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國際視野

【分析】從印度教育體制看台灣教育環境之未來

南向次大陸
2017-12-06 | 印度學生。圖片來源:https://pxhere.com/en/photo/1342285

最近,筆者在師長的介紹下閱讀了《下一站,印度》。作者是一位日本的印度專家。書中的內容主要講述了印度的教育、印度文化如何影響印度人的性格,以及在最後介紹了幾位全球知名的印度企業家。

在閱讀的過程中,最為觸動的部分是關於日本以及印度教育環境的比較。兩者都極端要求背誦,近乎是「填鴨式教育」的方式。在日本,乘法表僅要求背到9乘9,但在印度卻要求到16乘16乃至19乘19,但日本學生與印度學生在課堂上的表現卻是截然相反。日本學生都喜歡「低調」,能不突出、不被注意是最好的狀態;印度學生則是好辯且也善辯,在課堂上與老師針鋒相對是家常便飯。造成這一切的原因,或許出自於印度強調的不是死背,而是活背。

如果說臺灣的教育注重的是上對下的「教」,印度就更為注重如何去「導」。當學生背完要求的內容之後,老師會引導他們利用默背的內容進行辯論,讓學生習慣被問「為什麼」,進而誘導他們去思考、去改進,一步步培養他們舉一反三的能力。甚至於作者的友人曾看過在印度理工學院(Indian Institutes of Technology,以下簡稱IIT)的老師因為辯輸學生而喪失信心,也有學生因對授課老師之講課內容不甚滿意,而投訴該師,希望將該老師解聘。這些都顯示了印度的教育所培育出來不盲從的個性。


印度的小朋友在使用電腦。圖片來源:https://flic.kr/p/eaSRkC


臺灣的情況與日本相近,都是死背式教育。近來課綱問題再度火熱,此次戰的不再是歷史,而是國文課程中的文白比例問題。到底是否該繼續調低文言文比例、還是維持現狀,雙方產生激烈交鋒。有百名作家發起連署表示「支持調降文言文比例,強化台灣新文學教材」,認為繼續現行的文言文課文比例是陷入「中國結」、是陷入守舊主義的依賴。

但其實臺灣教育的問題從來就不是文言文與白話文的比例問題,而是如同景美女中國文教師李佩蓉在接受採訪時所說的,需要改變的是大眾看待國文課的角度。即便老師想用哲學思辨的方式授課,也會因為家長看不到立即的成效而被投訴。因為這樣,導致了學校採用更清晰且立即性的評分方式--背誦。背課文、背註釋、背作家生平。

「背多分」的考試模式大幅扼殺了學生對於國文的興趣,其實不只是國文,每一門人文科目都是這樣被摧毀的。筆者認識的物理老師就曾表示,他到了大學才發覺原來人文社會這個領域是吸引他的。

此外,這種死背式教育另一個問題就是,台灣的學生在課堂上只能是單向的資訊接收者,而無法與老師進行雙向溝通,甚至缺乏挑戰老師的勇氣。都說真理是越辯越明,但在國高中階段的學生都只能被動接受的知識的傳播,學生無法藉由與老師的對話,去體會這些死板課文背後真正的藝術價值甚至是意義,課本與老師說什麼就是什麼。

筆者上課因為授課教師的緣故常有外籍學生在座,他們都很驚訝於台灣的學生為什麼這麼安靜。他們所孰悉的課堂應該是熱烈的,老師與學生、學生與學生因為言詞的碰撞而產出知識的火花。

台灣的教育體制產生十分嚴重的偏差,最嚴重的就是學生對於求知欲的抹殺。課綱不管如何調整,在資訊爆炸的時代,學生都能夠自己得到想要得到的訊息。但對於培養求知欲、該如何引導學生進行探索,卻是資訊爆炸給不了的。與其爭執文言文與白話文的比例這種治標不治本的表象,更應將心力放在如何鼓勵學生適性發展以及培養多元的興趣,並改善評分機制以導正教育方式僵化的問題。


台中市居仁國中的一堂數學課。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此篇文章透過印度的教育體制反思臺灣,雖然印度的教育並非完美,但在「活背」的部份卻能使我們見賢思齊。為什麼同樣都分屬於塗鴉式教育,但臺灣相比印度就是少了一分創意與靈活運用?老師以及家長需要改變評價學生的方式以及成績至上的觀念。

與其因為強調課堂進度而不斷強塞內容給予學生,不如增加課堂上的問答與辯論,讓學生真正了解並能運用他們所學的東西。在這過程中,獨立思考與批判的能力也才能逐漸被訓練出來。

我們應當透過了解別人的長處以修正我們的短處。改革是條漫漫長路,雖然無法直面負責課綱調整的委員陳舒己見,也只能提供自己的所見所聞,在戰場旁邊敲敲邊鼓,希望能夠給予這個社會更多不一樣的聲音。




【六都春秋】粉專: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官網:https://ladopost.com

作者

林洺宥

南亞議題研究者,就讀於中興大學國際政治研究所。

延伸閱讀

我要留言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