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國際視野

【評論】永遠的鄰居:伊朗為何暗助伊拉克

借鏡伊斯蘭
2017-09-15 | 在伊拉克街頭巡邏的美軍士兵,雖然伊拉克政府軍擊退ISIS,但重建之路仍相當漫長

1979年伊朗變成神權共和國以來,不少阿拉伯國家就抱怨伊朗有重建波斯帝國的野心。這當然是有點誇大的擔心,因為在現代國家體系當中,每個擁有古文明的國度都不可能改變現實政治的疆域。伊朗就是伊朗,一如阿拉伯國家也不可能重建阿拉伯帝國。

不過,伊朗的影響力擴張倒是真的。伊朗目前擴張影響力的範圍通常涵蓋有什葉派教徒的地方,從巴基斯坦、阿富汗、伊拉克、敘利亞到黎巴嫩。這主要得益於美國失敗的政策和阿拉伯國家的積弱,伊朗藉由共享的宗教連結和當地的權力真空,影響力輻射,也引起了西方媒體的擔憂。

美國為何難以重建伊拉克
到今天,美國的許多國關教科書仍然將二戰之後的馬歇爾計畫(The Marshall Plan)奉為美國海外作戰以及幫助其他國家的範本。二戰結束之後,時任美國國務卿的馬歇爾提出計畫,出錢出力幫助西歐重建,意圖防止蘇聯影響力擴張。在馬歇爾計畫之下,西歐得以快速回復經濟秩序和發展,而奠定北大西洋兩端聯盟的基礎。60年前美國人就知道,缺乏政治藍圖和足夠重建投入的戰爭,是一場終究會輸的長期戰爭。

因此,特別是在伊拉克,美國的政策純粹就是軍事政策,缺乏政治與經濟的藍圖。若曾畫了藍圖,也只是天真到不行的藍圖。第二次波灣戰爭時,美國認為,拔除獨裁者海珊之後,伊拉克會熱烈迎接美軍,然後建立一個民主自由的政權,而石油收入也足夠伊拉克之後的重建。


美國佔領伊拉克後,重建之路相當緩慢,只重視軍事方面的建設。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實際上並沒有當初布希政府設想的那麼美好。伊拉克與德國存在大大的不同:第一,德國有強大的工業基礎可以復甦,伊拉克只有石油產業,而且多年來受到國際制裁。德國人可以很快脫下戰袍加入工廠,伊拉克人脫下戰袍便難有棲身之處,沒有能夠投入的工作。第二,德國在德意志帝國和威瑪共和時期已經有議會政治的傳統,伊拉克的現代民主政治根基不深。

伊拉克被美國攻陷之後不久,便陷入恐怖攻擊內亂的泥沼當中,汽車爆炸攻擊層出不窮。在此情況之下,不管是小布希政府還是歐巴馬政府,都無意投入資源協助伊拉克,只著重於軍事上的勝利與撤退。同時,在美國在伊拉克推動「去復興黨」化的政策,原本任職於海珊政權的伊拉克人都不能繼續在政府工作。這項政策來自於德國的去納粹化,在德國施行有道理,但拿到伊拉克之後,意味著一大批有經驗的官僚被迫離開工作。可想而知,美國的短視近利留下了巨大的權力真空。

伊朗援助鄰居的契機
伊朗在這個局勢之下獲得極有力的位置。在兩伊戰爭期間(1980-1988),伊朗就接收不少伊拉克什葉派的難民,伊朗也庇護了許多跟海珊政權對抗的伊拉克政治人物。美國推翻海珊之後,這群人便回到伊拉克參與重建,也意即著他們與伊朗的良好關係,間接幫助伊朗影響力進入伊拉克。

從上圖可以明顯看出伊朗境內大多為什葉派教徒,且與伊拉克大幅接壤。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然而,對不少伊拉克人來說,伊朗的幫助是極為重要的。在ISIS崛起時,伊朗適時地提供伊拉克庫德族武器與裝備抵抗侵略、伊朗幫忙組織的什葉派民兵也在這三年的對抗ISIS作戰中佔有重要地位。同時,若非伊朗參與伊拉克的重建,難道美國或西方國家願意提供等量的支持嗎?

無怪乎2003年美軍入侵伊拉克時,一名伊朗官員曾說過:美國終會離開,而伊朗永遠是伊拉克的鄰居,因此伊朗永遠會更關心伊拉克。

台灣如何借鏡伊朗
伊朗的影響力是多種形式的,除了軍事與政治以外,還涵蓋了民生用品、建設等各種領域。紐約時報一篇深度報導就觀察到,巴格達的超市充滿了進口自伊朗的牛奶、優格、雞肉等。同樣的影響力也落實在敘利亞,不過敘利亞還在內戰當中,軍事政治領域以外的伊朗影響不是很明顯,但也傳聞伊朗革命衛隊獲得敘利亞政府大筆的建設合約。

除了伊朗之外。今年三月開始,伊拉克總理透露重建被ISIS佔領的區域需要五百億美金。如果伊拉克幸運的話,可以進入重建階段,那麼台灣也有機會。2016年台灣的外貿協會做過一個伊拉克經貿的報告,另外新聞上也見到台灣淘汰的警車出現在伊拉克。顯示台灣在伊拉克存有經貿的空間。伊拉克座落於美索不達米亞平原,交通連結阿拉伯半島、黎凡特地區與波斯高原,四通八達。台灣如能與伊拉克有更多連結與交流,不失為好事情。



*封面圖片來源:美國陸軍

作者

張育軒

自由撰稿人,長期關注中東

我要留言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