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國際視野

【分析】川普劍指伊朗,難有成效

借鏡伊斯蘭
2017-09-28 | 伊朗總統魯哈尼

伊朗總統魯哈尼(Hassan Rouhani)在8月5日接受最高領袖哈梅內伊(Ruhollah Khomeini)的肯認,展開了第二任期。8月7日,官方因應各國政要參訪,為了避免首都德黑蘭大塞車,還特別宣布放假一天。但德黑蘭並沒有北京的「APEC藍」,也沒有共產黨全國代表大會風雨欲來的加強言論控管。只是,西方與伊朗媒體在過去幾個月,已經對伊朗與美國的關係,爭論好些時日。魯哈尼曾經表示希望在第二任讓伊朗擺脫更多制裁,而川普的上台卻讓這個希望難以實現,還有危及核子協議的可能。

伊朗在偷偷摸摸發展核武器,受到嚴厲制裁數年之後,於2015年歐巴馬政府期間,與六方簽訂核子協議(JCPOA、或稱Iran deal / Iran nuclear deal,簡稱核協議,簽署國P5+1分別是美、俄、中、法、英、德),在國際原子能機構的監督之下,將高濃度鈾運往海外,停止核發展計畫,換取國際制裁的取消。該項協議不僅被歐巴馬政府視為最重大的外交遺產之一,也是伊朗試圖恢復經濟和擺脫孤立的關鍵。

然而川普競選期間,多次抨擊核協議,稱為「史上最爛的交易」,上任之後不情不願地依規定每三個月跟國會確認一次是否維持核協議,但仍放話說要擺脫核協議。川普政府內部,儘管對核協議有不同看法(國防部長馬蒂斯與國務卿提爾森都表示應該維持),但對伊朗都抱持著敵意,特別是重提了「政權更替」(透過軍事手段或其他方式改變一國政權的政策)的政策,幾乎將歐巴馬時期的「接觸外交」翻轉成「冷戰外交」。


核協議被歐巴馬政府視為最重大的外交遺產之一,但川普上任後卻屢次抨擊、揚言擺脫核協議。圖為時任總統的歐巴馬發表核協議相關演說。圖片來源:The White House

 

且不管川普背後強烈敵視伊朗的以色列與沙烏地阿拉伯遊說團體,強硬者認為,對付伊朗這個地緣政治對手,只有強硬的措施才能使其屈服。核協議雖然暫時限制了伊朗發展核武器,但是伊朗仍持續發展飛彈項目,並且在敘利亞的戰場上和美軍有衝突的潛在風險,伊朗也支持哈瑪斯和真主黨等與美國盟友敵對的武裝團體。

反對者認為,核協議是國際條約,美國無法單方面退出。再者,美國想要推翻伊朗的教士政權不切實際(國家最高權力由宗教教士所掌握),教士政權不是海珊那種赤裸的獨裁專制,如此惡言相向,只是反而圖利伊朗內部的強硬派,使得伊朗對美國更加敵視。

魯哈尼的連任更符合反對派的觀點。魯哈尼儘管是一個什葉派教士,卻也是改革派。改革派向來更願意與國際對話與合作,並也希望修復伊朗與西方的關係。川普如果面對的是當年偏保守派的內賈德,強硬還有點道理。如今伊朗呈現想與世界修好的態勢,川普無異於放棄對話接觸等外交選項,自己將對手推到極端。特別是伊朗選民在不完美的選舉制度中和有限選擇中,將希望寄託於魯哈尼,只會對美國更感到幻滅(也對伊朗政府更加失望)。

誠然,與伊朗「打死不相往來」,也不符合美國利益,更會讓中國、俄羅斯等大國競爭對手作收漁翁之利。在經貿方面,試圖開放的伊朗市場早已充滿了中國企業和前來探路的歐洲企業。在地緣政治方面,俄羅斯拉攏土耳其與伊朗,掌握了敘利亞的政治局勢。而在伊拉克或阿富汗這兩個美國曾經被搞得雞犬不寧的國家,伊朗協助經濟重建和建立民主制度,獲得更多影響力。美國在「不投入」、「不派人」、「沒政策」的狀況之下,只喊著「推翻伊朗政權」,「炸伊朗炸伊朗」。


若美國與伊朗「打死不相往來」,更會讓中國、俄羅斯等大國競爭對手作收漁翁之利。圖片為俄國總統普丁與伊朗總統魯哈尼的談話。圖片取自President of Russia

 

只是,我們也很難肯定川普是不是在乎那麼多。假使川普最在乎的是美國工人的工作機會,對伊朗、甚至古巴採取經濟封鎖的政策是沒有太多意義的,封鎖只會造成外交疏離,將對手推往外交對抗。況且,美國總不能只靠郭董的投資吧?

即使如此,魯哈尼第二任挑戰更加嚴峻,除了面對難以預料的川普,還有保守派對他的攻擊與牽制。在投票結束後到就任典禮這兩個月來,魯哈尼一會與革命衛隊交鋒,一會被最高領袖私下訓斥。魯哈尼的工作重點仍是經濟:高通膨和高失業率,並且試圖拉攏歐洲各國、穩固與俄羅斯和中國的關係來渡過川普至少這四年。伊朗外交部長扎里夫這幾個月來頻頻走訪國外,打通伊朗與各國的關係。

川普的伊朗政策,註定和布希的伊拉克政策一樣一團糟。除了缺乏踏實政策研究,聽任極端強硬智庫和個人煽風點火,其他國家對美國單邊主義也沒有興趣。政權更替要怎麼做?更替之後呢?伊朗的社會政經結構會支持嗎?這些問題都未曾有答案,一如伊拉克戰爭時候,布希政府天真的以為「民主的種子種下去就會開花結果」。伊朗的政府實際許多,多個月來不對川普的叫罵有太多反應。只是,單憑美國封鎖能力,還是會讓美伊關係步入更加不穩定的時期,衝突風險難保不會增高。


圖片取自於Mahmoud Hosseini

作者

張育軒

自由撰稿人,長期關注中東

我要留言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