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國際視野

【分享】在伊朗參加反美抗議是什麼情景

借鏡伊斯蘭
2017-10-09 | 德黑蘭抗議現場。作者提供。

當走在德黑蘭大學前、革命大道上的抗議人群之中,聽到稀稀落落的「Death to America」,就知道近40年後還想遙望當年伊朗革命的樣子,一去不復返。

美國總統川普於9月20號第一次在聯合國發表演說,各方矚目。不意外地,川普演說直指北韓、恐怖主義與伊朗是當今世界三大威脅,呼應當年小布希2002年提出的邪惡軸心(北韓、伊拉克、伊朗)。川普在演說中強烈指責伊朗政府「支持恐怖主義、破壞區域和平、」,並稱2015年簽訂的核協議(JCPOA,內容為伊朗停止發展核武器換取解除國際制裁)是美國簽過最難堪的協議。


美國總統川普在聯合國的演說。圖片取自影片截圖

為了表達對川普聯合國演說的強烈不滿,伊朗政府臨時決定在週五(22號)禮拜之後,全國舉行遊行抗議。禮拜時間約在中午一點鐘結束後,我在接近一點時抵達,見到革命大道已經封路,架好的起重機上有攝影機待命。德黑蘭大學傳來禱告的聲音,時間一到,大批學生與信徒魚貫而出。

後來走入人群,跟著潮水般的人群往革命廣場移動。打頭陣的是一群老人,人群中許多女性都穿著伊朗式的大黑罩袍,許多民兵也跟著上街。因為此次抗議為政府籌劃(細節上怎麼籌劃無法知曉),猜想這些「軍人」也是來「出公差」。一些人拿著海報、旗子、標語等,拿累了就交給其他參與者。


拿著Down With USA標語的老人。作者提供。

遊行中,主持人不斷高喊「美國去死」、「以色列去死」、「英國去死」等革命老口號,三者出現頻率依序最高到較低。我一邊喊著附和、一邊觀察參與民眾,但看了半天,卻總是只有三三兩兩的人跟著附和喊口號,大部分的人走自己的路,或駐足拍照。

到了革命廣場,舞台早已經搭建好,有車輛出現快速分發旗子與海報給民眾。先是有唱歌(應為紀念烈士的宗教歌曲)、有呼口號,直至後來有人上去演講。然而隨著活動進行,人潮很快漸漸散去,交通也逐漸恢復正常,大部分的人只走到革命廣場,就算「任務完成」,可以閃人回家。差不多下午兩點,活動結束,清潔隊很快出現,將廣場上散落的海報與旗子收拾乾淨。如此安排妥當,當下有點驚奇。

在伊斯蘭共和國,宗教與政治的關係剪不斷理還亂,「政治宗教化」、「宗教政治化」誰也說不清楚。比方說在台上的演講,就混雜著宗教歌曲與呼口號。例如,什葉派弔念伊瑪目侯賽因爲了正道犧牲,政府便用此來紀念戰爭中死亡的烈士。又例如,宗教節日曾觸發伊朗人將懷念宗教歷史上的不公不義,投射到當下的不公不義,將宗教慶典轉化為政治抗議。

當然,這天的抗議如過場的政治秀,大家走過場便回到正常生活。

其實伊朗歷史上有許多著名的抗議,幾次都大大扭轉國家的命運。而這次川普演說所觸發的抗議,其實不新鮮,每每伊朗與美國有衝突,便會「舉辦抗議」,這種(半)官方的抗議,在今天也只能算是官方的樣板戲。

19世紀末,伊朗卡加王朝的國王昏庸無道,將國內的煙草販賣權賤價賣給英國商人,引發國內「賣國」指控,群情激憤,教士階層甚至發下宗教諭令,指稱吸菸有違教義,一時之間完全無人購買菸草,逼迫國王撤銷特許權。1950年代,第一任伊朗民選總理摩薩德強行要國有化被英國大佔便宜的石油產業,英國情報部門策動美國CIA推翻摩薩台,在混亂之中,民眾上街。1978年末,伊朗民眾抗議巴勒維國王專制腐敗,終於在1979年推翻國王,而後成立現在的伊斯蘭共和國。2009年總統大選,官方為了讓內賈德連任,疑似作票,引起「綠色革命」,大規模民眾抗議呼喊「我的票到哪裡去?」,導致官方鎮壓,到今天都是敏感話題。


File:Tehran protest (1).jpg

伊朗綠色革命。圖片取自Milad Avazbeigi

這次抗議在散場的時候,一名年輕的警衛來跟我攀談,他很好奇我怎麼待這麼久、覺得集會有什麼好看。我說我只是看看人們在做什麼,反問他喜歡這樣的集會嗎?

「我不喜歡。」他回答道。

隔天,報紙未有大幅報導,想來也是這次抗議並非什麼大事。

作者

張育軒

自由撰稿人,長期關注中東

我要留言


置頂

短網址