊張與對峙的氣氛,包括在2012年的日本將「釣魚台列嶼」國有化一事,導致兩國發生數波軍機對峙情形。在如此的情勢下,日本配合美軍的亞太戰略,日本與中國對抗的戲碼只會重複上演,安倍政府在國家安全的考量上,聯合美軍嚇阻中國的戰略路線只會貫徹不會退讓。

面對持續崛起的中國,美國早已認知到亞太地區安全的重要性,更與日本、印度進行合作,除了這三國是民主國家外,亦是重要的經濟強國,在合作議題上易於發揮聯盟的角色。美國在亞太地區的「積極作為」,特別是南海議題、東海議題等主權上的認定早與中國碰撞,美國更認定中國在軍事上的大力擴軍,有稱霸亞太地區之嫌疑。

雖然美中兩大強權仍會積極「克制」,但美國的對外政策早已讓亞太局勢處在波浪上,美軍的行動更加深與日、印盟邦間的緊密度,無形中也提高「嚇阻」中國之企圖。



封面圖片取自 U.S. Navy
 

作者

宋磊

獨立評論人,國立中正大學戰略所碩士、國際事務兼職作家

我要留言

【友站連結】台灣公義電子報
【迷航的國度】陳昭南著,購書優惠,限量倒數!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