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國際視野

【分析】逃離德黑蘭?

借鏡伊斯蘭
2017-09-21 | 伊朗首都德黑蘭

當1943年,邱吉爾、羅斯福和史達林在德黑蘭舉行著名的德黑蘭會議時,三人並沒有太多機會巡遊這個城市,遑論了解這個國家。

 

1953年,美國中情局(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 CIA)策劃了一場政變,推翻了伊朗歷史上首位民選首相,將權力轉交給逃亡的國王李薩汗(Reza Shah),之後20年,在國王的專制與改革下,德黑蘭成為當時最西化的城市之一,大批的外國人來到這座山城工作、觀光。而大批的伊朗人前往西方留學。

伊朗前國王李薩汗帶動國家西化,但德黑蘭的都市化也帶來社會問題。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同時,因為都市化與現代化,以及國王試圖將伊朗農業自動化的政策,大批來自鄉村的伊朗人湧入這個城市,這些人到了德黑蘭不一定找得到工作,反而成為嚴峻的社會問題,也成為之後革命的背景之一。

 

1979年,德黑蘭一波又一波的反國王示威將這座城市推向了國際焦點的浪口。二月一日,長年批判國王的什葉派教士阿亞圖拉霍梅尼從逃亡的巴黎搭機返國,進入了伊朗革命後的政治鬥爭,最後將伊朗革命轉變成伊斯蘭革命,而建立了今天的伊朗伊斯蘭共和國。

伊朗人質危機發生於1979年的伊斯蘭革命,也是電影「亞果出任務」的故事背景。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同年11月,一群學生衝進了美國大使館,綁架了裡面的美國使館人員,並將之扣留444天。不過,有幾個人員趁亂逃脫,躲進了加拿大大使的家中。在美國政府的機密行動下,成功將這幾名人員偽裝成別的身份,搭機離開當時風聲鶴唳的德黑蘭。電影「逃離德黑蘭」(台譯:亞果出任務,Argo)講述的就是這個故事。

 

西方人在革命的風暴中,不得不想辦法逃離這個城市。其實,今日伊朗政府仍對英美抱持敵意,一些細節上仍然可以清楚見到。

 

革命後十年期間,伊斯蘭共和國統治下的德黑蘭對西方抱持巨大的敵意,加上與伊拉克的戰爭,使得德黑蘭蒙上神秘又危險的面紗,普通旅遊或是其他目的的造訪都不容易。

 

1990年後,伊朗進入了重建時期,逐漸開始有外國人回到這個西亞最大的城市造訪,發現伊斯蘭革命後的伊朗,街上美國是撒旦的塗鴉、「Death to America」的口號依舊在,但弔詭的是,國王的故居以及過去輝煌的珠寶飾品,也被完好的保留。這時,外國人不必再逃離德黑蘭,而是可以經由德黑蘭到伊朗其他的城市,一窺波斯古文明的魅力。

上圖為德黑蘭車站,伊朗透過改善基礎建設,觀光收益大增。圖片來源:張育軒


只是,仍有許多的伊朗本地人,想要逃離德黑蘭。許多1979年革命以前出去的留學生不敢回國。而面對伊朗的國際孤立、政治壓迫以及經濟蕭條,許多伊朗人試圖依親跑到歐美,尋求更好的生活,也有少數政治異議人士到西方國家申請政治難民。

 

2015年伊朗政府與國際社會達成核協議,伊朗政府對外轉為開放,解凍的資產與石油收入讓伊朗得以整頓年久失修的國內航空機隊與基礎建設。造訪伊朗的觀光客呈現倍數成長,2012年到2015年期間,從每年380萬到520萬。旅遊也在2015年給伊朗帶來80億美金的收入。

 

隨之而來的困擾是旅館住房的短缺以及資訊不透明,背包客仍然是踏入這個神秘國度的最佳方式。

上圖為伊朗首都德黑蘭的Azadi Tower,又稱自由塔,除了是知名觀光景點,也是許多歷史事件的發生地。圖片來源:張育軒

 

然而,與特定國家的外交衝突,仍有人在「逃離德黑蘭」,2016年沙烏地阿拉伯處決了國內一名什葉教士,引起伊朗極度不滿,一群暴匪闖入沙國駐伊朗使館。沙國隨後與伊朗斷交,而沙國使館人員,自然也得離境。

 

今天,德黑蘭是一個擁有將近九百萬人口的巨大都會,也是西亞地區最大的城市。在歷史上這個城市經常躍上國際版面,然而對在這個城市裡忙忙碌碌的普通人來說,城市太大,移動費時,發生在一個地方的事情,城市之中另外一個地方未必感受的到。隨著伊朗在區域的影響力越來越大,越來越多外國人反而湧入這個城市,作為了解這個國家的門戶,不再視德黑蘭為充滿革命烽火的中心。

今日的德黑蘭是一座900萬人口的大城市,也是伊朗最現代化的地方。圖片來源:張育軒


對伊朗人來說,德黑蘭除了是伊朗的政治中心,還有伊朗最好的大學,最多的現代事物,以及最多的機會。政治與經濟因素讓伊朗人和外國人都想逃離,卻是經濟因素讓更鄉下的伊朗人來到德黑蘭,而受到文化與歷史感召,越來越多的外國人造訪這座城市。

 

今天逃離德黑蘭的人少了許多,逃離德黑蘭不再是政治因素,更多的是經濟。而更多的,仍是大批對這個國家和城市充滿好奇心的外國人,想要進入德黑蘭。

作者張育軒同時經營〈說說伊朗〉粉絲頁

*圖片取自於

 

作者

張育軒

自由撰稿人,長期關注中東

我要留言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