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國際視野

【分析】誰是恐怖份子?打擊政治異己的新策略

 借鏡伊斯蘭
2017-08-02 | 張育軒(自由撰稿人,長期關注中東)

日前卡達遭遇到沙烏地阿拉伯為首的八國雪崩式斷交,要求不再支持「恐怖主義」和「恐怖組織」。可是美國在中東最大的軍事基地,就在卡達,卡達也參與美國主導的「對抗恐怖組織聯盟」,到底為什麼會這樣?

這些都取決於你怎麼定義恐怖主義,以及誰是恐怖組織。可惜的,這個詞往往成為政治藉口。就像是獨裁政權說你「顛覆國家政權」,這通常指的是不喜歡你又找不到犯罪事實。

在中東,這個詞被濫用的極為嚴重。誠然,確實有像是ISIS這樣的恐怖組織,以恐怖攻擊為主要的行動方式,但每次攻擊經常沒有明確的政治要求或目的,有時甚至是無差別的製造混亂。更不要說有時候跳出來承認「不是自己發動的攻擊」,作為招募的宣傳手段。

恐怖攻擊的定義是什麼?
嚴格來說,恐怖攻擊定義,是指用暴力的手段,達成政治、宗教或意識形態目的。在中東,最早的恐怖攻擊可以追溯到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當時巴勒斯坦地區為英國的託管地(mandate,意即由英國代為管轄),錫安主義者為了趕走英國人、建立以色列,在耶路撒冷製造了著名的「大衛王飯店爆炸案」,該飯店是英國軍隊的總部,爆炸中有91人被殺、46人受傷。不過,後來以色列成功建國,就不用再搞這套了。

1979年之後,美國策動阿拉伯各國人民,去阿富汗當聖戰士反抗蘇聯入侵。這些聖戰士在阿富汗把蘇聯趕走之後,並沒有放下武器,反而轉而將矛頭對向美國。畢竟,欺壓穆斯林的帝國,美帝跟蘇聯都有份。著名的蓋達組織應運而生,犯下了著名的911事件。

蓋達組織建立者賓拉登,就是當初美國在阿富汗培養的聖戰士之一。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然而,美國入侵阿富汗跟伊拉克並沒有解決恐怖主義的問題,反而又創造了一堆新的恐怖組織。這裡面不是每個都反抗美國的,有些是不喜歡其他的教派、也有些反抗當地政府、有些只會針對官方、有些會無差別造成平民損傷、有些甚至還搞綁架。同樣的是,在這個公權力不彰、社會上充斥不公不義和腐敗的地方,非常容易滋生暴力;暴力成為無政府狀態的副產品。

恐怖組織如何誕生?
今天恐怖組織最為氾濫的地方都是在國家秩序不太靈光的地方,例如伊拉克、阿富汗、敘利亞、葉門、利比亞、蘇丹等地。這些地方的部分恐怖組織會跨國進行恐怖攻擊,直指歐美國家(特別是美國),除了西方帝國主義任意干預當地的歷史與政策使人民心生不滿,恐怖組織也利用穆斯林文明反抗西方文明宰制的文宣來宣傳、加強跨國動員能力。所以可以看到為何蓋達組織的成員橫跨從埃及到巴基斯坦,而不是只有沙烏地阿拉伯人。

儘管滋生恐怖組織的是當地的失序與腐敗狀態,但不是每個人都選擇暴力應對這種情況,否則中東每個地方每天都不得安寧,實際上恐怖攻擊只集中在部分區域,所謂「恐怖份子」也只是極少數人。大部分人更願意採用和平的方式改變現狀。例如,橫跨多國的穆斯林兄弟會就主張政治參與來讓社會變得更好。另外巴勒斯坦哈瑪斯,經常被當成恐怖組織。確實朝以色列發飛彈是錯誤的行為,但以色列無差別的殺害巴勒斯坦平民卻從未受到等同的譴責和問責,令人不禁問到底是恐怖組織比較惡劣,還是擁有高科技武裝的恐怖國家比較惡劣。

穆斯林兄弟會曾經是埃及的人民團體與政黨,但因為政治因素而被列為「恐怖組織」。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打擊政治異己的託辭
可惜,像是穆斯林兄弟會這類組織一樣不見得能被當權者所接受,例如,上面提到的兄弟會在埃及就被列為「恐怖組織」,這些專制的當權者認為,只要稱對方為恐怖份子、恐怖組織,就可以正當化自己打壓異己的行為。彷彿,說某個人顛覆國家政權,任何關押不人道的行為就會自動合理化。

不只有中東的獨裁政府會操作這種政治語言,西方政府也會。在過去數十年「反恐戰爭」以來,美國等西方政府往往將侵犯個人隱私的立法手段,包裝成「打擊恐怖份子」的安全措施。

誰在「製造」恐怖主義
因此,在當代,我們要打擊「恐怖主義」,必須面對社會複雜的狀況、腐敗的政府、失序的社會。古往今來從來不是把恐怖組織全部消滅,就能解決恐怖主義的狀況存在,恐怖主義的根源不是幾個腦袋沖昏頭的個人,而是背後的政經社會狀況。一如我們把流浪漢都趕出公園了,但是也不會解決流浪漢的問題。

這不是說我們應該同情這些製造暴力傷害的人,重點在於我們需要更深入的理解與區分「恐怖主義」這個被濫用詞彙底下形形色色的個人與組織,以及,最終認識到,有時問題的根源不是恐怖主義,而是製造恐怖主義的狀態。


圖片來源:​I Marine Expeditionary Force

我要留言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