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國際視野

【評論】如果川普退出伊朗核協議

借鏡伊斯蘭
2017-09-19 | JCPOA會場

川普選前就一直主張要退出2015年簽訂的伊朗核子協議(簡稱JCPOA),稱為「有史以來最糟糕的協議」。核協議是由伊朗與聯合國常任理事國加上德國(所謂的P5+1)簽訂的國際條約,基礎是伊朗放棄發展核子武器,換取解除國際制裁,精神是透過外交與接觸,將伊朗拉回國際社會。

然而,川普上任之後試圖找出伊朗違反核協議的證據,作為美國退出核協議的口實。川普派遣美國駐聯合國代表Nikki Haley到國際原子能機構(IAEA,作為核實伊朗是否遵守協議的國際機構),施壓IAEA對伊朗進行更多的檢查。另外要求美國情報單位找到伊朗違反的證據。這些舉動的目的是,將協議的崩潰推卸到伊朗頭上,避免美國在該議題上孤立自己。



國際原子能總署


10月中旬,再次會來到每90天川普必須向國會報告伊朗是否遵守核協議的法定期限。川普表明前兩次都是心不甘情不願的給予肯定的答案,也不諱言想找機會退出,儘管華府外交政策圈內一面倒地傾向支持核協議。目前很難肯定川普為何如此堅持。筆者認為川普個人只是不喜歡歐巴馬的一切政策,想要推翻歐巴馬的一切主要遺產,從TPP、健保法到核協議都無一倖免。當然,所有這些政策正反支持者都有,也都存在商討空間。
 
核協議的問題在於,它僅僅是核協議,只有處理核武器問題。伊朗卻是美國在中東的地緣政治對手,伊朗的導彈計畫、在伊拉克、敘利亞、阿富汗、黎巴嫩甚至巴勒斯坦等地的影響力都是核協議無法也沒有處理的。

 面對川普政府的態度,
伊朗也不甘示弱擺出強硬姿態。9月伊朗總統魯哈尼就職表示:「新的美國政府應當知道失敗的制裁經驗,如果協議崩潰,伊朗將會回到協議談判以前更有利的位置。」9月2號,伊朗核子官員表示:「伊朗有能力在五天內重新恢復20%濃縮釉,但我們對此毫無興趣,伊朗將會認真遵守核協議。」

這樣情況下,核協議有幾種可能。

第一,川普遲早退出核協議。有可能再拖上幾個月(例如受到朝鮮問題阻撓),也有可能在十月中之前退出。無論何時,川普退出核協議的機會都不容小覷。退出之後隨之而來的,根據川普政策往往雷聲大雨點小的往例,是新一輪象徵性的制裁與不間斷的外交口水。有鑒於其他各國退出的機會很低,伊朗也表態即便美國退出,伊朗仍會遵守協議的狀況來說。美國退出將不影響核協議的繼續執行,而川普也主要是兌現競選承諾。

第二,川普任內勉強維持核協議。這也不無可能。川普可能在外交體系和周邊顧問力勸之下,勉為其難繼續維持核協議。然而在川普當政之下,原本核協議所倡導的外交接觸精神,美國已然背棄此精神。在缺乏外交接觸之下,美國與伊朗將無可避免在中東採取博弈的態勢,而難有在部分議題以談判解決。考量到川普政府幾乎不可能大規模增兵中東任何一個戰場,以及美國在中東盟友內部不和(卡達危機),與伊朗博弈恐怕難有結果。

第三,川普撕毀核協議,認真強硬施壓伊朗。這需要策動歐洲國家、阿拉伯國家等採取一致的立場。可能的政策目標是單純圍堵伊朗或者要求放棄導彈計畫。然而這樣的可能性很低,歐洲國家對伊朗市場興趣濃烈,也支持「接觸取代對抗」,中東諸國利益糾纏,光卡達與土耳其就不太可能完全配合。除非伊朗採行極端的政策導致落人口實,否則川普將很難說服盟友。

筆者認為第一種可能性為最高。如此兌現了川普的競選承諾與個人信念,又不會對實際國際狀況造成太大的衝擊。再者,主張抽身中東專心對付中國的巴農在8月18號離開白宮(儘管有報導指出川普仍聽取巴農的建議),川普身邊的國防部長馬提斯、國務卿提爾森皆是主張對伊朗的強硬派,但反對退出核協議。



川普與美國國防部長
Jim Mattis

只是,細數川普就任以來的中東政策表現,尚未看出任何正面的發展,反而製造一些新的問題。在以巴問題上揚言要推動和平,近日巴勒斯坦當局發現空話一場。訪問沙烏地阿拉伯過後就爆發卡達危機,美國的阿拉伯盟友內鬨。習近平訪美期間突然轟炸敘利亞後也未有進一步動作。阿富汗的增兵有待觀察。

今天伊朗核協議懸在架上,各方猜測不斷。依照目前看來,只有美伊關係會變糟是無疑的。



1. 封面圖片來源:wikipedia
2. 圖片來源:國際原子能總署 維基百科
3. 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作者

張育軒

自由撰稿人,長期關注中東

我要留言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