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國際視野

【評論】川普任命女婿為中東特使 能解決巴以問題嗎?

借鏡伊斯蘭
2018-10-20 | 美國總統川普女婿庫什納(Jared Kushner),本為總統資深顧問,最近被任命為中東和平大使。

日前,報導指出川普的中東和平特使、同時也是他自己的女婿庫什納(Jared Kushner),向巴勒斯坦自治機構的主席阿巴斯提出新的和平方案,建議將西岸地區與約旦組成邦聯(confederacy),而加薩走廊則併入埃及。

阿巴斯對此回應:「好,他想要跟約旦和以色列組成邦聯,他已經詢問以色列意向如何。」這番發言立即遭到約旦公開拒絕,表示除了兩國方案(巴勒斯坦與以色列各自為一國)以外沒有其他替代方案。

庫什納本身是猶太裔美國人,他被川普賦予達成巴勒斯坦與以色列之間和平的任務。2016年川普訪問以色列,就誇下海口要促成以巴和平,並指派女婿庫什納進行後續的外交工作。庫什納早在川普當選之前就透露出對外交工作的興趣,也順利在川普當選之後討到一門差事。

川普提出解決以巴問題並不是什麼驚天動地的大事,自老布希總統以降,歷任美國總統都嘗試在以巴問題上做些什麼,從最早期柯林頓的大衛營協定、小布希的路線圖、歐巴馬的外交斡旋,每任美國總統或多或少都在以巴問題上投注過心力,但都以失敗收場。失敗的根本原因主要還是兩者之間幾乎不可調和的主張,同時也有現實與人為的因素。

庫什納的建議並非無中生有,約旦巴勒斯坦聯邦早有先例。最早這個主意出現在80年代,由約旦前國王胡笙與前巴勒斯坦解放組織領導人阿拉法特所構思,不過最後因為細節沒談成而不了了之,隨著奧斯陸協議的簽訂、巴勒斯坦自治政府的建立,各方對這個構想都不感興趣。

巴約邦聯對巴勒斯坦不實際,對約旦來說更是不可承受之重。約旦有大約70%的人有巴勒斯坦的淵源,另外還有大約200萬人是登記在聯合國的巴勒斯坦難民。早在1960年代,駐紮在約旦的巴勒斯坦解放組織與左翼人士,就曾經主張推翻約旦皇室,促進阿拉伯政治的共和理想。

巴勒斯坦人在約旦數量龐大,若再納入約旦河西岸,約旦人自己就真的成了自己國家的少數民族了。除非納入以色列,成為大巴勒斯坦聯邦,不過這對想要建立單一民族猶太國家的以色列錫安主義者,一樣完全不能接受。

實際上,約旦皇室最初並非來自約旦,而是來自今天的沙烏地阿拉伯,目前約旦國王的曾祖父是漢志(位於今天沙烏地阿拉伯)的大公,在20世紀初期曾夢想建立一個阿拉伯王國,而許諾英國人如果反抗鄂圖曼土耳其的統治,英國人就會幫助建立一個大阿拉伯王國,這是著名的麥克馬洪-侯賽因通訊。

這份通訊沒有法律效力,英國人又在裡面留了許多「但是」的例外條款,比如不包含巴勒斯坦。更慘的是英國人同時還跟法國人達成協議,以及許諾猶太人在巴勒斯坦建立家園。

儘管侯賽因確實發動了阿拉伯起義,攻擊了大馬士革的鐵路。然而可惜的是在後來的爭鬥中,被紹德皇室用武力趕出漢志,英國人最後將小小的外約旦給他(至今約旦皇室仍支付耶路薩冷保安的費用),領土大小比起當初侯賽因所夢想的大拉伯王國天差地遠。

1948年巴勒斯坦大災難之後,大批巴勒斯坦難民落腳於約旦,直至今日。因此約旦皇室的外交政策必須顧及到巴勒斯坦議題。當川普宣布承認耶路薩冷為以色列首都時,就給了約旦皇室一個相當大的打擊。

火上加油的是,庫什納還曾提出巴勒斯坦國放棄東耶路薩冷作為首都,而另外挑選地方。這對巴勒斯坦來說不可能接受。在巴勒斯坦的核心訴求上,以耶路薩冷作為首都、難民回歸權以及1967年以前國界都是難以妥協的關鍵。

隨著現任巴勒斯坦主席造訪沙烏地阿拉伯首都利雅德,獲得沙烏地阿拉伯的支持,等同於拒絕川普的和平方案。川普想要達成世紀協議,恐怕是不可能的。

 

 

*延伸閱讀
【評論】遭受汙名化的中東人民與穆斯林,你能做什麼?
【評論】如果巴勒斯坦是一棟摩天高樓?
【評論】川普新的安全顧問對中東意味著什麼?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封面圖片來源:Chairman of the Joint Chiefs of Staff

 

作者

張育軒

自由撰稿人,長期關注中東

延伸閱讀

我要留言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